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地球青年人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当WHO宣布武汉新型肺炎成为全球最关注的健康突发事件后,网友的评论继续此前“泾渭分明”的态度。

不由得让我想起1999年香港上映了一部电影《暗战》,故事是一个即将走向生命终点的江洋大盗,和警察展开了一场为期72小时的“猫鼠游戏”,最后大盗成功脱身的故事。



72小时内,大盗采用声东击西、乔装打扮、将计就计等各种套路,充分调动了警察的主观能动性。

汇集了刘德华和刘青云的两大影帝成就了这部当年颇有号召力的电影。而片名更被经常引申为对手之间的斗智斗力。

WHO的决定,某种意思也是大国博弈的环节之一。对于未来的影响,无论是前景暗淡还是一片光明,我无意评论哪个更有道理。对于一个正在发生的事件,任何判断都会显得不客观。

例如:武汉2019年举行了世界军人运动会,阵容庞大的美军代表团将该病毒带入武汉,并在春节前后快速传播,渲染中美两国的“暗战”。

更有不负责任的海外媒体与陈老师合作,假借深入第一线采访之际,传播P4实验室管理出现问题,人为导致此次疫情。

对于“阴谋论”,我一向的观点是不可不信,不可全信。不相信阴谋论和只信阴谋论都是两个极端,都是需要定时吃药的对象。

只要有足够的线索或证据支撑某些观点,那就不再是“阴谋论”,而可能有真相被掩盖了。

就在昨天,一位旧居海外的朋友发来一张截图(感谢这位朋友!),让我不得不重视起来。

https://www.the-scientist.com/网站上,有一篇发布于2015年11月16日的科技新闻,让我有了探索的方向。

该网站是《科学家》杂志的官方网站,这个杂志主要是致力于涵盖与细胞和分子生物学,遗传学以及其他生命科学领域相关的广泛主题。通过创新的印刷文章,在线故事和多媒体功能,该杂志探索了最新的科学发现,研究趋势,创新技术,新技术,商业和职业。产业界和学术界的顶尖研究人员都读过该书,他们重视在其专业领域内外对生命科学主题的深入分析和广泛观点。

从网站的定位不难看出,这是一本在生物产业和学术界有影响力的专业出版物,主要聚焦在生物领域。我看了一下网站编辑主要来自北美地区,而该地区集中了当今世界最顶尖的生物学研究资源。

这篇标题为:Lab-Made Coronavirus Triggers Debate(实验室制造的冠状病毒引发的辩论)。

副标题:The creation of a chimeric SARS-like virus has scientists discussing the risks of gain-of-function research.(嵌入式类似SARS病毒的出现让科学家讨论功能性研究的风险)

为了确保严谨,我把原文刊登出来,并配上翻译。(由于我的专业不是生物领域,可能不够精准)。

Ralph Baric, an infectious-disease researcher at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 last week (November 9) published a study on his team’s efforts to engineer a virus with the surface protein of the SHC014 coronavirus, found in horseshoe bats in China, and the backbone of one that causes human-lik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in mice.

The hybrid virus could infect human airway cells and caused disease in mice, according to the team’s results, which were published in Nature Medicine.

北卡罗莱纳大学教堂山分校传染病研究员拉尔夫·巴里克上周(11月9日)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介绍了他的团队如何利用在中国马蹄蝠中发现的SHC014冠状病毒的表面蛋白,以及导致类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的病毒的主干,设计了一种病毒(非典)在老鼠身上。研究小组发表在《自然医学》杂志上的研究结果显示,这种混合病毒可以感染人类呼吸道细胞,并在小鼠身上引发疾病。

