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可可的米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点击上方FM凡米进行关注


七零后八零后很多都看过2000年的美国大片《角斗士》(Gladiator),角斗场上的厮杀,没有内功、轻功、气功,拼的是技巧、力量、体力。这个我服。

这部电影所讲述的故事,发生在公元2世纪下半叶,古罗马。

<电影《角斗士》时代背景>

罗马历史上有个哲学家皇帝奥勒留(公元161-180在位),罗马史上“五贤帝”之一。他的儿子康茂德(公元180-192在位),是臭名昭著的皇帝之一。

真是一对不默契的父子。

柏拉图曾经说过,由热爱哲学的人掌管国家是最理想的状态。

这句话在老奥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从小是个希腊文化狂热分子,对哲学的热爱非同一般,做了皇帝后不负众望,直到去世很久都好评不断。

老奥的儿子小康,从小就喜动不喜静,别提哲学了,什么音乐、艺术、语言统统都不爱,就偏爱一个体育运动–角斗。

老奥是罗马史上开启世袭制的先驱,他把皇位传给了年纪轻轻的儿子。以前的皇帝,即位时都已经是工作经验丰富的中壮年男子,而小康即位时才18岁而已。

研究罗马史的权威认为,这个“世袭”是罗马帝国下坡路的开始。

<哲学家皇帝的死因>

《角斗士》中将父亲老奥之死归罪到小康身上,说是老奥认为这个不读书的儿不是做皇帝的料,打算把皇位给大马(电影男主角),所以小康提前结束了老奥的生命,掠取了皇位。

实际上老奥是病死,在他去世前的5年里,他一直在多瑙河沿线督战,当时他就已经体弱多病,拖着病躯,一面督战,一面挑灯写作,谱了一本非常有文艺范的自转《沉思录》,让他拥有了“哲学家皇帝”的美称。

老奥很早就确立了小康继承皇位这一事实,至死未曾更改遗嘱,况且老奥死的时候小康年龄还小,不存在盼望老爸快点死的心理,因此小康没有杀人动机。

小康登基时18岁,他的种种恶行是从21岁以后才开始的,这几年间,他除了爱玩耍不怎么理国事之外也没做过什么遭人愤恨的事情。

<是什么促就了一位暴君>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小康从一个“无为青年”成为了一个昏庸暴君呢?

得追溯到小康还未出生的时候说起。

老奥和他的妻子婚后生了许多孩子,共有14个,但是只有五女一男健康成长至成年。活下来的孩子中,老大是个女孩。

一个家庭中的大孩子,不论男女,都是父母的最爱。老奥也不例外,他在大闺女小时候就赐予了她“奥古斯塔”的称号。

这个称号不一般,是仅有皇后才可以得到的,老奥连自己的妻子都舍不得给,给了自己的宝贝女儿。拥有称号者,拥有掌管后宫的权力。

于是大公主一直开心地享有这个称号,直到父亲死后,弟弟的老婆引起了她的焦虑。因为理论上这个称号是要给皇后的。

一件东西,从有到无是失落、愤恨、嫉妒。更何况这个东西是让无数兄弟阋墙,同根煎熬的–权力。

大公主决定暗杀弟弟。她认为只要赶在其弟封给皇后“奥古斯塔”称号之前将其杀死,她就可以永久地享有这个崇高的荣誉和权力。

看来哲学家的女儿思考问题缺乏逻辑性。

刺杀事件以失败告终。这真是一桩家庭伦理悲剧。

此事给了小康极大打击。

小康13岁那年母亲就去世了,他对这个比他年长11岁的大姐的感情可以用“依赖”来形容。

从此往后,草木皆兵,他怀疑一切。这种时候往往会被奸臣利用。他身边有一个侍臣,取得他信任,利用皇帝的怀疑精神,弄死了很多忠臣,并且从中牟取私人利益,卖官鬻爵,操控粮食市场,中饱私囊。

此人激起民愤,人民的正义处决了这个奸臣。此时小康执政已8年,他总共在位12年,奸臣死后的几年里,他不但没有醒悟,反而更加荒淫无度。

民间传说他后宫有三百佳丽,三百娈童,生活充满色情与暴力。

他从小热爱竞技,尤其是摔跤角斗等,他身体强壮、力大无穷,武艺十分高超,常常在竞技场内和角斗士打架,他从未输过。当人类不是他对手后,他就叫人安排猛兽与他对决,他也从未败给任何一种猛兽。

“角斗士皇帝”由此得名。

徐晓东20秒撂倒太极大师的真相是,真功夫打假太极,以石击卵。倘若他和这位康皇帝,估计是搞不定。

<角斗士皇帝之死>

影片《角斗士》让小康在角斗场上被杀死,但实际上并不是。

公元192年的最后一个夜晚,他在皇宫的浴室中被暗杀。暗杀行动策划者是他身边的侍臣以及他最爱的情妇,行动的执行者是他的摔跤教练。

<《角斗士》男主角原型>

在哲学家皇帝和角斗士皇帝期间,有个厉害将军,他就是《角斗士》男主角原型。

他真实名字叫马克西米亚努斯,能力超强屡建战功。影视剧中为了方便观众记忆,叫他马西姆斯。这里为了符合我国人民的习惯,叫他大马。

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小康站在老皇帝的遗体前,对着大马伸出了手,他希望得到一个“效忠之吻”。但是大马没理他,傲娇地转身离去,意思是,“爷不想伺候你”。因此小康将大马扔进角斗场,并杀害了他全家。

真实的情况与这个情节大相径庭,到公众号主菜单发送角斗士”三字,有答案推送,一窥究竟。

以后要讲到的古罗马故事,是诸多历史学家口中“罗马帝国的衰亡”那部分,令人心有戚戚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