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偷心贼88号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先宣布上期推广礼品的得主,请在后台提供您的收件信息哈~

有一种电影我称之为“基础片”,就是喜欢看电影的人,必然会看过的电影,譬如李安导演的《饮食男女》。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典故出自《礼记·礼运》,很多人解读为“圣贤叫世人放纵XING欲”,这种理解其实有失偏颇,忽略了下文。

全句应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死亡贫苦,人之大恶存焉。故欲恶者,心之大端也。人藏其心,不可测度也,美恶皆在其心不见其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以哉?”

翻译过来就是:人情喜欢好吃好喝,男女交欢,厌恶死亡贫苦。但是人都会藏掖其真心,把这些欲望念头都藏在心里而不见诸脸色。千种百端的人情,要想概括之,除了“礼”还有什么能行呢?

《礼记》认为,人的欲望是巨大的,因此需要用礼来规范和管理。电影《饮食男女》中,就讲到了一家人如何压抑着欲望生存,最终又如何得到释放。

先来看非常精彩的烹饪片头,无法用截图表达,必须看动态,手起刀落,满屏都是美味,让人食指大动。


故事发生在90年代的台北,老朱是顶级中国菜大厨,同时也是一位老鳏夫,他每周日都要做大餐给三个女儿吃。


这天,他接到一个电话。那边是一把女声,老朱耐心地教她蒸鱼。

两人似乎有什么难为情的事要宣布,拖拖拉拉不知道该怎样讲。

镜头扫过墙上的照片,说明了老朱在台湾饮食界的地位。

长女是年过三十的高职教师,坐公交车时习惯听宗教音乐来平复心绪。

次女是航空公司金领,利落能干,星期天还在加班。

小女儿还在读大学,周末到快餐店兼职。同事突然说今天不能帮她代班,因为与帅哥男票有约。

小女儿今晚要回家吃老朱的大餐,当然希望同事帮忙代班。于是她问:你与男票不是要分手吗?

要分手早就分了,同事只不过是喜欢作,在恋爱中确认自己的重要性。

小女儿说:你要作,不如就帮我代班,让男票多等两个小时。可见,这个女孩子是多么狡猾。

大姐是虔诚的基督徒。

二姐此刻正忙着做活塞运动。

另一边,老朱正把鸭子吹胀,准备做烤鸭。看到这里,是不是觉得导演很闷骚啊get到这个点了吗?

二姐会跟PAO友说一些自己的事,譬如掏出所有积蓄买房。

PAO友其实是前男友,但两人谈恋爱时总是争吵,倒不如分手之后轻松。

PAO友是画廊老板,邀请她去看一位女画家的展品。但她必须回家,可见周日老朱的大餐是非常重要的。

看看老朱的酱缸各种自制酱料非常齐全了。

三妹告诉同事的帅哥男票,同事要晚点下班了,其实这都是她的主意嘛。

帅哥非常郁闷,女票总是像大小姐一样要自己迁就,偏偏自己就是喜欢她。

三妹搭讪,问帅哥在看什么书,他头也不抬。可见,此时他心里完全没有三妹。

三妹离开前回头看看帅哥,原来已经喜欢他很久了。没事,心机小妹总会把他抢到手的。

老朱忙着做菜,墙上的照片说明,次女长得最像亡妻。

教会的朋友帮大姐牵线搭桥介绍对象。

大姐却非常敏感,认为对方只喜欢她唱歌好听这一面。

介绍人没好气,大姐自己碎碎念。可见这个老姑娘,性格敏感脾气大。

烤鸭做好啦,馋不馋?

