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风议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许多人说吴昕在节目中没有存在感,个人本身也没有什么大抱负。

比不上娜姐一生完孩子就赶紧复工,也做不到像小S那样为了节目效果敢在台上“调戏”男嘉宾。她身上就是少了一种冲劲。

不工作就宅在家里、化妆、泡脚,也不愿意交际……表面上看吴昕是选择自我、随性的方式来生活,可实际上,她远比我们所看到的上进、努力,对自己的要求远远超乎想象。

只是,很多时候,人们理想中的高度哪怕是踮起脚尖也很难达到,而在这循环往复的向上中,自信心一次次被磨灭,一次次自我怀疑,一定是自己还不够好。


这次在《我家那闺女》节目里,吴昕就将这一面完全展现出来了。

我很焦虑、也很惶恐

我还能干什么呢?我想不出来。教别人唱歌、跳舞、主持?还是教别人化妆、搭衣服啊?都不行。我去别人公司当员工,别人也不一定能要我。

说起如果不做主持人,那会去做什么,吴昕是这样回答的,好像除了主持人这个行业,她无法找到安身立命的所在,脆弱又无所适从。

《我家那闺女》节目播出之后,#吴昕节目被砍#、#吴昕哭#马上就登上热搜。


这个平时在镜头下光鲜亮丽的姑娘,此刻穿着睡衣、几近素颜、扎着并不整齐的头发,说着说着就委屈哭了,让人心里不免一沉。

36岁、没有结婚、工作始终不尽人意。

不敢结婚,一算下来,结婚生子花掉一年半的时间,不知道再回来还会不会有自己的位置。

害怕被取代、又对自己工作的不够自信,总觉得差强人意,尽管看起来开心、快乐,但是却小心翼翼,没有安全感。

看到观众对自己的评价一而再陷入自我否定和怀疑,是不是我真的不好?然后给自己下定义:我真的专业能力不行。

哪怕看起来是一档好节目,可她感觉在当中存在感极低,那对于她来说这就不算完美。甚至因为没有太多的惊艳的表现,近几年一直被质疑这么多年一点没有长进。

这种被否定让她羞愧到节目宣传都不敢发。

而这种质疑的声音,让她越来越不安。随着时间,挫败感就像是天平上自己添加的砝码,无论另外一端是什么,自己都会被打败,重心都倾向于自己能力不行、不够优秀。

吴昕说起某年跨年晚会所有主持人都准备了节目,但是因为突然超时,所以必须砍掉一个,结果她的节目就被砍掉了。

为什么会被拿掉呢?因为你是最差的那个。当时吴昕在台下大哭,哭完了继续补妆上台。

可是要说她真的有那么脆弱吗?站在快本的舞台上十多年,大大小小的晚会、节目,她都扛过来了。怎么会突然间情绪爆发?

或许这里面有不甘、有倔强、但更多的是想证明自己。

1983年,吴昕出生于沈阳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工程师。小时候的她成绩就不错,在妈妈的鞭策下,2002年吴昕考上了大连外国语大学法语系。

品学兼优的她第二年就被老师推荐到大连文体频道《时尚十分》兼职。当时对这件事并没有太上心的吴昕,就懵懵懂懂开始练声、对着镜子练习如何去掉东北大碴子味的口音。

即使如此,前面20多年,在吴昕的身上,也只有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优秀。

直到2005年,这年夏天超级女生比赛接近尾声,在比赛时湖南卫视插播了一条“闪亮新主播”主持人大赛的消息。当时正准备考研的吴昕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就去了。

2016年1月比赛结束,吴昕居然一路过关斩将拿到第二名,成功拿到合约。

可惜的是这一次的幸运,却并不是她想象中的样子。

从学校出来,一向成绩优异的吴昕就是所有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突然进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聚光灯再也不属于你一个人了,这样的落差感,让她有些失落。

有人骂、有人恶意诋毁、抨击。

外界的压力全压在身上不说,更多的是她自身的压力。

跨专业突然进入到一个完全不沾边的领域,站在快本的舞台上,开始从最基础的学习,没多久就感觉吃力了。甚至曾经还找到何老师说想要放弃,但是在何老师的开解下,又觉得太可惜。

从我做这份工作开始,一直到退休,如果大家对我的评价都是,节目里最旁边那个不太说话的女孩,是一件特别怂、特别遗憾的事儿。

她希望别人也能看到她、认可她、甚至喜欢她。甚至她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服输:


如果一百个观众一百个都说好,我可能没有那么大劲儿去努力。如果好死不死的有那么十五个人,天天说太差了太差了,我就想把这十五个人掰过来。

于是她也尝试改变,拍电视剧、拍杂质、上时装周,力求让自己被更多人看到,找回一点点自信。

只是可惜的是,这样的改变在她所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

原来我对事物的判断在5分,可能现在到6或者4,不会到8和2那么夸张。

她不太愿意打破自己的原则。曾经有人劝过她稍微可以转化一下就是自己的了,也不是不努力,而是你要做到让自己的努力能更大化的被别人看到、接受。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吴昕的长处,做舒服、随性的自己。现在她的资源也越来越好,从《快本》到《我家那闺女》,芒果又推出了《恋梦空间》,吴昕在里面担任恋商观察员。

最后想说,强大固然是好,但脆弱和柔软也没有什么过错。期待她越来越好,也正如沈凌在节目中讲的:放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