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超然观物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人生只是一列从出发后就无法停下的火车,路边的风景很美,我们想要停留却无暇观看,因为刚刚停下时,生命已经在催促我们向前,而这种催促,至死方休。

——《东京物语》

最近,看了日本电影《东京物语》。

这是一部老电影,豆瓣评分高达9.2分,由日本著名导演小津安二郎所拍,虽然早于1953年上映,年代久远,黑白色调,但对亲情、对人性的刻画入木三分,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前天,和女儿Judith语音聊天,我们聊了这部电影。

她没看过,我给她介绍了主要剧情,情节很简单:

一对老年夫妇,从一开始的满心欢喜,收拾衣物,动身前去东京探望儿女。到最后老太太患病离世,老爷子一人孤身独坐,平静眺望远方,船只在河面不断驶过,前后不过十来天的时间。

这期间发生的喜怒哀乐,道尽人间冷暖。

整部电影不紧不慢,缓缓道来,没有起伏波澜,只是平静展示,讲述了一个非常质朴的故事,事情很琐碎,很现实,极具代入感,让人不知不觉走入他们的生活。

所有人物的一言一行,都真实反映自己的内心。

不妨盘点一下剧中的主要人物:

老夫妇:周吉和登美

老夫妇居住在濑户内海边的小城尾道,这次前去探望远在东京的儿女,或许下了很大的决心。

老人年轻时任教育科长,他总是微笑,平静如水,从容不迫,沧桑的面容,包容了对生活的所有不满。

日本人的礼貌反映在举手投足之中,即便父母对儿女也是很多礼仪,处处透露出礼节之美。

在东京期间,这对老夫妇,言谈中总是抱歉给儿女添了麻烦,感谢儿女们的接待。

亲情之中如此彬彬有礼,让人感到如此疏远。

被儿女安排而不得不为之的热海之行,那是年轻人的地盘,歌声+喝酒声,环境噪杂,一夜未眠。

提早返回东京,被二女儿数落,下了“逐客令”,老人未曾指责女儿,没有抱怨,极尽包容。

那个夜晚,两位老人无处落脚。

看东京多大,如果我们走丢了,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孩子们有了出息,忙碌在这个光怪陆离大都市,一旦忘掉家乡,过去的一切,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们内心如明镜,却不说穿。

老人与老友叙旧言欢,追忆往事。

另两位老友和孩子住在一起,一言难尽。原来数无处可去的老人的境遇最好,最令人羡慕。老人唯有强颜欢笑。

即便内心有酸楚,也憋在心里,不忍让儿女难堪。

没有孩子真是寂寞,可是有了,孩子又嫌弃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各有各的烦恼,谁都不要羡慕谁。

东京之行,受到子女冷淡对待,回忆往昔,孩子们的改变让他们始料不及。但看孩子们过得比大多数人都好,老人依然知足。

“无论如何,我们还算是幸运的。”

“没错,我们很幸运了。”

一唱一和的对话,让人心酸。

他们感受到,儿媳纪子才是最为真心对待他们的人。

东京看过了,热海也看过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几天中,发生了很多事,又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他们如此淡然。

可以想像,在穷困的年代,养育这么多孩子,老两口肯定受尽了苦楚,但在孩子面前从不提起,不给孩子情感勒索,道德绑架。

他们或许压根就没让孩子成年后报答,他们当时的付出,只是单纯的付出而已。

作为父母,不考虑自己,只希望儿女们都好好的,这就是他们最大的知足。

至于老夫妇之间的情感,多年相濡以沫,老太突然离开,老人悔悟:

如果我知道她走得这么突然,她活着的时候我会对她好一些。”


长子:幸一

在外人看来,长子一家过得最好,最幸福。

长子形象儒雅,医学博士,社区医生,太太贤惠,两个儿子。

大孙子不满爷爷奶奶来家住,占用自己的空间,抱怨自己的书桌被挪了地方。总是烦躁,妈妈束手无策。

爷爷奶奶到家后,俩孙子都很生疏,缺乏礼貌。

在家招待父母吃火锅,长媳提出加鱼片,长子却说不必了,吃肉就可以了。

他们一家正满心欢喜出去游览,长子突然被人叫去看病,此后再没带父母外出。

老太太与小孙子

长子性格沉稳,却阴鸷,自私。

没几天,就如踢皮球一样将老人“踢”到了长女家。

长女提出送父母去热海,明显是花钱解除麻烦,他没有反对。

长媳看来贤惠孝顺,在家并不能做主。

长子一家和父母都很疏离,对孩子的教育也有问题。

有样学样,不知他的两个儿子长大后,如何对待他们?

长女:志泉

长女开美容院,自己当小老板,还有帮手,按理说经济条件不错,时间最为自由。

她倒是也跑前跑后,不过她并没有拿出时间好好陪陪父母。

丈夫买了贵的点心,被她数落,父母只配吃便宜的饼干。

她安排弟媳陪同父母游览了一天东京。

她想出计策,甩掉招待的麻烦,安排父母去热海,花钱不多,住便宜的旅馆。

父母去探望她们,无非是想和儿女们聊聊天,多一些彼此的陪伴,难道是为了出去旅游吗?父母自己出不起旅游的钱吗?

