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电影头条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

.

每天讲1个「電影」故事。

The movie story

1

电影头条

当阳光照在海面上,我思念你。

当朦胧月色洒在泉水上,我思念你。

——珠喜

看着窗外,如果树枝在风中轻轻摇曳,你爱的人便也爱着你。

张开耳朵,如果你听到自己的心跳,你爱的人便也爱着你。

闭上眼睛,如果你唇边有一丝微笑,你爱的人便也爱着你。

——俊河

当你看着这样清浅动人的情话,不知是否和我一样心旌荡漾。这样美好的爱恋,一定是他们值得回味一生的风景。

珠喜与俊河是今天我要向大家安利的影片《假如爱有天意》中的男女主人公,

导演采用双线叙事结构,将两代人的爱情故事相互联结,用下一代的圆满成就上一辈的遗憾,这样的纯情爱恋定当带给你不一样的心灵触动。

《假如爱有天意》(2003)

클래식

导演: 郭在容

类型: 剧情 / 爱情

制片国家/地区: 韩国

豆瓣评分:8.2

装有情书的信盒开启尘封的故事,一个女孩,就这样走进了母亲的初恋,走进了那个羞涩懵懂情意绵绵的年代。

这个名叫珠喜的女孩,和这个名叫俊河的男孩,就这样相遇了,在河里,在夕阳下,在那个夏天。如果不是那一眼的回眸,怎会有往后的纠缠。感谢这场大雨,让他用并不宽广的肩背给了女孩最值得信赖的依靠。离别匆匆,女孩把项链留给了这个傻里傻气的乡下少年。

初遇的美好荡漾在彼此的心房,绽放在各自的嘴角。上天在冥冥之中为他们指引了寻找彼此的方向,恰到好处的“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安排。

在好友泰秀的照片中,俊河看到了这个让自己心心念念的女孩。从泰秀的口中,他得知珠喜是大户人家的千金,最重要的一点——她与泰秀已遵从父母的意愿,定下媒妁之言。

虽然内心有着说不出的滋味,但俊河还是答应泰秀,每天替他给这个不曾见过几面的未婚妻写情书。深沉的笔触,嘴角的弧度都诉说着俊河对珠喜不断地思念,他多么希望珠喜能在泰秀的名义下看到自己的心意。

终于,在校园的礼堂,珠喜看到了这个木讷的男孩,从不可思议的眼神中,我们看到的是重逢的喜悦。从众人中脱身,她奔向礼堂,在礼堂外等候的他以更快的速度奔向她,他将花送出,欣赏她在阳光下动人的容颜。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因缘巧合,泰秀带着俊河与珠喜相见。舞会上,小鹿乱撞的心跳,你来我往的眼神碰撞,蜜糖般的爱恋就这样呼之欲出。终于,在那一开一合的路灯暗号中,二人在珠喜家的门前紧紧相拥。

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你爱的人,也同样爱着你。可这份甜蜜爱恋的背后还有友情的枷锁和道德的束缚。面对着最好的朋友,面对着最爱的人,俊河困惑了;面对着父母的命令,面对着内心的不安,珠喜犹豫了。

泰秀,这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对珠喜一见钟情,他告诉俊河,虽然自己不是钟情的人,但是自己真的爱上了珠喜。

在一个午后,俊河鼓起勇气,向泰秀道出了自己与珠喜相爱的事实。虽强装淡定,但是泰秀眼中轻微闪烁的光亮还是出卖了自己。为了成全最好的朋友与心爱的姑娘,他选择退出。为了不让双方父母发现事情的真相,俊河每次在信封上都写上泰秀的姓名,珠喜和俊河,在那个书信往来的年代,在一张张泛黄的纸片上,传达着对彼此的思念。

不久,一封退回泰秀家中的信让父亲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他拿着皮鞭狠狠抽打了泰秀。不知如何是好的泰秀选择用死亡给父亲做个交代,用死亡成全那对门不当户不对的苦命鸳鸯。所幸的是,俊河及时发现用皮鞭上吊自杀的泰秀,虽然口吐白沫人事不省,但是他的命还是救了回来。

在泰秀的病床前,二人无语凝噎,一条挂在房门把手的项链,已经表明了俊河的决定。当珠喜冲出房门,俊河早已淹没在游行的队伍中。不知过了多久,在泰秀的口中,珠喜知道了俊河的消息,他要去从军了。珠喜和泰秀赶到车站,送行的人群、参军的队伍,这样的人山人海,但珠喜还是在车窗前看到了那双忧郁的眼睛,她拍窗大叫,俊河看到窗前那张日夜思念的面庞,咬着嘴唇狠下心来将头转向了另一边。

窗外是珠喜放声的哭喊,窗内是俊河抑制的眼泪。“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一定要活着回来”,声嘶力竭的呐喊终于被列车的发动声淹没。在火车开动的那一刻,俊河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他奔向车门,看到跟车奔跑的珠喜,眼泪止不住的流下。随车奔跑的珠喜将胸前的项链解下交给了俊河,看着远去的列车,看着消失的俊河,她泣不成声。

你身在何方我不管不管,请为我保重千万千万。

终于,俊河四肢俱全的归来。在一个美丽的饭店,昔日情人再次相见,没有了以往的甜蜜,二人的对话也显出些许生疏。俊河故作笑颜,珠喜强忍泪水,是的,俊河结婚了。在一次军事撤退中,俊河为了找寻丢失的项链,毅然决然返回了撤离根据地,在即将离开之际,他倒在了血泊中。为了项链,为了珠喜,为了活着回来的承诺,他丢失了那双与爱人深情相望的眼睛。看着坐在对面的俊河,听着他说着她还是一样漂亮的话语,珠喜早已泪流满面。得知珠喜知道自己失明的事情,在慌乱之中,他起身逃离,却被绊倒在众人的注视中。

这份无奈与这份痛楚,我想,大概只有俊河自己才能知道。

在含着眼泪的微笑中,珠喜与泰秀终于完成了这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礼。梓希生下不久,泰秀就离开人世。几年后,在与俊河初遇的河水边,珠喜收到了一封委托书与一个骨灰盒。

这是俊河的骨灰,生前不能与珠喜在一起,死后他要把自己的骨灰撒在他们相遇的河水中。为了让珠喜幸福,他编造了已婚的谎言,在珠喜结婚后,他才结婚。也许,这也就是所谓的“如果爱她,就放开她”吧,得知真相后的珠喜放声大哭,俊河,你何曾知道,我最大的幸福是和你在一起,不论疾病,或是健康,不论贫穷,还是富贵。

和母亲一样,梓希的恋情也与雨结下不解之缘。在雨中,那把不曾拆开的伞,在礼盒中,那句命中注定的情话,让梓希与尚民终于明了对方的心意。

在珠喜与俊河初遇的河水前,听着梓希讲完母亲初恋的故事,坐在身旁的尚民泪流满面,他用颤抖的手将一条项链戴在了梓希的胸前,是的,就是那条珠喜留给俊河的项链。原来,尚民就是俊河的儿子。

老天让珠喜和俊河的爱情跨过宿命的轮回,这两个相爱却无法结合的人,终于让他们的子女弥补了终生的遗憾。不得不感叹基因的顽强,冥冥之中指引着相爱之人的轨迹,纵使你我分开一万次,也要追寻一万零一次的相遇。


特约撰稿人丨杨梦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电影头条丨stoutiao

启精彩电影生活

合作微信ID:svip2002

投稿9713456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