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喂哆星球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点击蓝字关注我们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借改革开放的春风,国家提出了支持留学、鼓励出国、来去自由的方针,一场史无前例的出国热潮席卷全国。1986年的时候,光自费留学的人数就突破了10万人,国内广大有志青年迫切地想要“走出去” ,看看外面那个陌生的世界。

看过一篇关于《出国潮看改革开放》的报道,其中就有提到《新民晚报》资深编辑谢炯在1988年的时候,辞去了上海广播电台记者的工作,赴日本闯荡。谢炯说:“那时反正自己年纪轻,觉得很有必要到外面去看看,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和尝试吧!”也许是突如其来的开放,人们的热情一下子爆发了,在当时,要不要出国根本不是一件需要考虑的事情。

莎士比亚说过:自有戏剧以来,它的目的始终是反映人生,显示善恶的本来面目,给它的时代看看它自己演变发展的模型。

1

追梦之下的无奈:no money, no job, no greencard

电影《喜宴》就创作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国热的大背景下,讲述了在海外打拼并定居在美国的同性恋者高伟同为了打发逼婚的父母,与非法移民女画家顾威威假结婚而展开的一连串故事。该片是李安导演的第二部电影,1993年在美国上映后成为了李安的翻身之作,凭借这部作品李安获得了第4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的金熊奖。

《喜宴》美国剧照

顾威威,来自上海,是一名非法移民女画家,热爱艺术,热爱自由,虽然生活窘迫,住在了不是给人住的小阁楼里,却相信自己未来前途无量。小阁楼室内温度特别高,东西摆放杂乱,廉价的食物,就是这样的环境下她仍旧不忘追求自己的艺术理想,当伟同问她“是不是真的这么穷”,她却说“没有,只是沮丧”。所以,威威从来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女性,她在梦想面前一点也不卑微,她向往自由、独立、浪漫,她对艺术,对自己未来的事业是有追求的。她现在可能是餐厅的服务员,可是,她从不觉得自己会做一辈子的服务员。

顾威威代表的正是只身一人在海外为梦想,为生活打拼的单身女青年,她想尽办法找愿意娶她的美国男人,这样她就能获得绿卡,不用再为了移民局的抽查东躲西藏。可是一路下来并没遇见真爱,相反那些愿意娶她的,不过是一场场交易和欺骗。假结婚在大部分人眼里,就是一个中国女人踩着一个美国男人拿到了绿卡。正因为她是非法移民才急着拿到绿卡,因为有绿卡她才能找到稳定的工作,才会有好的前途,才能赚钱给家人。如果她钱都没赚到,就被发现是非法移民而遣返,那全家人的付出都成了泡沫。生活里,谁都有不堪的过去,多多少少都有丢脸的事,这些不堪回首的过去只能说是在没有更好的办法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

2

渴望被爱:委曲求全下的谎言

在小阁楼的顾威威,她会在伟同面前卖惨,她会羡慕Simon有一个这么有钱又帅的男朋友,偶遇伟同和女孩子相亲她会为唾弃伟同对Simon不忠,也会因伟同对她无感而落泪,这些镜头下的威威似乎也在期待自己能有一份浪漫的爱情,而这个假想对象如果是伟同就更好了。

阴差阳错之下,一场来自谎言的婚礼,威威有了舒适的环境可以作画,有了拿绿卡的机会,有了跟伟同亲密接触的机会,她原本梦想的事一夜之间竟然都发生了。虽然不够浪漫的爱情是一场戏,但是伟同父母对她的关爱,让一个常年孤身在漂泊的女子感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她是真的渴望这份亲情,可是谎言总有结束的一天,尽管威威从头到尾都是实实在在的真感情,越是享受这份长辈的关爱,她的内心就越是愧疚。

影片极少提起威威的家庭背景,第一次是伟同向高爸高妈介绍威威的家庭,父亲在医院做事,妈妈在中学教美术,但是威威从来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过这件事;第二次是威威假结婚的时候上海父母的一通电话,简单地说起了新房子安装煤气的事,之后,便再也没提起威威的父母。由此推断出,威威花光家里的积蓄,通过不正当途径来到美国,抵达后才发现这里的生活异常艰辛。

办婚礼那天早上,高妈给威威身上戴满了珠宝,高妈喂她吃早生贵子汤,高爸说要尽所有能力支持威威的艺术理想,威威忍不住在喜宴上哭了起来。哭,可能是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他们的爱,明明是陌生人却对自己热爱的事业给予支持和肯定,而自己却在为他们布下一个个谎言,追悔莫及;也可能是,异国他乡,一切美好生活的憧憬,自己不过这场戏里的演员,黄粱一梦,乐极生悲。

对威威来说亲情比爱情更遥不可及,亲情是她追求自我追求艺术路上的牵绊。她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她无法在谎言下直视伟同父母,同时她也无法回报父母为她出国的付出,无论是为了一张绿卡躲在美国,还是欺骗两位善良又慈祥的老人,都让威威感到无地自容。