晚上,邻居夫妇大声唱卡拉OK,首首都是男女对唱的情歌。

家里吃火锅,都是三妹忙着给锅里加菜,因为她辈分最小。

博主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大姐忙着餐前祷告。

二姐吃鱼翅羹,感觉味道有异。

老朱问起来,她想掩饰过去。

但老朱追问,她只好实话实说,羹里的火腿变味了,老朱没发现。

三妹立刻打圆场。

老朱生气地离桌进厨房。作为一名顶级大厨,他的味觉过早地退化。

大姐和三妹同时开口说话,三妹让大姐先说。三姐妹里,大姐地位最高。

大姐说起她的高中同学锦凤。锦凤嫁给了美国白人,母亲梁伯母在美国呆不惯,吵着回台湾。在她嘴里,梁伯母是个特别泼辣的女人。

二姐说,梁伯母回台湾可以多来家里坐坐,陪老朱聊聊天,意思是老朱可以找个老伴了。老朱一句话怼得她不敢作声,所以次女和老爸一直是不对付的。

看妹妹被怼,大姐偷笑。

二姐宣布她买了房,等交楼就搬出去。这其实与中国传统家庭的常规作法不同:女儿还没嫁出去,通常是不会搬离娘家的。所以老朱脸色一沉,二姐也要等待爸爸同意。

大姐脸黑沉默。要说嫁人搬走,最早的应该是她才对

老朱接到饭店电话,请他赶紧回去救场。急急忙忙出门,他还不忘提醒女儿们,蒸笼里有蟹粉汤包。

老朱出门了,女儿们放下筷子。她们长大了,各有心事,面对美味佳肴也无心品尝,每周日的晚餐是为爸爸吃的。

看看老朱工作的台北圆山大饭店。

车还未停稳,他就打开车门,工作中是个风风火火有拼劲的男人。

站在身后帮他戴眼镜的,是多年助手&挚友老温。

采购员不知是吃回扣还是看走眼,买了一批假鱼翅,上不得台面。

老朱当机立断,新创菜式,但要配合原定的菜名和意头。

这是司令官娶媳妇儿的喜宴,经理看着宾客们的脸色,吓得满头大汗。要不是老朱救场,只怕今晚就把饭店的金字招牌砸了。

女儿们胃口不好,吃剩的饭菜很多,二姐谈论着自己买下的公寓。

大姐坦言,这让她感到心理不平衡,而且她担心老朱会难过。

二姐感到抱歉,自己第一个离开,把老爸留给姐姐和妹妹。但她总觉得,爸爸需要一个伴侣,而不是永远由女儿们陪伴。

妈妈过世16年了,老朱自己一个人把三个女儿拉扯大,也不找对象,心里是还惦记着亡妻吧?

但在二姐记忆中,爸爸妈妈从前是整天争吵的。

大姐呵斥她,这话分量很重了。妈妈过世的时候,大姐已经十几岁,懂事了。长姐为母,她管束妹妹们,同时也帮爸爸照顾家庭,最后变得老气横秋

前面提过,大姐的同学锦凤嫁到美国去了。锦凤有个姐姐叫做锦荣,常来家里做客。今晚锦荣来了,先问老朱在不在。

锦荣的女儿珊珊说她把鱼煎糊了,可见是个不擅长料理家事的女人。

三妹一看见锦荣,就夸她新剪的短发好看。嘴甜又会看脸色,这是三妹长年累月在竞争中锻炼出来的本领。三个女儿争夺爸爸的爱,年纪最小的她最吃亏,所以如今最机灵。

锦荣有些发愁,老妈梁伯母要回台湾了,怕相处不来。

大姐同情锦荣,她在打离婚官司,一个人带着女儿珊珊,做保险销售东奔西跑,灰头土脸的。

可怕的是,前夫为了争夺女儿珊珊的抚养权,竟然找私家侦探跟踪锦荣,想找出她的马脚。

大姐认为,爸爸老朱,最终肯定是跟着自己养老的,这是她的责任。

锦荣不同意,在她眼里,老朱不仅照顾着自己,也把三姐妹照顾得很好,绝对不是一个负担。

大姐让锦荣把蟹粉汤包带走,说她就是朱家的第四个女儿,但锦荣不答话。

大厨房终于忙完了,老温是老朱的知己,自然知道他在愁什么:女大不中留,次女搬出去是必然的,但长女一直嫁不出去老朱一个男人,也不知道怎么给长女找对象,愁啊。

为何长女一直不嫁呢?原来她大学时被人抛弃,受过情伤。

再讲到次女。她长相最像妈妈,性格则是父母的混合,倔强又挑剔。

老朱老温小酌几杯,叹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老朱天天做菜给别人吃,满足别人;但十几年来都是孤身一人入睡,这男女大欲总处于空虚状态

