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Beeper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Beeper

The Ballad of Buster Scruggs


文字.Unn/图片.源于网络

还记《荒野大嫖客2:救赎》里面的陌生人任务吗,任务引导着玩家深入了解了西部风情,这部电影仿佛连续做了六个奇闻怪事的西部陌生人任务,不同的故事开端,但每个故事都通向一个终点—死亡。

1.拿起西部大地的故事书

18末期,美国人开始了向西部移民的热潮。这主要归功于约翰·菲尔森于1784年发表的《肯塔基的发现、定居和现状》一书。书中描写了一位名叫丹尼尔·布恩(Daniel Boone)的猎人,他一路向西,翻越高山峻岭,发现土地丰美的肯塔基,并且为此地带来第一批移民。当然,这本书也少不了讲述布恩传奇狩猎的故事。

诚然,人们对于西部的热情,并不是一位猎人就能够煽起的。一种类型文学的诞生,必定要有一个能够承载它的土壤,所以“去西部”成为了美国当时最时尚的名词,尽管这片土地危机四伏,探险家却依然前仆后继,我们完全可以称这个时代是美国的“西部大开发”时期,那是从未开发梦之地,枪手盗侠留恋的地方,人人都会淘金的时代,他蛮荒又温柔,迷人又致命,从此开始大家对于西部,便充满无限的浪漫遐想,就此也诞生了不少西部文学。

  • 科恩兄弟西部电影,电影《大地惊雷》剧照

随着时代的更迭,西部的日子早已成为过去式,但西部留下文学,依旧可以编成一个个故事,它们在我眼里一个比一个悲伤,虽然西部让我魂牵梦绕,结尾永远是落山的夕阳,英雄的故事让我心碎,但那片大地上令人着迷的并不只是这些。

在体验过亚瑟·摩根的生活后,我找到了一部由科恩兄弟拍的电影,名叫《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谁是巴斯特·斯克鲁格斯?他身穿一整套整洁白装,面容看似和蔼可亲,人畜无害,其实是个枪法精准,杀人如麻的亡命徒。这是他唱的歌?额,我觉得可以这样理解吧,他天生就是个好嗓子,就连群山都为歌声所动。你可以把它看成他唱过的六个歌谣,被编成了一本书,这本书就叫《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书里(电影)一共有六个故事,每个故事开篇不同,但结尾都将通向死亡,我手里捧着这本红褐色的书,我想把它念给你听,或许你还没看过这本(电影),那你就先去看,我在这里等你。

你有小板凳吗?

那好,坐好。

我将娓娓道来。

2.六首歌谣

1.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

巴斯特·斯克鲁格斯,他依然穿着一身白色,骑着名叫“老丹”的白马,在山谷之间,唱着一首(Cool Water),他是逍遥自在的瘦弱“小个子”叔叔,他冲着镜头说起琐碎的西部人生规则,随后走进一家没收武器的酒吧,接过上家留下的烂牌,看过之后他要求重新开牌,但对面人开始放狠话“看过就得继续玩下去。”没有武器的老巴踩着桌子,桌板如同蹊跷板一般,让挑衅的壮汉在自己的头颅上留下了窟窿。

为了缓解酒吧的尴尬,他和酒吧的陌生人唱起了一首欢快的歌谣,当一束光太耀眼时,必定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何况是这狂野西部呢。

一身黑衣服,骑着黑色马儿,吹着美妙的歌曲儿,这名亡命之徒看起来也很潇洒。枪手间的决斗就要开始,老巴懒懒散散的走到决斗位子,脸上露出自豪的微笑,因为他将再次闪耀。

“需要倒数吗?”

老巴咧嘴笑着回答道:

“不!”

老巴的帽子瞬间被开了个洞,他摘下帽子看了看枪眼,拿起镜子照了照穿过额头的弹孔,倒地了。他的灵魂唱着那首《When A Cowboy Trades His Spurs For Wings》/《当牛仔把马刺换成翅膀》飞走了。他只是为了打上那么一局公平的扑克,这就是残忍的西部,那种非黑即白的公平才是这个片土地的首要法则,这也就是区分强弱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总是有人会比你强,不是吗?那么黑色的潇洒枪手又会走到哪里呢?

2.阿尔戈多内斯附近

一位觉得这世界没什么意思的年轻人,准备抢劫一家银行,他来到阿尔戈多内斯附近破破烂烂却屹立不倒的银行,却不小心碰上个吃盐比较多的老姜,老职员全身挂满锅碗瓢盆与年轻人枪战,直奔年轻人冲去,嘴里还疯狂喊着“打到锅了!打到锅了!”

等年轻人再睁开眼时已经被吊到树上了,正当他准备好接受死亡时,印第安人突然出现,他们发出拷问灵魂的印第安部族标准的战吼。

当最后一名治安官死掉时,年轻人本以为印第安人会救他,然而印第安酋长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扬长而去。再一次准备好死亡时他又被路过的放牛牛仔救下,牛仔对着他说了很多以后美好的事,年轻人面带微笑的看着他,美好仿佛在年轻人的脑袋里有了大致的轮廓,不过又被赶来的治安官带上套索,吓得牛仔转头就跑。

  • 印第安酋长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扬长而去。

再一次年轻人准备好了死亡,玩世不恭的他对死亡给予轻视的笑容,他对着身边抽泣的死刑犯说“第一次吗?”

