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私人物语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1953年上映的《东京物语》,是导演小津安二郎最为知名的作品,多年来它一直受到学院和大众的崇高赞誉。60年后,山田洋次导演翻拍了《东京物语》,取名《东京家族》。60年来东京变化之大可谓沧海桑田,然而沿袭自《东京物语》里的人心人情人世依旧不变,同样的故事内核依旧能让观众产生强烈共鸣,这就是今天要讲的《东京物语》的伟大之处。

剧情介绍


儿女们都大了,各自成家。

父亲周吉(笠智众饰)和老伴富子(东山千荣子饰)要去东京看望他们,老两口带着愉快心情上路。

可另一边,还没等他们到大儿子家,孙子就因为爷爷奶奶到来腾地方哭闹不停。

老人开始觉得尴尬,大儿子幸一(山村聪饰)在东京当医生,大女儿志泉(杉村春子饰)在东京开美容店,二儿媳纪子(原节子饰),小女儿京子(香川京子饰)外,大阪还有三子敬三。

东京让老人陌生,在儿女家也好不到哪去。大儿子工作繁忙,没时间带他们出去玩。搬到女儿家,依旧每日困守且有矛盾。老两口渐渐也明白儿女们的处境,他们在东京的老友也过得不好。只有守寡的儿媳纪子对老人很是孝顺。之后老人踏上回家的路,途中老伴身体不舒服在大阪下车在三儿子敬三处稍作停留,之后稍有好转又踏上回家之路,前后不过十天。谁曾想,回到老家不久老伴突然病危,儿女们又一个个赶回老家。母亲去世后办完丧事,儿女们又匆匆离开,留下父亲一个人孤零零在家。

细节补充


故事一开始,父母两人高高兴兴准备去东京看望儿女,邻居羡慕他们有福气,儿女们一个个都在东京大阪大城市安家。老两口上了车,赶到东京大儿子幸一家,他们说原来东京这么近。本以为东京应该更繁华,可眼前所见多少有些让他们失望;幸一虽然是医学博士,却也只是个社区医生;两个孙子也没想象中和老人那么亲。

幸一工作繁忙,老两口就去大女儿志泉家。志泉埋怨丈夫买来招待父母的食物太贵,老人在这边也多少有些不安。之后志泉又以生意忙走不开把老人推给二弟媳纪子。纪子在小公司上班,请假陪两老在东京观光,又把他们带到自己的小屋招待。二儿子昌二八年前就死于战争了,纪子这些年来还为他守寡,可谓忠贞专一。老人劝慰纪子为自己着想考虑改嫁,纪子只是随声附和。之后繁和幸一又商量着送父母去热海,他们工作太忙没法抽空陪伴,但为了省钱只给订了便宜旅店。环境嘈杂,两位老人在热海的旅店睡不好,母亲一度感觉头晕。他们说,看过东京,也看过热海,可以回家了。

从热海回到东京那晚,他们不愿去麻烦儿女,却又不知去往何处。最后母亲去了纪子家借宿,父亲和老友聚在一起喝酒,谈论起各自的家庭和儿女,多有唏嘘。外人看来认为过得多么好,只有当事人清楚,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父亲和老友都醉了,被警察带回了志泉家里。志泉满是埋怨,却也不得不安排喝醉的老人睡下。而母亲那,依旧劝纪子找到好对象改嫁,感谢纪子的付出,纪子那边眼含热泪,多年来的辛苦孤单委屈涌上心头。临行前,幸一、繁和纪子都来车站送行,说一些告别的话,儿女劝父亲少喝酒,父母感谢他们这些天的招待。母亲说,这次见面了以后有个三长两短不回去也没关系。志泉说母亲别说不吉利的话,像是做最后的告别那样,母亲说距离实在是太远了。老人们踏上回去的火车,到了大阪,母亲感觉不舒服,两老又下车在三儿子敬三那稍作停留。敬三送走了两老,和同事聊天。同事问他母亲的情况,敬三却记不太清母亲的年纪,同事说年纪大了要好好照顾及时行孝,敬三附和说“子欲养而亲不待”。两位老人在敬三那,感叹前后十天,和儿女们都聚过了。儿女们都长大了,都说隔代亲,可还是更疼自己的儿女。可儿女长大了都会变的,儿女很难按父母的期许成长。撇开过多期待,老人感叹自己家还算好的,他们对这次看望儿子的旅途是满意的,他们觉得很幸福。

