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小朕电影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如果给时间贴上标签。


“年轻”一词,几乎就是1968的专属。


越战、性解放、摇滚乐、女权、黑权、民权……

法国学运、德国学运、美国学运、英国、中国……


好像一夜之间,整个地球都疯了。

贝纳尔多,一个曾经记录过《末代皇帝》的导演。

再次用一部影片复现了当年的叛逆。


戏 梦 巴 黎

The Dreamers

2003-09-01

导演:[意大利]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演员:[美]迈克尔·皮特

[法]伊娃·格林



01


影片采用的是影视里最为常见的三角人物设置。


一女二男,想想也知道是最为烂俗的三角恋情节。


但是双生子与外来客马修之间似有若无的乱伦式暧昧吸引,又给影片带来了不同寻常的魅力。


打从一开始,这三人的相遇就极具浪漫主义色彩。


在美国越战时期,留法学习的马修(迈克尔·皮特 饰)无疑是幸运的。


因为当时美国的征兵制度并不包括在校学生。

而拥有全球最全影片存档的法国电影资料馆,自然是影迷马修的神圣殿堂。


这个连住所都贫瘠到像难民营的男孩,却能在电影上花费他几乎所有的空余时间。

马修对电影的痴迷,很快就吸引了伊莎贝拉(伊娃·格林 饰)姐弟的注意。


法国政府突然下令要辞退资料馆馆长亨利·郎路瓦的举动,无意间促成了他们三人的交往。


伊莎贝拉和弟弟雷奥(路易斯·加瑞尔 饰)打从一开始,就充溢着对学生运动的热情。


同样年轻的马修,虽然也叛逆不羁,比如喜爱在洗手池里撒尿。


但是面对破格到想要同政府为敌的双生子这里,马修的放肆似乎就有些小巫见大巫。


无论是双生子,抑或外来的马修,都在被对方的新奇与不同吸引。


青年人的世界,似乎总对新奇事物充满了热情。

虽然有隔阂,虽然对对方的生存方式都有些不解。


不过也正是这些好奇,激起了双方越来越想相互探秘的欲望。


双生子间毫不遮掩的暧昧、绵密,像是有不能割舍的黏合剂将他们缝合。


马修有时融进去了,有时又像被隔绝在他们的世界之外。


及至后来马修状似无奈的强势介入,才猛然间发现,原来这个热烈大胆的姑娘居然还是个处子。


故作成熟的外表下,掩藏的却是一个完全粉红色的世界。


楼上夜夜笙歌,楼下的世界也在翻天覆地。


原先是最有理想的组织者,不知何时就再也离不开奢靡的放浪。


原先以为对抗保守最炫酷的青年,不知为何也陷入了迷茫与悲伤。

这一群躲在幻想世界脆弱外壳下的梦想家们,最终只能以垃圾果腹。


等到现实的阳光刺破了理想堡垒的防守,父母最终发现了这一场荒唐的不伦。


然而就连他们无疾而终的自杀,都是背负着庄严戏剧粉饰的笑话。


于是踩在现实里的马修,最终与陶醉在理想世界里的姐弟分道扬镳。


装满弹药的玻璃瓶轰然迸裂,疯狂冲撞的青年学子们最终在硝烟中挥霍了所有的青春。



02


这部影片在江湖的谣言里,大多是以尺度大、乱伦等片面的姿态出现。


但其实相比于影片里随处可见的人体艺术,这一具具胴体更像是一个个符号。


来自美国流行文化里的马修(迈克尔·皮特 饰),腼腆、矜持,不可阻挡。


驻守在法国本土的双生子,成熟、魅惑,却仍是处子。

宛若真实世界里发源于美国的平民艺术。


一点一点,渗入法国这个蕴含着浓厚底蕴的“坚固城堡”。


尘封在老旧文化里的青年,对外来的稀奇如饥似渴,爱不释手。

及至真的触碰到内里,却又发现对方原来和自己彻底而完全的迥异。

一点点的改变是兴奋,连根拔起的改装却是痛彻心扉。

不满与迷茫笼罩着整个国度,不经意间就煮沸了所有的青年。

伊莎贝拉与雷奥,正是叛逆情绪的两个极端。


这两个头顶着理想主义的双生子,像是太极图的两半。


阴与阳,黑与白,状似分离,却又固守着同一块圆盘的两边,谁都离不开谁。