围观行刑的人群中有个姑娘对年轻英俊的年轻人投来又怜悯又含羞的眼神,年轻人感叹“真是个漂亮女孩!”他的眼神瞬间有了光彩,所谓的无聊人生已经开始有了盼头,他在最后是否惧怕了死亡,大家都不得而知。因为这是他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3.饭票

只有一辆车的小型马戏团的男人与无四肢的说书人在拥挤的篷车内休息着,他们继续赶往下一个小镇开始表演。老板需要依靠演员来挣钱,演员需要依靠老板来照顾自己,两人之间互相盈利,勉强的活着。

  • 一位失去四肢的男孩出现在观众眼前。

幕布拉开,一个人的舞台,一个失去四肢的男孩出现在观众眼前,趁着观众惊诧未了之余,男孩宏亮的声音如利剑般斩断了众人的杂绪,他慷慨激昂的陈述着“民有,名治,明享”等诗篇,他神采奕奕的样子让观众们觉得身置诗里的故事之中,而念诗的他似乎成为了故事的主角,当他最后一个词措淡逝在空气之中的时候,观众们似乎还沉溺于他所述诗篇的宏观思想之中,接二连三之后欢腾的掌声在男孩耳旁响起,男孩微笑着向观众予以致意,坐在车后沉默的男人摘下破旧的毡帽向观众索取金币的施与,幕布拉起,演出结束。

两个男人之间默不作声,残肢男孩双眼无神,只有在说书时才会情绪饱满,他们走过每一个小镇,穿梭在泥地与石板之间,寻找下一个能赚得硬币的地方。

直到男人看见一直会算数的老母鸡,男人花了点钱买了那只给人制造娱乐的鸡和喂养的饲料。

  • 一群人围在那只会算数的老母鸡前,为这奇迹的现象欢呼喝彩,投掷硬币。

男人没有再给男孩烧制食物,他把买来的饲料喂给拴住的母鸡,男孩愤怒又惊恐的望着男人,他觉得自己遭到了背叛,甚至要被抛弃,而男人却自顾自的喝着水,他的样子仿佛在哀叹世事如此。

男人开往下一个地点演出,而车里可以休息的地方变大了,因为只剩下老母鸡和一代饲料。


你会雪莱的诗,你能说出莎士比亚的台词,你还能背诵葛底斯堡的演说,就算你的灵魂再有趣,可是当你的有趣不能带来“硬币”,你还不如一只会算术的“鸡”。

  • 男人拉着鸡消失在荒原雪山之间,寻找下一个能演出的地方。

4.黄金谷

一片万物宁静的山谷内,年迈却依然健壮的淘金者拉着自己的毛驴和淘金装备,踏上了征服金矿的道路,在经历了大自然的折磨后终于找到了金矿后,却遭到一直跟踪他的歹徒的枪击。歹徒坐在老人千辛万苦挖的矿洞口,用颤抖的手抽了一根烟,当他跳下矿洞时本以为已死的老人,一个翻身就是反杀,最后死的反是贪婪的歹徒。整个故事没有人与老人对白,一路都是老人的自言自语。老人最后带着硕大的金子离开,山谷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却留下满目疮痍的黄金谷。

  • 老人带着毛驴离开了山谷,带着他发现的大自然给予的回报,留下歹徒尸体与满目疮痍的大地。

5.不安的女孩

女孩被哥哥安排一了场婚姻,对方虽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但这场婚姻会给女孩带来安稳的家,和给哥哥带来稳定的收入,就这样,女孩,哥哥,一只狗踏上了西部的大篷车队伍,在这场漫长的旅途中,女孩的哥哥却因霍乱死去,女孩的一切便寄托在保护篷车队伍的牛仔老亚瑟与纳普先生身上。

纳普先生为女孩解决了路上一切困难,并提出了是否能嫁给他,女孩犹豫许久,最后在一人一句的圣经的证明下,女孩答应了纳普先生,女孩对着纳普先生敞开了话匣子,女孩说,她和哥哥呆在一起并不是很快乐,没有选择的权力,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养成了对任何事都很犹豫的习惯,她觉得跟着纳普先生会很快乐,他们规划了未来的生活轨迹,定下了往后余生互为彼此所爱的期许。

  • 女孩在失去哥哥后不知所措,一系列的麻烦找上了她,甚至觉得狗狗也是个累赘。

可是正如纳普先生所言世事无常,老练的阿瑟先生在车队前行的路旁看到了围城圈的马蹄印,似乎有马队曾聚在此处商议某些事情,阿瑟先生有种不详的预感,他追随着犬吠声找到了抱着小狗的女孩,女孩正看着草地里的土拨鼠发笑,她第一次表现得那么高兴,接受了身边最不喜欢的小狗,但她并不知道危险已经逼近。在不远处一群印第安人正在观察者她的一举一动,阿瑟朝着酋长抬起手示意和平,酋长并没有回应的意思,阿瑟拴好马匹,卸下马鞍,架好枪,他把一支左轮手枪交给了女孩,他告诉女孩如果他不幸死亡,就让女孩不要犹豫扣动扳机结束自己的性命,因为被印第安人活捉可能会被蹂躏至死。