文中提及的中国马蹄蝠:是哺乳纲、翼手目、菊头蝠科的几种分布在中国境内的蝙蝠的统称。

人类在经历SARS、寨卡、MERS等几次呼吸系统疫情后,几大科研强国都对此展开了不同程度的研究,也可以视为变相的一种“暗战”。

根据资料显示;2005年9月,确认了4种菊头蝠属(Rhinolophus)物种,即中华菊头蝠(R. sinicus)、马铁菊头蝠(R. ferrumequinum)、大耳菊头蝠(R. macrotis)和皮氏菊头蝠(R.pearsonii),它们是SARS冠状病毒(SARS的致病因子)的天然宿主。

而巴里克教授所在的北卡罗来纳大学更是一所“深藏功与名”的实力派大学。对中国人来说,它最知名的校友是NBA超级巨星迈克尔·乔丹。

北卡罗来纳大学简称UNC,创建于1789年,是世界顶级研究型大学,美国历史上第一所公立大学,该校是美国最顶尖的五所公立大学之一,被誉为“公立常春藤”和“新常春藤”。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医学与公共卫生领域学科享有极高的学术声誉,六位诺贝尔生物学或医学奖获得者,以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Francis Collins均为该校校友。

能够诞生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已经很能说明科研实力雄厚。而这些获奖者全部集中在生物、医学领域,其专业能力堪称恐怖。

根据U.S.NEWS和QS世界大学排名2015年评选中,

该校的Gillings公共卫生学院与哈佛公卫并列全美第2。

该校的牙医学院整体排名全美第3,

该校的Eshelman药学院排名全美第1,

该校的医学院 – primary care 排名全美第2,

该校的医学研究排名全美第22。



虽然大学专业排名只是一个参考值,任何人看到这样的排名,应该不会再有什么疑虑了吧。

The results demonstrate the ability of the SHC014 surface protein to bind and infect human cells, validating concerns that this virus—or other coronaviruses found in bat species—may be capable of making the leap to people without first evolving in an intermediate host, Nature reported. They also reignite a debate about whether that information justifies the risk of such work, known as gain-of-function research.

“If the [new] virus escaped, nobody could predict the trajectory,” Simon Wain-Hobson, a virologist at the Pasteur Institute in Paris, told Nature.

《自然》杂志报道,这一结果证明了SHC014表面蛋白具有可以连接并感染人类细胞的能力。证实了人们的担忧,即蝙蝠物种中发现的这种病毒或其他冠状病毒可能能够在不首先在中间宿主中进化的情况下传染给人类。

从而再次引发了一场关于这些信息是否证明了这项工作的风险的争论,这项工作被称为功能性研究。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Pasteur Institute)的病毒学家西蒙·韦恩·霍布森(Simon Wain Hobson)告诉《自然》杂志:“如果(新的)病毒逃走了,没有人能预测出它的轨迹。”。

也就是说巴里克教授证实了此前人们的猜测,蝙蝠所携带的冠状病毒可以在没有中间宿主存在的情况下传染给人,而这种高传染性在于SHC014蛋白质的存在。


巴黎巴斯德研究所是世界一流的病毒研究机构,武汉的P4实验室据说就参考了该机构设计理念。同时,这所机构与国内主要的病毒学研究机构保持密切而长期的合作关系。

In October 2013, the US government put a stop to all federal funding for gain-of-function studies, with particular concern rising about influenza, SARS, and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MERS). “NIH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has funded such studies because they help define the fundamental nature of human-pathogen interactions, enable the assessment of the pandemic potential of emerging infectious agents, and inform public health and preparedness efforts,” NIH Director Francis Collins said in a statement at the time. “These studies, however, also entail biosafety and biosecurity risks, which need to be understood better.”