3

转机:抱着新的人生,扬帆起航

威威的怀孕,为这次假结婚带来了一场危机,Simon觉得自己被出轨无法面对伟同,伟同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一团糟,威威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这场谎言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可能。威威想要堕胎,这样才能留住Simon,她清醒地知道,孩子和自己都不足以成为伟同和Simon分手的理由。

决定堕胎前,威威和高妈坦白,将高妈送的礼物全部归还,可是高妈只是抱着她说她只想要威威,想要孙子。高妈是个是典型的中国传统女性,威威是新时代独立女性,她们的区别在于一个是以家庭为主的女人,家庭说了算;一个是以自己的人生为主的女人自己说了算。威威以自己的前途和人生作理由,因为这条路她付出了太多的代价,她认为必须打掉这个孩子,所以拒绝了高妈的要求。当晚,她也因为假结婚这个谎言看清了另一个谎言,为了得到一张绿卡在美国东躲西藏是否真的值得,没有绿卡的人生难道就不是人生了吗。

威威思想前卫的女性代表,她认可同性恋之间的爱情,也认可中西方文化碰撞下的友情,哪怕是生活在社会底层她也认为自己将来可以是大画家,如果能解决绿卡的窘境来一次假结婚也不是不可以,她何止是那个时代的新女性,就算说她是当代的新女性也不为过。

堕胎的路上,一个汉堡的时间,威威决定把孩子留下。之所以留下孩子,一来是新生命如此弥足珍贵,二来也是导演赋予她的特殊形象,既然她思想如此前卫,面对人生如此洒脱,就算有孩子一样可以追求自己的艺术理想;就算孩子只有妈妈,没有爸爸,一样也能被疼爱;单亲妈妈也可以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再难也要把孩子生下来。

回到影片的开头,高爸高妈下飞机时,高爸对威威的第一印象就是好生养,三个字的用意:传统中国女性最大的意义就是传宗接代的生育工具。再到车里吃着汉堡的威威,做出生下孩子的决定,正好是两种对女性生儿育女的反转,导演表达了传统女性作为生育工具过渡到新时代女性对生命孕育的尊重,以及对自我人生的负责,这是时代变迁下,成熟女性在社会打拼下心境的变化。

4

疑问:威威真的得到了一个好的结局吗?

人幸福的时候总会晕头转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威威在喜宴上她真的感到了幸福,甚至走错了方向,酒精的作祟,一己私欲成了Simon和伟同之间的第三者,但是在法律上他们又确实是合法的夫妻,确切的说这更像是“一夫两妻”,只不过此妻非彼妻。电影的大结局,是名副其实的喜宴,每个人都很开心,可是威威真的得到了一个好的结局吗?

大众所看到的结局是好的,威威顺理成章拿到了绿卡,生下孩子后有两个爸爸,未来无论在经济上艺术追求上她都会轻松很多;高爸高妈抱了孙子,延续了高家的血脉;伟同和Simon可以抛去原本的烦恼幸福的在一起,每个人妥协后各自的欲望都得到了释放,得到了圆满。

那隐藏的结局里,和其他人比起来威威失去的东西比得到的少之更少,她要经历十月怀胎的艰辛,漫长的孕期和哺乳期会不会影响她的艺术创作;如果有一天她的真爱出现了,这场荒唐的经历会不会成为她爱情里的绊脚石。威威的牺牲,更深层次的说明她对假结婚的承诺,对所有人的负责,既然当初决定演这场戏,那就必须是大团圆结局

电影的确是一部喜剧片,事实上更像是一个人的悲剧;看上去是大家的喜宴,却唯独不是她的喜宴;全片演绎的是一个家庭的矛盾演变,更多的是这个社会现状下,人们自私的表现,谁不是为了自己的生存而生存,真正的奉献精神却越来越淡化。如客套话一般的理解万岁,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思考问题,现实下你就是你,我就是我,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罢了。

写在结尾

十几年看喜宴,那个青涩的女孩,只会沉迷于伟同和Simon的爱情,只记得伟同和高妈说:“妈,同性恋的人能够在各方面合得来凑合在一起生活,非常不容易。所以我跟赛门都很珍惜对方。”压箱底的笔记本上我写着:爱情无国界,无性别,无距离,爱,真的很伟大。

十几年后看喜宴,爱依然是我们生活中能量最大的补给品,可是这个世界没有谁是容易的,每一个人都在为自己过活,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承受着社会的毒打;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王冠,就看你如何定义自己的位置,满身疮痍也会有王者归来的一天;生而为人,不容易那是应该的。

安逸的生活只会失去探究的精神,没有危机何来转机,没有转机何来改变,一成不变的人生你期待吗?

扫描二维码

获取更多精彩

喂哆星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