偏偏生的三个都是女儿,他只能压抑着自己的欲望,既当爹又当妈,几乎是个没有性别的人了,但太过压抑,连味觉都提早退化了。

每天早上,老朱叫醒次女和小女儿。

然后去公园跑步,就算气喘吁吁,他还是希望自己更强壮些。

遇到上学的珊珊,锦荣没空给她做便当,她早上只能吃隔夜的蟹粉包子,中午吃汉堡。

看见珊珊背着大书包挤公交车,小脸贴着大人的屁股老朱感到心疼。

大姐是化学老师,讲课沉闷,全班同学几乎都要睡着了

一个排球飞进教室,大姐还回去,才发现学校里新来了一位很阳光的体育老师。

她把排球扔下去,学生们起哄说这是抛绣球哈哈哈。

回到教室,发现班长在传情书。大姐一把抢过来特别生气:这是在献宝吗?谁没收过情书?情感生活匮乏的她,见不得一点卿卿我我。

下课后,她正遇上体育老师脱臼。

脱臼嘛接回去就行,但是非常疼。看着体育老师龇牙咧嘴,大姐心中感受到一点久违的刺激和怜惜。

另一边,二姐作为高管会议里唯一的女性,正准备帮公司抢下新航线。

这时,会议里出现一位态度不羁的男同事李凯,据说是之前外派的谈判专家。

抢航线的项目落在李凯肩上,二姐愤愤不平,甚至忘了遮掩自己的脸色。

老朱呢?他半退休在家,做饭搞卫生,三个女儿们的内衣丝袜被洗衣机搅得难分难解,老朱都习惯了。

他给珊珊做了便当,亲自送去学校,都是口味清淡营养丰富的菜式。

小朋友们都来围观,谁家的便当能由圆山大饭店顶级主厨做啊哈哈哈。

从此,老朱送珊珊上学,给她做便当。而锦荣偶尔给珊珊做的便当,就由老朱来吃。

大姐下班了,站在校门口等公车。这边在修路,乱糟糟的,就像她飙升的女性荷尔蒙。到了一定年纪,需要阴阳调和平衡,但她强压着自己,听宗教音乐寻找内心的平静。

这时,体育老师开车过来搭讪。听说大姐住在市中心,他夸张地说了一句那是很贵的地段噢。

体育老师不高,但一身结实肌肉,开着大功率摩托车,简直就是雄性荷尔蒙的化身。

大姐的这个表情很微妙:嘴角上扬,被搭讪她是高兴的;但眉头紧皱,她总觉得这样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呢?

三妹又遇到苦等女友的那个帅哥。

三妹说,女同事早就走了。但女同事到底是不是放男票鸽子提早离开,谁知道呢?都是三妹说的嘛。

一起吃牛杂面,三妹胃口很好。顶级大厨煮的她吃腻了,路边摊反而吃得高兴,因为喜欢的男孩在旁边啊。

三妹动之以理,说女同事根本不喜欢帅哥,真正的爱情应该是彼此平等、沟通顺畅的。

帅哥反应过来:这真正的爱情,是说我和你吗?对嘛,这就是三妹的意思:我才是适合做女票的人啊!!

二姐下班,在公司门口见到坐在沙发上睡着的李凯。

前台美眉说,工作能力这么强又这么帅的男人,真叫人动心呢~

二姐离开后,李凯笑了,原来他醒了。(赵文瑄叔叔的脸,真是360度毫无死角…)

夜里,大姐在写教案,被屋顶上叫春的猫儿吵得心烦意乱。

你猜她怎么着?她竟然去赶猫阻止人家XXOO…

二姐走进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作为新时代女性,她跟大姐这种老处女想法很不同。

老朱把女儿们的内衣放混了,二姐来换。看大姐的内衣,都是肉色的内裤大得像裹粽子,跟性感不沾边

她一句无心的话激怒了大姐,不小心点着了火药桶。大姐觉得自己不需要男票,因为她已经找到了耶稣

但情伤是大学时期的事,已经过去9年了,大姐应该move on

这夜,二姐又在加班。上司走进来,看这枯死的植物,就知道她有多专注工作。

上司要擢升二姐,派她到阿姆斯特丹办公室管人。

二姐心里高兴,买了好多菜去PAO友家下厨庆祝。

看她湿漉漉的头发,穿着男装衬衫,就知道下厨前,两人是激情过了。

她是三姐妹中最会做菜的,从小就在大厨房跟爸爸和老温学习,对食补药膳都有研究。

她想起小时候,爸爸并不是这么严肃的,父女关系原本很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了呢?愿意把心底话掏出来说,看来这前男友,对二姐来说不仅是PAO友的意义。

