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品源禅文化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想必大家都哈士奇都有一定的了解,印象中它这就是一种智商堪忧、卖萌装傻,为广大网友们提供丰富表情包的狗狗,与阿拉斯加、萨摩耶共称为“雪橇三傻”,俗称“二哈”。


但其实,我们对于二哈的了解并不全面。哈士奇,学名西伯利亚雪橇犬,它的正职,就是拉雪橇。


今天介绍的这部电影,主角就是哈士奇。果然哈士奇这个物种只有在冰雪世界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多哥》

Togo


作为Disney+的首批原创电影,本片一经推出便广受好评,取得十分亮眼的成绩。豆瓣8.8分,烂番茄新鲜度94%,观众评分高达97%


如同许多狗狗电影一样,《多哥》必定催泪。但是感人不等于滥煽情,理智还保持在线。


电影改编自发生于1925年的真实事件–1925年血清接力事件(Great Race of Mercy)


一个风雪交加的冬天,美国阿拉斯加州的诺姆小镇突然爆发疫情。大多数孩子都患上了一种名为白喉的传染病。在当时,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儿童传染病。


幸好,有一种疫苗能有效治疗白喉。但是,小镇上的疫苗全部过期了,新疫苗在距离诺姆镇1000公里外的地方。时值隆冬,想要取回疫苗,出行只能靠雪橇。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主角登场了。头号男主角就是多哥,它是整支队伍里的狗老大。


二号男主角就是雪橇手塞帕拉威廉·达福 饰),他个性硬朗,为人善良。作为训犬师,塞帕拉培养出了多哥这个天才型选手,训练出了一支最好的雪橇犬队伍。面对小镇的疫苗危机,他决定挺身而出。


这场“血清接力赛”在阿拉斯加的历史上赫赫有名,共有20支雪橇队伍、150只雪橇犬参与其中。19支队伍平均跑了31英里,另一支队伍则跑了264英里,那就是塞帕拉的雪橇队。


对于倒数第二棒的塞帕拉来说,他要穿越的是最为艰难的一段路程。平均温度零下34摄氏度,最低达到零下65度,需要翻越雪山、跨过冰川。


幸运的是,他有多哥。多哥似乎是一位天生的冒险家和领导者,临危不惧,永远冲在最前面。出发不久,塞帕拉判断失误,整个团队差点滑下悬崖。


危急关头,幸好有多哥。其他狗子们还在慌张失措的时候,它率先领导队伍向上爬,整个团队才得以脱离险境。


当时,由20支队伍接力运输疫苗的决策,是在塞帕拉出发之后才定下来的。这意味着,塞帕拉并不知情,一旦两支雪橇队错过,整场接力就完了。


在一个山谷里,另一位接力者差点与塞帕拉失之交臂。风雪浩大,塞帕拉并没有听到他的呐喊。


不过,幸运的是,多哥发现了异常,并停了下来,这场接力赛才没有落空。


为了节省时间,返程时,塞帕拉决定冒险横穿冰面。这个决定的风险很大,因为此时的冰面不再牢固。稍有意外,他们就可能葬身海底。


在途中,冰面果然破裂,海水涌动。


好不容易避开重重障碍,依然与陆地可望不可即,大家被困在了浮冰上。此时,又是多哥挺身而出,凭借一己之力,把冰块尽可能地拉近陆地,才帮助队伍脱困。


看到这里,恐怕不少人觉得这狗子怕是成精了吧?太有主角光环了!


确实,电影中有戏剧夸张的成分。但如果回想那个历史节点,在冰天雪地中,塞帕拉和多哥真正经历的困难,或许是我们永远也不能理解的,甚至可能比电影更不可思议。


2011年,多哥被《时代周刊》推选为“有史以来最英勇的动物”


多哥原型

然而,英勇如多哥,当年也是个“丑小鸭”。刚出生时,体重只有22公斤,瘦小软弱,差点冻死在户外。


在塞帕拉的妻子的照料下,多哥得以存活。活下来的它,异常活泼,且有自己的追求。


每次塞帕拉带雪橇队出门,它都要追着一起去,拦都拦不住。如果被锁在围栏里,多哥就刨个洞钻出去,颠颠儿地去追赶队伍。


被锁在房间里,它就爬墙,从烟囱口钻出来。


为此,塞帕拉叫苦不迭。他尝试把多哥送人,可别人也管不住。没办法,塞帕拉想到怪招。


想当雪橇犬?好,把你放到最凶的那条狗子旁边。一开始,多哥真的怂了。


可一转身,两条狗就亲上了。


说来也奇怪,调皮的多哥,一上装备,立马就乖了。接下来,多哥展现出的奔跑能力令塞帕拉震惊。仅用一次,多哥就征服了他,当上了雪橇犬队伍的领头。


聪明、忠诚、勇敢、陪伴,多哥身上承载着太多狗狗共有的特质。它们也有着人类的情感,会嫉妒,会生气,会对你好。


它们陪伴在我们身边,不仅仅是工作中能互相信任的好伙伴,也是面对生死时不离不弃的患难搭档。


《忠犬八公》中的小秋田犬如此,《南极大冒险》中的狗狗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