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everynight任意说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这回卷福终于在影片中脱发了,给了观众们一种“想脱欧必先脱发”的奇怪联想。毕竟“卷福”这一昵称的由来正是因为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用那一头卷毛成功饰演了福尔摩斯,所以对不少粉丝来说,卷毛也是本尼角色的标配了。不过真正的演员其中之一的基本素养就是要突破自己的荧幕形象,想想隔壁小李子要不是当年被熊抱得那么惨,怎么能打动奥斯卡学院派那些恶趣味的老头子们呢~于是,在本尼最新的一部单剧《脱欧:无理之战》中,“卷福”终于脱发了。

虽然脑袋上少了卷毛,不过看久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异样了,不如说,本尼这样的形象才更像一位被政治搞得乌烟瘴气的政客形象。看看英国王室那些天生就带自动脱发被动技能的男人们,或者再瞅瞅截然相反但也依然很尬的隔壁米国总统川总的秀发,这么一看,当年肯尼迪肯定是因为太帅才被人做掉的。所以在这个层面上来说,卷福的脱发实验还是蛮成功的,即使以后他真的不敌基因的力量,粉丝们还是会爱他的。

英国脱欧这件事情想必国人多少都会知道一些,而现在关于这事儿比较“政治正确”的表述大体是英国的“民主”跑偏成了“民粹”,是英国人民不作死就不会死系列的典型代表。至于事实究竟如何,我这个“砖家”就不带节奏了。不过纵观《脱欧:无理之战》(Brexit: The Uncivil War)这部片子,Uncivil这个词翻译成“无理”多少有些歧义,“无礼”或许更合本意。在这里较真儿无非是借本片的内容来诠释这场脱欧纷争其实并非是一个是非对错的问题。既然“留欧”与“脱欧”的任何一方都不是天然正确的公理,那么这场战争就只是拉票战而已,既然如此,只要不违法那就可以是无礼的、野蛮的、吃相难看也在所不惜的。

片中本尼的角色就有通过把“移民问题”这种脏活外包给另一波脱欧派而来play dirty的,之所以片中留欧派看着没出什么阴招,是因为作为时任的政府方面先天实力岂是脱欧派能比的?这种实力的巨大落差造就了一种隐秘的权力野蛮。留欧派之于脱欧派就像是大BOSSA挑战者一样虽乏善可陈却也屡试不爽,而弱者方的脱欧派便只能通过各种奇策才能有望获胜。所以本尼不仅要play dirty还要play right,于是精准的对选民算法团队就这么加入了这场有关英国民主的战争,同时也是他们尚未成熟的算法的大规模公测实验。


剧情推演至此,本片真正的主题便也显现。不是什么关于英国脱欧是否正确,也不是民主该不该向民粹低头,更不是政治是否可以用社交媒体搞创新。通过片尾我们看到的一段字幕显示,聚合智囊和剑桥分析都与一位亿万富翁有关,而这人又捐助了川普的竞选。记得我国的政治课一直在说的是,资本家才是资本主义的幕后大佬。如果说资本家们在人工智能的前叶还是通过投资政客来获利的话,在可预测的不久未来,政客也会变得更加道具化了吧?如果马克·扎克伯格竞选美国总统的话,是不是也会是一场Uncivil War?谷歌如果作恶的话,现存的古老国家机器能应付得过来吗?

之前看到的笑话讲,想知道法国的示威游行会怎样发展?看看义乌的发货数据就能猜的出。我们现在各种行为都被编成数据记录在服务器的当下,也许我们对于像脱欧公投这类事情,根本就没有自主选择权。至于还没有机会尝鲜民主的人来说,以后或许可以不用羡慕那些还自称民主的国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