PAO友看她有些伤感,于是用洋葱圈做戒指逗她玩。但二姐这个人啊,高兴的时候突然跑人家厨房里做菜,不高兴的时候就黑脸叫人家不要玩了,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哪个男人受得了?所以只能分手了。

老朱味觉退化,要靠老温试味道。

但这天老温突然站不稳了,要急救车送去医院。

关键时刻,出现的是二姐,因为三个女儿里面,她最能扛事儿。

老温和二姐感情好,老朱看着有点嫉妒。

老温回忆从前,二姐天分极高,学做菜一教就会。

但老朱不允许她做厨师,一定要她读大学。

做厨师一站就是N个小时,颠勺杀鸡什么的都要求体力。爸爸希望女儿做个文化人,不必整天在油烟里工作,这个决定自然是为她好,但二姐不领这个情。

老温劝她别总是这么倔,试着体会爸爸那些没说出口的心意。

这天下暴雨,梁伯母从美国回来了,下车时抱怨锦荣给司机小费。但这大暴雨能打到的士算不错了,何必计较。

梁伯母这个人没什么坏心眼,锦荣一个人工作养女儿,经济压力大,她是要女儿节省一些。但好的话,从梁伯母嘴里说出来,总是变得很难听

最后还抱怨锦荣的住所没有电梯

另一边,帅哥不再找三妹同事,这呆呆的姑娘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三妹话中有话:反正你对他也不好,就别怪我抢了你的男票。

同事被蒙在鼓里。她对帅哥是态度不好,但那只是恋爱中的小把戏,三妹这样撬墙脚,实在是

二姐和李凯一起加班,李凯靠得太近,某些时刻,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应李凯要求,她把藏在书柜里的威士忌拿出来。李凯回忆起当年在化学课上,也是这样藏酒。

二姐笑眯眯看着他。大家都是成年人,李凯这有意无意的撩拨,她懂。面前是一个浪荡的、聪明的、俊秀又带点孩子气的男人。

这天,大姐收到一封匿名的情书。

她看着球场上的体育老师,会是他写的吗?

放学时,她不听宗教音乐了,眼红红地看着体育老师离开。为何不直接表白呢?是他吗?还是自己会错意了?大姐的脸上不施粉黛,连润唇膏都不涂,显得苍白疲惫。

与大姐的笨拙不同,三妹撩汉成功,帅哥来追求她了。

帅哥带她到自己家的大房子里。他的爸妈都在国外做投资,家境不错。

玩得起摄影的大学生啊

帅哥说他经常去疗养院给奶奶拍照。三妹与他站在狭窄暧昧的暗房里,按照三妹的说法,能够分享内心世界才算是真正的爱情。

帅哥觉得三妹总是静静地倾听,性格温柔和气,于是忍不住牵她的手。

二姐带PAO友去看自己买的公寓,憧憬着现代女郎的独居生活。

附近的居民却通知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因为地块的原因,这栋楼属于违章建筑,开发商已经跑路了

分别时,PAO友说可以帮忙找房子。其实如果对她还有爱,大可邀请她同居

二姐并没有太难过。反正她就要去阿姆斯特丹做高管了,房子的问题就抛在脑后吧。

她去医院探望,却发现老温不遵医嘱,提早出院了。

偶然地,二姐发现了老朱进入心脏检查科的身影。

她没有靠近,就在外面一直等老朱出来。

一位病重的老人躺在床上经过,二姐看着这位老人的目光,内心突然被击中。

她还是沉默,跟着爸爸的身影,忍不住落泪。看他独自站在电梯前,依旧站得笔直,但总有一天,老朱会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难道她要到那时候,才愿意与爸爸和解吗?