回到家乡尾道,母亲突然病重,给儿女们发了病危电报。幸一和志泉准备好了丧服赶来,纪子也匆忙赶来,敬三来迟母亲已经过世。母亲去世,儿女们男默女泪,志泉说母亲可能预感到这么一天所以去东京看望他们,也没有遗憾了。父亲外表平静,他说黎明真美,今天也很热。丧礼办完,一家人聚在一起回忆逝者,志泉说两老如果有一个必须要走希望是父亲,考虑到小妹京子出嫁后老人的照顾问题。志泉要走了母亲的遗物和服和上衣,当晚幸一和志泉就搭车回去东京了。纪子留到了最后,京子诉说哥哥姐姐们的自私无情,来去匆匆,感激二嫂的付出。纪子宽慰她人都会变的,大姐已经有和爸妈不同的世界,大姐没有恶意,只是任何人都最重视自己的人生。临走时父亲感激纪子的付出,劝她忘记昌二,找到好对象改嫁,并给了母亲的怀表做纪念。纪子哭着表白自己没有那么好,也会感到孤单寂寞,也慢慢在忘记亡夫的样子了。父亲感叹儿女比不过儿媳的孝顺,再次感谢纪子的付出。纪子回去了,京子去学校上班了,留下父亲孤单一人在家。邻居又过来打招呼,说着大家走了很冷清,事发突然;父亲后悔老伴还在时没好好待她,一个人的日子变得漫长了,悲伤泛起,眼角湿了。


观后感受


        观影过程中特别入戏,故事太流畅太自然太真实。就像一面镜子,每个人都能在里面看到自己的影子。父母养育儿女,儿女却未必能成长成父母期许的样子。父母可以无条件包容儿女,而子女却未必能无条件包容父母。儿女长大了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活了,父母不是他们的生活重心,自然也很难做到处处包容。就笔者而言,爸妈常常弄不来电子产品,而我总是很不耐烦地教他们,想想小时候他们花了多大力气教会我数不清的事情。父母会抱怨吗?多数还是默默忍受了。别去责怪片中的儿女不孝,不是站在他们的角度,我们不能理解他们的苦衷。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做不到的事,也别站在道德制高点要求别人。

        本片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真实而又深刻隽永,它展现的人情人性人世放到今天仍然不变,那是通行东方家庭乃至全世界家庭的伦理真谛。片中大儿子大女儿三儿子,因为有了各自的家庭,自然重心都在自己的家庭,对父母没那么上心也是可以理解的。而二儿媳表现出来比亲生儿女更孝顺,也情有可原。二儿媳和丈夫感情深厚,丈夫在战争去世了,他们没有子女,她孤身一人,对丈夫的感情寄托到公婆身上。而尚未成家的小女儿,说哥哥姐姐自私自己不会变成他们那样,却被二嫂开导人长大都会变的都有私心,哥哥姐姐们没有恶意,只是他们更重视自己的人生罢了。电影里的儿女们不是简单用一个好坏就能判定的,人都是复杂的,导演塑造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角色,而不是一个个典型。观众们喷角色时,请想想自己是不是键盘侠。

        故事里,老人刚到东京时说原来东京这么近离开时,又说东京距离实在是远。这是两种心情的对比,来时开开心心,充满期待;离开时感觉到和子女们心有隔阂了,并非责怪他们的冷淡,只是不忍再叨扰麻烦。撇开过多期待,两老对这趟旅途是满意的,见到了全部儿女,也是很幸福的。由此可见,父母对儿女的包容。儿子说完“子欲养而亲不待”,母亲不久就去世了,也是令人感慨。古语有云“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父母养育之恩,是还不完的。 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怒”。这句话在亲子关系中也有一定道理,和父母在一起久了,多少会有些嫌隙;然而分开久了,又会异常思念。作为儿女,力所能及,在他们还健康的时候,多多陪伴,别让等待变成遗憾。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