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九州经开校区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导演演: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
导演剧:  贝纳尔多.贝托鲁奇/马克.派普罗

导演演:  尊龙/陈冲/邬君梅/彼得.奥图尔/英若诚/

吴涛/黄自强/丹尼斯.邓恩/坂本龙一/马吉.汉

导演型:  剧情/历史/传记
导演言:  汉语普通话

导演长:  163分钟

制片国家:  中国大陆

上映日期:1987-10-04(东京国际电影节)/

1987-10-23(意大利)
又名:  The Last Emperor
IMDb链接:tt0093389

2018 年 11 月 26 日,意大利国宝级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逝世,在留下了《巴黎最后的探戈》《十分钟年华老去:大提琴篇》等佳片后,这位被后人誉为“意大利和世界电影界最伟大的电影人之一”的导演与世长辞。回望贝托鲁奇的电影生涯,他最富盛名的一部作品,也是最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即是以中国清王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传奇一生为题材拍摄的传记片。讲述了溥仪自1908年登基起,至文化大革命前后,近60年的历史进程。“末代皇帝”溥仪如一叶扁舟,在历史的浪涛裹挟下,完成了“由人变帝”,后又“由帝变人”的转变,使得溥仪的人物形象复杂、丰满而又令观者动容。

01

概括与意向

电影讲述了末代皇帝溥仪跌宕起伏的人生历程,其剧 情跨度长达六十年,正好一个甲子的时间,甲子在中国人心中有着极为特殊的情结,象征着人生的一个完整轮回。“门” 这一元素作为贯穿全片的重要意象,在创作中被赋予了深刻内涵,电影中各式的门意味着溥仪不同时期的命运处境。溥仪的第一扇门就通往封建权力的巅峰,此时的他不过是个三岁的孩童,却身陷风暴中心

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局势里,作为帝国核心的皇帝即将为自己的王朝献上最后的挽歌。溥仪听说自己的生母吞鸦片自尽,想回家奔丧的他骑着单车在宏伟 的宫殿群中穿行,到宫门口时被侍卫阻拦。此时门的意象再度出现,十多年前的溥仪正是从这里开始继承国家大统,如今他距离门外那个熙熙攘攘的世界仅有一步之遥,但这短短的间隔却好似天堑永远无法跨越。

苦闷的婉容与司机通奸生下了孩子,为保全溥仪的颜面,分娩后的婉容被日本人送走,门的意象又一次出现,溥仪本想要利用日本人复辟自己的帝国,没想到却成为另一座监狱的囚徒。溥仪的一生都是权力的人质,他的面前陆陆续续出现过很多门,但他从来没有信 心和勇气主动跨过去任何一扇,无处不在的枷锁束缚住了人的自由,被迫裹挟或者无可奈何成为他一生的主题。《末代皇帝》既囊括了中国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又从西方独特的文化视角出发对东方文化进行了深度解析。在西方人的眼中,东方是原始与财富的浪漫化身,这个神秘与落后并存的异域国度终年纷扰不休,专制与镇压的黑暗、残酷与挣扎的血腥轮番上演,基于此种认识,贝托鲁奇站 在西方主义的角度,审视中国的心理与历史,一方面发掘东方文化的消极与柔弱去迎合西方人对东方的憧憬,另一方面借助东方写意的深沉补完西方的迷惑与失落,并以此为基础绘制东方世界的清晰图卷。

02

身若浮萍

逐水流

电影名

《末代皇帝》 /又名《The Last Emperor》

地区

意大利

日期

1987年10月04日

评分

★★★★★

主演

尊龙/陈冲/邬君梅/彼得.奥图尔/英若诚……

电影对溥仪人物形象之塑造最有争议,即是将他从历史的大背景中抽离出来,还原其作为“人”的本真。这样做最直接的感观效果就是使观众与这一并不“平凡”的人物产生共情。“共情”这一概念,意为“人 们把自己真实的心灵感受主动投射到客观事物上的一种现象”。

溥仪的一生身如浮萍,慈禧太后是他命运的最初改变者,电影中溥仪与慈禧初见即是诀别。在这段情节的处理中,慈禧太后被宫人簇拥,以仰拍视角 彰显出她的权势;与之相对应的,幼小的溥仪表情天真而无知。从广阔的历史来看,这一刻,溥仪与慈禧的告别也寓意着溥仪与清王朝的鼎盛时期作别,他接过历史的接力棒,也注定成为封建王朝式微的受害者。而电影将笔墨更多地放在对溥仪作为一个孩童的描写上,这样的“微小” 与强大对立在镜头中被强化,观众直观地感受到他作为“人” 而非“帝”的无辜与被动,溥仪的人物形象也因此更能得到观众的心理认同。