有些事情是金钱所买不来的。

亲情,免费,最为无价。

父母从热海突然提早回来,她不问原因,非常生气。

店里的客人问她老人是谁,她居然回答:乡下来的亲戚。

她不顾及父母当晚住在哪里,下了逐客令。

待老父亲醉酒后被警察送回,她满心不情愿,非常厌烦。大概老父亲年轻时爱喝酒,给妈妈和她带来过阴影,至今仍未消散。

她在老母病危时的一系列表现都让人心寒。

宁愿相信,长女的心眼并不坏,只是市侩,小市民气十足,多于算计。

她很多心机,出发点也许不坏,却未必是父母想要的。

次子儿媳:纪子

次子儿媳纪子最为悲苦。

次子早在战时离去,纪子已寡居8年。

在小贸易公司做事,忙碌辛苦,时间不自由。

居住条件简陋,生活拮据。

她从不抱怨,微笑面对生活。

即便被大姑姐突然安排,她也立刻请假,开开心心带公婆游览东京。

她真心对待公婆,哪怕从邻居家借来清酒,粗茶淡饭,老人都非常欣喜。

婆婆心疼她,劝她再婚,她好心安慰婆婆,自己默默流泪。

她赚钱不多,特地给婆婆零花钱,婆婆感动泪目。

当其他人找借口匆匆离家,只有她多些停留,协助老人处理后事,陪伴孤独的老人,最后一个返回东京。

老人把老太太的一块手表赠给她作纪念。

纪子才是他们在东京最开心的回忆。

老人不由感慨:

奇怪,比起我们生养的孩子来,你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却比他们更亲切地对待我们,谢谢你!”

对于哥姐的表现,小姑子京子很气,抱怨他们都太自私,纪子并未随声附和,而是依然微笑着,道出生活真相,人生是永恒的无奈:

纪子:不过京子,我象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这么想过。可是孩子一长大,就渐渐离父母远了。到了姐姐那般年纪,就有和父母不同的她自己的生活。我想姐姐决不是出于心术不良才那样。谁都会认为自己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京子:是吗?可是我不想变成那个样子。要是那样,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就实在没意思透了。

纪子:不错,可是大家不是都朝这方面变下去吗?慢慢就会变成这样的

京子:那么嫂子也变成那样?

纪子:嗯,不想变,可还是变下去。

京子:是吗?生活太令人失望了……

纪子是啊。是这样的

纪子是最完美的形象,漂亮、善良,温和,如沐春风,识大体,顾大局。

相信纪子这样的人,再变也变不到哪里去,一生都会善良心怀大爱,希望生活馈赠幸福。

小儿子:敬三

小儿子敬三在大阪,在铁路部门工作。

二位老人从东京返回家乡,乘坐拥挤的长途火车,老母亲不舒服,停留大阪,见他一面,他有些不耐烦。

上司好心告诉他:

“很老了,小心照顾她,要尽孝道啊,别等你想孝顺时,母亲已不在了。

他连老母亲多大年纪都不知道。

他离父母家最近,老太太病危,他最后一个赶到。之后也是敷衍了事,寡情,冷漠,找借口匆匆离开,根本不想多陪伴老父亲几天。

小女儿:京子

京子在老人家当地教书,没有经历过世事,单纯,直爽。

她看不惯哥姐的自私,心有不平。

小嫂子离开返回东京,她在上课,并没有去车站送别。

我在想,随年月渐增,她会变成怎样的人?

将继续保持本色?

还是变成大姐那样的人?

还是变成小嫂子纪子那样的人?

世间有一种悲哀,叫做: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京子应好好孝顺老父亲,给老父亲一个不那么孤单的晚年。

导演小津安二郎说,他的电影来源于生活,只是高出了2英寸。

在《东京物语》这些子女里面,是否有我们的影子呢。

聊完《东京物语》,Judith联想到莎士比亚的《李尔王》,给我讲了主要剧情:

年迈的李尔王要把国土分给3个女儿,看谁最忠诚,大女儿和二女儿都口蜜腹剑,甜言蜜语,得到国王赞赏,获得国土。小女儿质朴诚实,讲了实话,被国王怒斥,一无所得,遭到驱逐。

李尔王离位后,大女儿和二女儿不给老父亲栖身之地,老国王被迫流落到荒郊野外,悔之晚矣。小女儿成为法兰西皇后,率队攻入,拯救了父亲。但战事不利,小女儿死去,李尔王也在小女儿身旁在悲痛中死去。

这是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之一。

虽然剧情古老,人性亘古未变。

孩子小时候,父母是孩子生命的全部。

父母对于孩子,不惜一切,全心付出,爱的纯粹,不求回报。

父母变得年迈,腿脚不再灵便,身体不再康健,却依然不愿意给孩子添乱。

孩子羽翼渐丰,独立成人,每个人都会有独自的生活,从而忘却自己的父母。

配图:影片截图

当你老了,当我们老了,会怎样?

尽管生活令人失望,但是——

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它。

——罗曼·罗兰

(全文:3109字)

-End-

欢迎关注、在看、转发,多谢支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