印第安人疯狂的奔向老亚瑟,亚瑟蹲在挖好的土堆后面准备反击,不出所料,土拨鼠的洞穴绊倒了大部分的印第安士兵,亚瑟起身抬枪就朝着中间的重要人物射击,他们虽然人手一支枪,但并不知道怎么才好用,印第安人在马上,射击很不稳,袭击过去一波,两波,失去酋长的印第安人溃不成军,四处逃散,在胜利在前的时候,一匹马朝着亚瑟缓慢走来,隐藏在马匹身后的印第安人一锤子击倒亚瑟,亚瑟假装昏迷,趁着印第安人举刀削头皮时,抬枪爆头。亚瑟满脸微笑赢得了战斗,他颤颤巍巍的走到挖好的土堆,那位女孩却已经自杀了。

在西部世界里,女性没有太多选择,女性的弱小在这样的社会下便被放大成可怜无助,可怜的女孩,她最终改掉了犹豫不决,受人摆布的自己,但她第一次的决定便是自杀。

6.遗体

最后一个故事,是一场对白,夕阳下,一辆马车上做了五个人,

一位捕兽人,他说了自己的故事,他是久居山林的猎人,他有一位只会说印第安语的土著伴侣,虽然语言不通,但时间久了就能懂得相互之间的动作,他说他觉得动物也一样,当他们试图表达的时候,人与动物脸上会有同样的表情。

另一位是位贵妇人,她觉得不同意捕兽人的说法,她觉得动物和人类是有差别的的,之后她又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妇人有个博士丈夫,可是丈夫已经离开她很久了,她与女儿女婿住在一起,坐上这班马车就是为了去找自己的丈夫,她依然觉得丈夫很爱她。

第三位是个法国人,他不认同妇人的话,他觉得妇人再给女儿增添负担,他认为爱情也并不靠谱,他讲了自己打牌的故事,他认为靠别人不如靠自己。

三个人便开始吵了起来,这时他们想让马车停下来,殊不知窗外的颜色已经变得阴沉,这时坐在三人对面的两人,一位名叫克莱伦斯先生哼唱起那首有关死亡的歌《The Unfortunate Lad》,他身边的小胡子先生说这辆马车不会停下因为这是规矩。他们表示了自己的身份,说自己是什么灵魂收割者。

马车到站了,两位先生抬下了行李,进入了神秘的公寓,剩下三人,不知所措,在经过一系列的忐忑后,便开始接受了死亡的事实,最后的的法国人一拍帽子微笑的踏进另一个世界。

3.故事中的你自己

六个故事讲完了,这六个故事看下来,它只是六个故事,每个剧情的闭环里同样相似的故事轨迹,没有任何起伏,如此平凡。看过之后没有悲伤,没有快乐,只有在屏幕前张着大嘴一边又一遍的揣摩着剧情,直到我在生活中遇见了某些事情,我又想起了其中的某个故事,我突然领悟到,自己便存在这故事里,那时我依然揣摩着这些故事,给了我自己一个又一个的答案。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片影片便是如此,就像影片里灵魂收割者说的话:人们对故事总是听不够,就像小孩一样,因为他们总是把故事和自己联系起来。我们都喜欢听自己的故事–只要故事里的人是我们,又不是我们–特别是最后的结局不是我们。

通向死亡的那班车必定会出现在你的人生中,无论你的人生是好是坏,一切便是有意义,转身一想一切便是虚无。

  • 潇洒的老巴踏入第一家酒吧。

  • 年轻人思考着怎么去打劫这家孤零零的银行。

  • 无四肢的说书人对未来充满希望

  • 淘金者在黄金谷的小溪中一边又一遍的沉淀金沙

  • 女孩等待着纳普先生的出现

  • 三人面对死亡的徘徊

我十分喜欢这部电影,因为它让我领略了那在我梦间的西部世界散发魅力的不只是一个一个让人心碎的英雄故事,科恩兄弟塑造出:西部枪手,厌世的抢劫小伙,畸形艺人,淘金者,荒漠迁移的大篷车,倒霉的女人,印第安人,等等,这些活在西部广袤土地上的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做着自己的主角,是好是坏他们都是西部中不可缺少的一环,这就是对西部最好的致敬。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故事的旁观者,但总有一天自己会走进故事中。

—–《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

THE END

参考文章

机核:小鑫|《从西部时代到超级英雄,银幕上的那些好汉从未改变》

豆瓣:Jack|过分解读:「巴斯特·斯克鲁格斯的歌谣」里的西部众生相

豆瓣:电影的一半|详解巴斯特歌谣的六个故事

独立思考●随心所欲

微信号 : gc3631lylaiwyz

新浪微博:@苦艾大哥

▇ 扫码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