在溥仪的少年时代,紫禁城被他视为“牢笼”,是他一生想逃离的地方,但当溥仪真正离开紫禁城时,历史却与他开了一个玩笑。镜头中,穿西服、戴眼镜的溥仪与婉容、文绣在打网球,冯玉祥派兵驱逐溥仪出宫,限他及家眷一小时内离开紫禁城。“我总以为我恨这里,现在我害怕离开”, 成年的溥仪终于得见宫墙之外的世界,但他依旧是被动的、甚至是被迫的。影片在处理这一场景时,表现溥仪与紫禁城诀别时之被动、犹豫,使得“末代皇帝被驱逐出宫”这一历史事件更显戏剧化,更具张力。同时也使溥仪矛盾的内心被剖开,展现他一方面向往西化,一方面恐惧变革的矛盾心理。

03

光影布局

《末代皇帝》从场景的选择到灯光布局堪称完美无缺,导演用光影刻画时代的风云变幻,用真实的环境还原人物的内心世界。《末代皇帝》破格允许在故宫实景拍摄,每个画面的用光都严谨考究,镜头里接踵而至的是岁月沉淀下的沧桑与古朴,斑驳的暗红宫墙上存有历史留下的厚重痕迹,柔和的光线为影片增添了几丝细腻与深沉,暗色调的使用为画面中的暮年帝国增加了几分日薄西山的凄凉,暗示了王朝的衰朽与没落近在眼前。

宫廷教师庄士敦 先生给溥仪授课之后,溥仪身上的光线照度明显增强,先进的文化与良师的陪伴唤醒了溥仪的知觉,同时帮助他逐渐完善自我,潜意识的阴影呈现收缩的态势。与之相反是伪满洲国时期的溥仪,画面主要基调以阴天和傍晚为主,代表潜意识的阴影在镜头中占据绝对优势,表现出日本人的居心叵测与整体大环境下的凶险氛围。

《末代皇帝》采用双线视角进行叙事,在现实和回忆之间反复的切换,这种闪回镜头不断地在主时间线内穿插出现,且非常有条理,多以人物或事件作为转场的契机,例如溥仪从火车站被送往关押政治犯的监狱,狱中的溥仪刚刚安顿下来,就遇到了他的弟弟溥杰,此时镜头接入溥仪年少时的回忆,前后对应的节奏感扑面而来。

小溥仪被慈禧太后召见,这场戏的光线布局和氛围塑造的水平可谓登峰造极,殿内照明模拟出璀璨夺目的日光效果,来自窗外的自然光线与屋内的光源形成反差,泥塑罗汉伴随着诵经声陈列在大殿两边,慈禧太后就静坐在大殿中央的大床上,身旁的太监宫女妃嫔如雕像般一动不动,场景的整体气氛尽显抑郁不平,次元壁仿佛都被打通,现实与虚幻的界限在诡变的光影中逐渐变得模糊。慈禧太后临死前将大清帝国交付给一个三岁的稚童,几道强光穿透弥散的烟雾打在慈禧太后的脸上,极大的光比催生出了戏剧化的梦境。

小溥仪躲在龙雕柱旁四处张望,这时的他还没意识到皇帝这个称号对一个国家意味着什么,柔和的光线打在小溥仪充满童真的脸上,暗示他原本的人生即将因为慈禧的几句话发生巨大的变化。昏暗的灯光与极大的光比为大殿增加了沉重压抑的舞台效果,在现实主义的叙述手段与浪漫主义的抒情手法交相辉映下,这个古老的东方帝国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衰败腐朽的气息直接从镜头中渗透出来。片中奶娘被迫离开年幼的皇帝时,溥仪焦急的在紫禁城的空地上追逐,画面中的皇城在远景的俯视下变得庄严又冷静,衬托出人在时代大环境下的羸弱和无力。

广角带来的扭曲与畸变为场景加入了天然的夸张效果,空旷与孤寂的氛围在自然光线的观察中被无限的放大,与浩瀚雄伟的紫禁城相比,皇帝也成了丝毫不起眼的人。极致的对比隐喻人生一世,如沧海一粟般寄身于天地之间,即使贵为天子富有四海其境遇亦与常人无二,百年之后难逃一抷黄土,功名利禄如镜花水月转瞬成空。暗黄的夕阳落在年轻的天子身上,最终隐没到紫禁城的阴影里,这个满目疮痍的王朝即将在沉浮俯仰间黯淡收场。