2013年10月,美国政府停止了所有为功能性研究提供的联邦资金,尤其是对流感、非典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科研。

时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当时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资助这类研究,是因为它们有助于界定人类病原体相互作用的基本性质,有助于评估新出现传染源的潜在大规模爆发的可能性,并为公共卫生和防治工作提供信息。”。

“然而,这些研究还涉及生物安全性风险,需要更好地理解这些风险。

这里提到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本身也毕业于北卡罗莱纳大学,和巴里克教授是校友。

换句话说,北卡罗来纳大学的“生物帮”对美国生物、医学政策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Baric’s study on the SHC014-chimeric coronavirus began before the moratorium was announced, and the NIH allowed it to proceed during a review process, which eventually led to the conclusion that the work did not fall under the new restrictions, Baric told Nature. But some researchers, like Wain-Hobson, disagree with that decision.

巴里克对《自然》杂志说,巴里克对SHC014冠状病毒的研究是在宣布暂停前开始的,国家卫生研究院允许它在审查过程中进行,最终得出结论,这项工作不属于新的限制。

但是一些研究人员,比如怀恩·霍布森,不同意这个决定。

巴里克教授的研究是早于2013年10月,他的研究课题并不会因为美国政府不再资助而停止,可以继续。

但是巴黎巴斯德研究机构的怀恩·霍布森教授并不这样认为,他认为由于存在生物安全风险,所以应该停止所有的研究。

从这一段说明两点,第一:美国联邦政府只是暂停了联邦科研经费,但是已经展开的科研,并不会停止。

第二:美国科学家认为冠状病毒的生物安全性是可控的,而法国科学家并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冠状病毒是无法被追踪的。

The debate comes down to how informative the results are. “The only impact of this work is the creation, in a lab, of a new, non-natural risk,” Richard Ebright, a molecular biologist and biodefence expert at Rutgers University, told Nature.

争论归根结底在于结论的信息量有多大。罗格斯大学的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安全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告诉《自然》杂志:“这项工作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里创造出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

罗格斯大学是一所位于美国新泽西州的公立综合性大学,其科研实力也不容小觑。

查德·埃布赖特教授认为问题的关键在于,在实验室中对冠状病毒的研究,导致一种非自然风险的出现。

But Baric and others argued the study’s importance. “[The results] move this virus from a candidate emerging pathogen to a clear and present danger,” Peter Daszak, president of the EcoHealth Alliance, which samples viruses from animals and people in emerging-diseases hotspots across the globe, told Nature.

但巴里克和其他人认为这项研究的重要性。生物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主席彼得·达扎克(Peter Daszak)对《自然》杂志说:“(研究结果)将这种病毒从一种候选的新出现的病原体转移到一种明显的、当前的危险中”。尤其是从全球各地出现的疾病热点地区采集动物和人的病毒样本。

到底这位拉尔夫·巴里克是何方神圣,对冠状病毒的研究到达了什么程度呢?我登陆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官方网址。

根据官方记录:1977年 北卡罗莱纳大学动物学本科

1982年 本校微生物专业博士

1986年 南加州大学微生物博士后研究

看来这是一位“根正苗红”的生物学/流行病学的教授。同时官方记录显示,他的实验室大部分研究以冠状病毒作为模型来研究RNA病毒转录,复制,持久性和跨物种传播的遗传学。他还使用了某种病毒开发新型候选疫苗。

同时,利用分子遗传和生物化学方法来破译病毒颗粒与细胞表面分子之间的复杂相互作用,这些相互作用在正链RNA病毒的进入和跨物种传播中起作用。

既然上文中提到,美国联邦政府暂停了联邦科研资助,说明此前巴里克教授一直是联邦科研经费的使用者。为了证实这一点,我继续在北卡罗来纳大学官方网站搜索。

根据2013年10月这个时间节点,我找到了两则关于巴里克教授获得美国联邦政府科研资助的大学新闻。

1“Baric receives $21.4M from NIAID to study life-threatening viral infections” (September 2012)

巴里克从NIAID获得2140万美元,用以研究高度威胁生命安全的病毒。

NIAID全称: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2,”Baric to lead $10 million NIH grant” (September 2013)

