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民大青年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影片改自美国作家温斯顿·葛鲁姆的长篇小说《阿甘正传》,但不同于小说的辛辣讽刺,电影以一种颇为温情的视角将故事娓娓道来。它的独特之处在于,通过对阿甘的立体化塑造,以这个与传统意义上的英雄形象具有强烈反差的愚者形象为桥梁,透过极具象征、隐喻和对比意义的事件,实现了对美国传统价值观的呼唤与回归。

一生的灯塔

在阿甘的自述中常会说起“我妈妈总说”,妈妈让阿甘一直保持初心、善良、诚实,妈妈给了阿甘美好而高贵的品质,给了阿甘朴实而耐人寻味的生活哲思。

“我妈妈常说‘人生就像一盒口味各异的巧克力,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块将会是哪种。’”

这让阿甘对未来充满希望与憧憬。可以在失意时保持乐观,也可以在得意时保持清醒。

我妈妈说‘做傻事的人才是傻瓜。你和其他人一样,你们没有区别。’”

这让阿甘在面对其他人称自己为“傻子”时能够坦然自若,妈妈一直努力让他像正常孩子一样生活,一直没有放弃阿甘,一直以阿甘为骄傲。而阿甘也真的如此。

“我妈妈说‘钱不用太多,够用就好,多余的钱只是用拿来炫耀。’”

阿甘一直保持节俭的生活方式,即使是后来成为富翁,也只是把钱拿出来捐给医院和教堂。

“我妈妈说‘你得丢开往事,才能不断前进。’”

是啊,只有忘记过去的成就与失意才能从零开始,从头再来,保持初心方能不断前进。

“我”妈妈说……这些都是阿甘的妈妈对他的教诲,这才让一个智商只有75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相信自己是一个正常人,甚至超脱于常人,也能够以真诚与爱坦然的面对身边的每一个人。

阿甘与他们

珍妮作为阿甘的第一个朋友,一直是阿甘心中美好的存在。在那些孩子欺负阿甘时,她会一直对阿甘喊:“Run forrest,run.”他才一直向前奔跑,直到脚撑破裂,直到他冲破自己第一个枷锁。

同样,阿甘也一直尽自己所能保护珍妮,不让她受到伤害。不管珍妮变为什么样子,在他的心中一直是美好的存在,是那个对他喊“RUN”的干净女孩,是乌托邦的存在。

在误打误撞来到橄榄球队,他也只是做着一件事——run ,并且以此取得好成绩。在战争中,凭借自己的跑步优势,快速撤退到安全区域,又想到自己的好友布巴还在里面,便义无反顾的冲击森林寻找布巴。寻找过程中,又不断背起素昧平生的负伤战友冲出战火。虽然布巴最后去世,阿甘也没有忘记与布巴的约定——买一艘捕虾船。

在退役后,他实现了这个诺言,也因此赚的盆钵满体。对待丹中尉同样如此,即使丹中尉一直恨他把自己救出来,以一个残疾人的身份生活,但阿甘从不对丹中尉有任何的责怪,最后把自己的虾业交由他打理,让丹中尉不必因为残缺而发愁生计,憎恶社会。

这就是阿甘对待朋友的方式,他一直遵守承诺,以诚相待。本以为这个男孩一直在做着“蠢事”,可总有意想不到的“回报”。他做的可能是“聪明人”一生都不会做的事情。所以啊,生活究竟是注定还是偶然,阿甘如此喃喃自语时,裹挟在生活中的我们也不由的大汗淋淋,为这一路的选择,为这往后的选择。

是励志,还是生活态度

我们一直给《阿甘正传》以“励志”的标签。阿甘75的智商和他取得的成就简直是一个成功人士逆袭的模板,然而当我们如果足够敏锐,我们就会发现《阿甘正传》并不属于传统意义的励志片。在影片里的每一个人都努力——珍妮用自己的一生弥补童年父亲强暴的伤痕;丹中尉在战场上拼死拼活,为了荣誉,为了家族;简简单单的布巴只希望拥有一个捕鱼船,养活家人…没人不努力,他们只是没有智商75的阿甘的幸运,他们只是最普通的正常人。他们不能像阿甘一样心无旁骛,不能像阿甘一样顺其自然,不能像阿甘一样对生活不抱怨,不奢求。这些人和我们一样,都有欲望。电影是温情的,但当洁白的羽毛随风飘过片头片尾,我们总感觉有一个God在上空俯视,用他略带忧伤的眼睛注视漂泊的人们。

生活的巧克力或许真如同阿甘所说,无法预估下一个味道。阿甘精神不是励志鸡血,而是生活哲学罢了。

文 | 韩易辰 杜璐怡

图 | 网络

封面 | 韩易辰

推送 | 杜璐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