04

门:—个人与权力结构的博弈

“他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出来。他是绣在屏风上的鸟——悒郁的紫色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

——张爱玲

作为皇帝,他看似至高无上,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可以捉弄太监喝墨水,可以使唤大臣。但他却不能支配自己,他不能去留学,不能施行自己的改革,甚至不能见到自己的母 亲,不能选择自己的妻子。他拥有权力,却无自由。在满洲国的皇宫里,他既无权力也无自由,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能保护。作为战犯,他失去了以往的尊严和权力,他想自杀,却不能得逞,他时时刻刻都被监视着。无论在皇宫还是战犯改造所,溥仪都无法打开通往自由的门。

门是权力结构和个人、权力与自由的博弈,一个是溥仪个人的力量,一个是权力结构的力量。溥仪也曾想用改革来改变清王朝,也想在满洲东山再起。但是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当遇到其他强大的力量时,溥仪就显得那么无助。导演正是通过门这一象征符号来表现溥仪前半生犹如玩物的命运。我们可以通过解构几个场景,来看导演是怎样通过“门”这一符号来表现个人与权力结构的博弈。

(一)溥仪在火车站企图自杀

门的象征意义溥仪作为战犯,他又一次失去了自由,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他失去以往的威严和权力,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对他来说,这是不可接受的,当随从把四个跪着的人赶走时,溥仪最后的尊严丧失殆尽。于是他选择自杀来解脱。他打开卫生间的门,这是门第一次在影片中出现。溥仪把门反锁后,长舒一口气,这道门对溥仪来说是一个解脱之门,这扇门把他和外界隔开,他进入了一个自由的世界。然而所长急切的敲门声打碎了溥仪的想法,一扇木门是无法为他提供保护的。门里门外是两种势力的对立,溥仪个人的力量是单薄无力的。结果就是士兵破门而入,溥仪被救,然后被投入监狱。

(二)溥仪探母被拒

溥仪听到自己母亲去世的噩耗,想出宫看母亲最后一眼。当御林军发现皇上想要出宫,立刻下令关闭宫门。溥仪被拒诸宫门时,他愤然将小白鼠摔死于门上,以表达绝望的心境,溥仪的出宫以失败告终。

即使是象征溥仪的小白鼠,溥仪一气之下将它摔死在门上,他是皇上,看似拥有权力,实际上他就是一个傀儡,任人摆布,无论是在紫禁城还是在伪满洲国,也为后面溥仪在伪满洲国的悲剧埋了伏笔。

(三)溥仪与妻子离别

日本人称溥仪妻子婉容身体不适,需要到暖和的地方。溥仪听闻这一消息,急跑出去,追寻自己的妻子婉容。溥仪还未跑到门口,有日本兵把守的大门已经关闭。

这一场面和少年溥仪在紫禁城里不准外出的象征性场面相呼应。溥仪逃离了皇宫,结束了紫禁城软禁般的生活,但他不甘心,想在满洲东山再起,借助日本人的力量来达成自己的目的。但他被日本人利用了,溥仪处处受制于日本人。如果他不听从命令,日本人就会想尽各种办法威胁他,而这一次溥仪的妻子婉容被当作人质。溥仪跑出皇宫,在院子里看着汽车离去,全副武装的卫兵再次把宫门关上。而这一次大门关上的时候,溥仪没有再像上次那样耍脾气,只是说了一句“开开门”,那一刻他是无助与绝望的。溥仪此刻也明白这里终究是日本人的地盘,无论自己再怎样抗争,都是斗不过日本人的。溥仪就是一个傀儡和囚徒, 只不过换了一个时间和地点。他没有任何权力,自己的卫兵被缴械,没有自由,他只是日本人的一枚棋子而已。

05

结尾

MOVIE

对于溥仪,可以用张爱玲的一段话来表达我的感悟:“他不是笼子里的鸟。笼子里的鸟,开了笼,还会飞出来。他是绣在屏风上的鸟——悒郁的紫色缎子屏风上,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年深月久了,羽毛暗了,霉了,给虫蛀了,死也还死在屏风上”。溥仪的老师,陪伴他多年的长者,庄士敦这样说:“皇帝自从登基那天就成为了自己领地里的囚徒,在退位后仍是。但是此刻他长大了,他会问为什么他是所有中国人中唯一的个不能踏出自己家大门的人。我想皇上是地球上最孤独的男孩了。”

所有的离开你都赶不上,所有的门你都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