巴里克获得领导NIH的1000万美元拨款。

再次证明,巴里克教授的科研项目一直备受美国国家卫生健康机构的关注。能够连续两次获得巨额联邦科研资助,不仅仅需要过硬的科研能力,也需要在华盛顿特区有着强大的行政资源。

奉行“精英治国”的理念,一直以来美国学术界和政界存在着“旋转门”规则。大量“学而优则仕”的学术精英,进入各大行政部门工作。尤其是关乎卫生、医疗、自然灾害等行政部门,同样很多在政界摸爬滚打多年的政治精英,在事业后期也会进入学术界担任教职。



最后所形成的“你进我出”的用人制度,让美国学术和政界关系越来越紧密。以至形成某种类似军工复合体的利益集团。

能够获得2140万美元的联邦资助,巴里克教授应该已经有了相当高水平的科研成果。新闻中提到这样几点。

为了严谨,我依旧把原文贴出来,以免造成歧义。

……..

Baric, professor of epidemiology at UNC Gillings School of Global Public Health and professor of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at UNC’s School of Medicine, and Heise, associate professor of genetics and of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in the medical school, are co-principal investigators of the study,

“System immunogenetics of biodefense pathogens in the collaborative cross,” which is funded by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NIAID), part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巴里克教授,北卡罗来纳州吉林斯全球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授,北卡罗来纳州医学院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和北卡罗来纳州医学院遗传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副教授黑斯,是这项研究的共同研究者。

NIH下属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针对“生物防御病原体的协同免疫遗传系统”的资助。

………..

Heise said the grant will provide new insights into why some people are susceptible to infection and others are highly resistant.

黑斯说,这笔拨款将提供新的视角:为什么有些人易受感染,而另一些人则具有很强的抵抗力?

………

By taking a population-based approach, he said, researchers can discover how and why aberrant immune responses happen in a fraction of a genetically diverse population. Ultimate outcomes from this research study could include personalized genetic medicine and broader-based intervention strategies.

他(巴里克教授)说,基于人口数据,研究人员可以发现,在一小部分基因多样的人群中,异常免疫反应是如何发生的,以及为什么会发生。这项研究的最终结果可能包括个人基因医疗和更广泛的干预策略。

我再以2015年11月为时间节点,发现巴里克教授的大学新闻标题如下:

1, “Gillings School researchers receive $6M+ grant to fight infectious diseases” (August 2017)

“Gillings 学院的研究人员获得了超过600万美元的拨款,用于抗击传染病”

2,”New drug holds potential to defeat coronaviruses” (June 2017)

“新药具有击败冠状病毒的潜力”

3,”Collaborative lab environment leads to major weapon in Zika fight” (December 2016)

“协同实验室环境是领导寨卡战斗的主要武器 ”

4,”Antibodies from Dengue fever survivors can be used to prevent Zika infection” (July 2016)

“来自登革热幸存者的抗体可用于预防寨卡病毒感染”

Grant?拨款?联邦政府不是在2013年10月就暂停了对类似SARS等传染病的科研资助吗?那是谁继续给巴里克的项目在资助呢?

为了进一步证实我的推测,我继续贴上原文,并配翻译。

Two researcher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Gillings School of Global Public Health have been awarded a grant for more than $6 million to accelerate the development of a promising new drug in the fight against deadly coronaviruses.

北卡罗莱纳大学Gillings全球公共卫生学院的两名研究人员获得了600多万美元的资助,以加速开发一种有前途的新药,对抗致命的冠状病毒。

Ralph S. Baric, PhD, professor, and Timothy Sheahan, PhD, 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 both in the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t the Gillings School, are co-principal investigators for the grant. Awarded by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partnership grants” are designed to forge collaborations between experts from industry and academia to develop tools in the fight against high-priority emerging pathogens such as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 Zika virus and Ebola virus.