第二天,老朱叫醒贪睡的三妹。

三妹睁开眼睛,思考最近自己身上发生的变化,她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二姐主动跟爸爸打招呼,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老朱却不习惯,掉头就走。

但随后杀鱼时,老朱却下不了手,内心总是柔软的。

至于为什么把筷子插入鱼身,有两种解释:

这道菜是“怀胎鲈鱼”:鲈鱼不破肚,以几根竹筷将鱼撑起,然后用削的极薄的竹片将鱼刺与鱼肉分离,然后从鱼嘴中取出。因此鱼形完整又无刺。之所以叫做怀胎鲈鱼,则是在蒸制前从鱼嘴处塞入熬好的鸡冻、芡实,外面套上竹荪的伞仿制渔网。蒸制之后,鸡冻融化,入味肉中,上席时浇上酱汁,挑开“渔网”,当着客人的面剖开鱼肚,“鱼子”芡实滚出,菜方成。

也有人说,是方便杀鱼:用刀切断鱼肛门与直肠连接大约半厘米,取一双筷子,从鱼嘴插入,别住鱼鳃,沿鱼身体内壁插到鱼腹内接近底部即可,然后握紧筷子旋转,待旋转较为顺利后拔出筷子,鱼内脏就被带出来了,灌水冲洗鱼体内部即可。

这夜,三妹一口就尝出来,老朱忘记在丸子里加入虾浆,神不守舍啊。

大家开始闲话家常,大姐说起快被梁伯母烦到崩溃的锦荣。

二姐原本想说自己要调往阿姆斯特丹工作。

老朱却打断了她的话。他以为女儿的房子泡了汤,想继续住在家里,爸爸当然是乐意的。听了这话,二姐如鲠在喉。

看爸爸洗碗劳累,二姐柔声问候,反而惹得老朱发脾气:就是不愿意别人说他老。

梁伯母来访。此人每次出现都是狂风暴雨的天气,可想而知是有多难缠。

哪壶不开提哪壶,一见面梁伯母就问大姐结婚了没

看大姐的神情,梁伯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又改口说结婚没意思,却拿自己的女儿做反面教材。锦荣太尴尬了,恨不得自己或者梁伯母立刻消失在空气中

见了三妹,梁伯母又劝她早点结婚,人家还在读大学啊

见了二姐,还是那一套结婚挑男人的话说来说去都是朱家不愿意提及的话题。

老朱受不了,想起身走开,却被梁伯母点名留下。

然后她絮絮叨叨地数落女儿女婿老朱只能默默地听,时不时点头配合。

朱家三个女儿都不喜欢梁伯母,太聒噪了。

大姐继续收到情书,每一封都是温柔情话。

这些情话略微老土,大姐环顾办公室,难道是头发斑白的老教师送的?

从前教学严格的大姐,如今无心监考,学生们都在作弊。她看着外面因为下雨而空落落的球场,怅然若失。

她偶然听到教师生日会中,传来情书上的台词伴着音乐,竟然是体育老师在唱歌。

她从来低调保守,此刻却像着了魔,走近那耀眼的舞台,听这首“唱给她”的歌。

体育老师点她献唱,大姐无伴奏唱了宗教歌曲,嗓音清亮,竟是深藏不露。

体育老师邀请她参加学校的户外活动,大姐敢迈出这一步吗?

日子照常过着,有些改变还未显露出来。三妹给孕妇让座,所以

珊珊收集同学们想吃的菜单,全班同学都吃上了顶级大厨做的便当。

老朱呢,就自己啃下锦荣给珊珊做的便当,那些硬得咬不动的排骨

二姐和李凯合作愉快,甚至从他身上学到一点放松的小技巧:上班打游戏

他们趴在地上亲昵的样子让人误会。

李凯的家人在美国,他请二姐帮忙挑中国风玩具送给儿子。

谈及跟妻子的感情,李凯说是在离婚边缘。这意思分明就是:你可以跟我罗曼蒂克噢~

李凯讲到自己的求学经历,二姐才发现,他跟大姐年纪相当,读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而且跟那个抛弃大姐的男友同名,一样是毕业后去了美国。