雷奥表面上是最会思辨的革命者。


他嫉恶如仇,对父亲的保守主义表示坚决的抗议。

他的尖锐外壳,把周遭的一切都不留余地的碾碎。


然而明明是这样坚定的捍卫者,却在姐姐与外人亲热之时,默默感伤。


在最应该冲锋陷阵的时刻,纸醉金迷。


诸多疯狂的理想,一旦真正触碰到城堡外的真实世界,瞬间化为了须有。


另一边的伊莎贝拉其实也是相似的构造。


外面看来是极具诱惑的成熟果实,剖开来才发现还是个青涩的处子。


表面上的缠绵大胆,内地里是一戳就破的粉红世界。


雷奥对世界充满了愤怒,伊莎贝拉则是充满了温柔。

她依赖父亲,依赖弟弟,也依赖马修。


满身花刺,却又状若无骨。



两人结合起来,就好像真的拼成了整张阴阳图。


青春的鲜血兴奋尖叫着要革命,要改变。


所以他们对抗了所有事物。


参加游行,示威政府;


怒吼父亲,不满保守;


相互掐架,歇斯底里;


甚至他们还不满意自我的存在。


姐姐破格要跟马修在自己最私密的领地里做爱,弟弟不知带了哪个姑娘回家。


叛逆的怒火几乎充斥了他们的整个世界。


但实质上,这两个表面上最先锋的代表却根本不愿意改变。


宛若对世事了若指掌的两人,实际上根本没有离开过彼此,单纯如白纸。

所有看似有坚实理论支撑的豪言壮语,实际上不过是关在屋子里的空想。


满脑子要革命的先锋念头,说到底不过是少年人的大肆发泄。

纯洁的处子之身在一场笑闹嬉戏里,悄然丧失。

所有的疯狂到此时,竟都成了寂静无声。


一切的理想一见到阳光就瞬间加速氧化成了垃圾。


而与他们相对的马修,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陶醉在浪漫世界里的现实主义者。

三人最后的分别,看似突如其来,实际上也早已在命运罗盘的计划之下。


03


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就像是一个上天突然跟地球开了一个玩笑。


闲来无事,搓搓手指,就点燃了整个世界。


原本该是在校园里挥霍时光的学生们,突然就一哄而上的冲向街头。


闹着要革命,要自由。

大呼着“情愿忍受饥饿,也不要无聊致死”的口号,嚷碎了所有的平静。


早先接踵而来的一战、二战、冷战堆积的所有压抑与不满,突然之间全数爆发。


再加上,战后紧随而来的婴儿潮,时至60年代,第一批的战后青年终于长大成人。


全世界堆积的所有负面情绪,在最为敏感而脆弱的学生群里点燃。


这群青年们最先感受到了弥漫在空气中隐隐约约的不对劲。


他们想改变,想翻新。


可是最能闹腾,也是最为不堪一击。

手无寸铁,身无分文,仅以空想对抗资本世界堆砌多年的经济、政治基础,是有多么可笑?


说着要革新,但是真正要革成何种形状,却又是可笑的一问三不知。

刚开始沸腾的学潮,在正达到顶峰的时刻,忽然陷入迷茫。


理想的丰满与现实的骨干,最终在猛烈的撞击声中,粉碎成了无助的幻灭。


说是为了同一理想奋斗的青年,实际上对他们所“共有”的目标根本心存怀疑。


归根结底,所有口号里的“爱与和平”到最后都幻化做了迷醉的“性与毒品”。


革命的结果似乎是以胜利告终,可是最终的结局果然就是先锋军们曾经妄想的吗?


不过也不是所有的理想,都当真该在现实的照耀下化作虚无。

叛逆之前,是发现世界不如理想的美好,所以困惑。

叛逆之后,是在理想与现实间调和,所以成长。


同样是从那个“可笑”年代里出来,克林顿、乔布斯等人的传奇照样让人眼红。


真正坚守理想的人,似乎无论出生在哪个年代都会熠熠生辉。


只可惜放眼普罗大众,这世界上又果真有几个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致敬。


图片来自网络


长按关注小朕电影

ID:mrzhenfilm)

公众号后台发送[戏梦巴黎]

可得免费资源哦


点击右下角[在看]笔芯小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