巴里克教授和Sheahan博士都是在Gillings学院的流行病学系,是该拨款的共同首席研究员。

由NIAID所颁发的“合作拨款奖”旨在促进产业界和学术界之间的合作,以开发工具,对抗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CoV)、寨卡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等高度优先的新发病原体。

The partnership grant awarded to Baric and Sheahan establishes a collaboration between the Gillings School and Gilead Sciences Inc.,

Vanderbilt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and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

The collaboration builds upon an earlier partnership between the Gillings School and Gilead Sciences Inc., and will focus specifically on GS-5734, an experimental antiviral treatment.

授予Baric和Sheahan的合作奖助金建立了Gillings学院和Gilead Inc科学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的一种形式,英美法系中股东只承担较少的责任的商业形式)之间的合作关系。

范德比尔特大学医学中心和德克萨斯大学医学分院。

这项合作建立在Gillings学院和Gilead Inc科学公司早期合作的基础上,并将特别关注GS-5734,一种实验性抗病毒治疗。

……..

我查看了关于SARS、寨卡、MERS三次全球性大规模呼吸系统突发事件中的相关数据。

SARS 全球共感染8069人,死亡774人(2003年7月11日)美国无死亡案例。

MERS 全球共感染288人,死亡36人,美国无死亡案例。

寨卡 美国本土共感染544人,无死亡病例。

行文至此,若干事实已经逐步清晰。

第一:美国联邦政府一直都在资助对于呼吸道传染疾病的研究,而且已经取得了相当程度的进展。

美国在SARS、寨卡、MERS三次疫情中,本土没有足够的病例样本进行研究。只能通过境外收集或者国际合作,获取足够的样本。

寨卡主要爆发在巴西和密克罗尼西亚等地,MERS主要在沙特和韩国。大概率是这些国家或者地区,允许美国科研人员深入第一线。

第二:虽然2013年,联邦层级的资助暂停。但是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借由商业机构,依旧在向特定科研人员提供科研经费。

通过2017年的那篇大学新闻,很明显可以看出。类似NIAID或者NIH国家卫生疾控机构,为了能够继续资助像巴里克教授的特定研究团队,又要规避美国联邦政府关于暂停针对此类项目的科研资助,采取了“迂回曲折”的路线。

借助科技公司为掩护,借由捐助或者非官方途径继续资助相关研究团队,占据生物医学领域的制高点。

另外出于避免目标过大,类似科研项目都分散在美国各大院校内,而不是集中力量在几所知名大学或机构内,打“歼灭战”,更像化整为零的“游击战”,最大限度降低科研成果的安全性和保密性。

第三:大规模传染性疾病是否需要树立正确的基因国家安全意识呢?当我们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同时,根据CNN的报道,美国从2019年开始已经有超过6000人因为流感引发的各类疾病而死亡,感染人数达1300万人。



面对如此强悍的流感,WHO不光没有宣布其为“全球重大突发性公共健康危机”,连美国政府自己也没有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川普和白宫甚至都没有专门召开过会议讨论这次流感。



相反,川普和白宫首次召开了关于中国疫情的高级会议,而且连续两次希望派遣专家组前往中国。然而,美国只出现了个位数的确诊病例,基本都为输入型。

科学技术在飞速发展中,真正有能力引领世界科技进步的永远只有少数几个国家。而作为头部国家之一的我们,更需要树立正确的基因/生物国家安全意识,国家安全早已不局限于军事装备的数量,超级计算的核心算法等,而是涵盖我们生活的每个方面。

随着人类对于基因、病毒认知的加深,一场在生物基因领域的“无声的较量”早已发生。而这一切不仅仅需要全民动员,更需要提高全民的现代科学意识。

当然,对于任何善意的国际援助,中国人民是欢迎的。毕竟我们是一个乐善好施的民族,也是一个爱好和平的国家。

不过,人上一百,形形色色。总有一些人会在太阳的阴影里搞一些小动作,以维护“自身”的利益。对于这些,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沙俄、德皇、昭和的覆灭,就在第一条裂缝出现的时候。

真正的较量永远都是无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