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九来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点击关注“九来”,让你的生活与众不同


暌违五年之久,《生化危机》系列终于迎来新的一集,也是本系列的大结局。


《生化危机:终章》以短促凌厉的大团圆终结了整个《生化危机》系列,一扫四、五两部以来的烂尾倾向。《生化危机:终章》给了喜爱它的电影观众一个痛快,然而电影还是留下很多罅隙,可供吐槽和回味处很多。

众所周知,《生化危机》系列改编自热门电子游戏,第一部诞生于2002年,讲述T病毒的爆发,世界末日到来。T病毒的设定,总让我想到“终结者”——Terminator,感染了T病毒的人,既是终结者,又是被终结的人。《终章》向观众展示了丧尸们的终极宿命,即活死人死去,而活人终究得到救赎。


第二部《生化危机:启示录》诞生在2004年,讲述末日的蔓延,片名的“启示录”即是《圣经》中世界末日的意思;第三部《生化危机:灭绝》2007年上映,地球已成废墟,爱丽丝踏上求生与救赎人类之路;第四、五部《战胜再生》、《惩罚》分别于2010、2012年上映,属于《生化危机》系列丛生的支线剧情,仿佛游戏里的副本,但对主线剧情的支撑作用明显偏弱,《生化危机》宇宙的宏伟蓝图仅止于草图。


《生化危机:终章》在后两部烂尾的泥潭里攀爬了两年,历经各种拍摄事故,终于上映。《终章》如前几部电影一样,主要人物就几个人,而且大多都是老面孔,丧尸群演则山呼海啸,蔚为壮观。当一管T病毒解药飘扬在空气中时,全球60亿丧尸顷刻覆灭,化为废墟大地上的一层沃土。


T病毒和解药都盛放在双螺旋的瓶子里,来时容易,去时也不难,依靠空气传播,就像感冒病毒一样。T病毒还可以通过血液传播,活人被轻咬一口,即成它们的同类。我们可以说,彻底消灭丧尸的方法太过简单,主人公往日的求生和救赎之旅太过艰难,对比之下不难发现电影急于大团圆结局的愿望。大多灾难片也是这么做的,电脑病毒或细菌就能将外星人击溃。


看《生化危机》的酸爽过程才是导演想要达到的目的,合理性和逻辑性我们无法苛责,它毕竟不是严谨的漫威电影宇宙。一个系列陪伴十五年,米拉·乔沃维奇从女郎变成了阿姨,导演早已老气横秋,女主和导演已经永结同好,观众也已成家立业,电影内外,生活远比丧尸大军更加浩浩荡荡。


《终章》欲终结《生化危机》系列,必先回到起点,回到浣熊市,回到保护伞的地下实验室。在科幻片里,跨国公司的权力甚至大过国家,一个人对抗一个公司的英雄主义设定就是要爆燃观众的激情。因《生化危机》系列,在《爱丽丝梦游仙境》之外,“爱丽丝”将成为影史一个独特的名字,想起来就会给人力量。


世界需要女英雄来拯救,这是末日科幻电影主角身份的一大转变,在《生化危机》系列里,女救世主的对抗力量几乎全是男性。末日片又可称为后启示录电影,这可说明此类电影与《圣经》的渊源关系,铅灰色天空下,废墟化的城市是此类电影的影像特征。《终章》正揭示了这一点,女主角回到浣熊市,故事则回到《圣经》,一切都复归起点。


丧尸、生化武器、生化人、复制人、地狱恶犬……就连生化危机本身都是保护伞公司的一场实验而已,为的是末日片烂俗的梗:清洁地球,消灭人类,为了人类的可持续发展。类似的情节,《但丁密码》刚刚讲述过,每年还会有数十部电影在重复类似情节,以一种极端而娱乐的方式警醒世人地球的不堪重负。


《生化危机》英文名Resident Evil,原就有“生活危机”的意思,《终章》里保护伞公司科学家重提人口爆炸、全球变暖、资源短缺、科技滥用等全球问题,虽然解决之道更加极端和操之过急,即便生化危机不会到来,但我们真实的生活危机还在继续。电影也留下小小的缺口和开放的结局,克隆人、复制人和本体的关系到底怎样?自我意识、自由意志和记忆到底又是什么……


过程酸爽,意犹未尽。



本文为九来原创,欢迎转发,禁止转载

听说下方留言和点ZAN可以养颜,不信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