这天老朱正要给珊珊送便当,锦荣来通知说珊珊生病没有上学,一边说一边张望,担心被前夫的私家侦探拍到。

她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做的便当难以下咽,老朱却一点不剩地吃光了。

说完她就火急火燎地去上班。这样一个忙碌的单亲妈妈,很需要一个生活上的帮手,偏偏梁伯母不给力

三妹那个被撬墙脚的同事哭哭啼啼,疑惑着为何原来殷勤的帅哥,突然变得那么绝情。

三妹没把话说全,但承认了自己在背后搞的小动作。

面对同事愤恨的目光,三妹转过头去。在爱情的战场上,谁对谁错不重要了,只看谁是赢家。

这夜,她吞吞吐吐,想跟老朱说些什么。

饭桌上,她观察众人的脸色,准备要宣布了。

邻居夫妇还在大声唱卡拉OK,大姐不胜其烦。其实她烦的不是这音量,而是人家双双对对,自己却没找到可以合唱的人。

三妹终于大声讲出来:她要搬到帅哥家里去。

因为她怀孕啦!

全家人都震惊无语,看着人小鬼大的三妹,还未毕业就找好了婆家。

帅哥连夜来把三妹接走,没有婚礼戒指,老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就这样给了人家。

老朱健身更勤快了,桑拿按摩一样都不落下。

大姐说,二姐不必担心,可以毫无牵挂地去阿姆斯特丹,家里有她守着,爸爸有她陪着。

二姐为大姐着急:难道你就一辈子留在家里不嫁人吗?难道李凯就那么让人难以忘怀吗?

妈妈过世后,大姐为了家庭过早成熟,沉稳持重,甚至虚耗了青春年少的时光。

二姐终于说出憋在心里的话:姐姐变得不像姐姐,反而极力模仿妈妈那样管束妹妹,原本亲和的她消失了。

大姐低下头,她以为妹妹们都讨厌她:总是板着一张脸,嫁不出去死气沉沉的老女人。

两人看着手中的碗碟,这家庭里有些错位,但日子还是走过来了。

同事们祝贺二姐升迁,她脸上却没有喜色,忽然不想去阿姆斯特丹了。

梁伯母又来串门,这杆老烟枪抽了一根接一根。

她中年丧夫,也就是说锦荣锦凤姐妹的成长过程中,父亲是缺席的。

老朱很耐心地听她唠叨,哪怕被烟呛到,态度还是毕恭毕敬。

梁伯母说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不听话,意思就是,老人总是要靠自己,靠彼此的。她想跟老朱组队啊。

加班的李凯给二姐做头部按摩,肢体接触愈发亲密,差点就要在办公室滚床单了。

但二姐认定了李凯就是那个抛弃大姐的负心汉。

李凯大喊无辜:他的大学女友是锦凤!大姐只不过是锦凤的好友,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太荒谬了,所以大姐是暗恋李凯不成,所以编出这样的故事?又或者,大姐是为了留在家里,继续自己亦母亦姐的角色担当,才找出这样一个借口?

二姐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脑子一片空白,第一反应是去找PAO友倾诉。但他赤裸上身走出来,屋里传出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已经分手很久,就算偶尔约PAO,但那毕竟不是男友了,二姐此刻才醒悟。

出院后的老温回到大厨房,受到徒弟们热烈欢迎。

但大限已至,他缓缓坐下,就这么安安静静地离开人世,就在他奉献一生的大厨房里。

老温没有家人,老朱带着二姐为他设好灵位上香。

忍不住了,老朱在女儿面前低声啜泣。哭挚友老温,也哭自己。年纪上来了时间不多了,但他还有想做的事没完成呢。

二姐给他泡了高山茶,但老朱硬要喝白开水。味觉完全死了,品茶也没有意义了。

二姐很担忧,老温离世,如果女儿们都不在身边,就只剩下酱料鱼干腊肉陪着爸爸了。

大姐反复读那些情书,情欲在身体里游动,全白色的宽松睡衣,已经无法困住她了。

邻居夫妇又在唱卡拉OK,大姐忍无可忍,居然把自家的音响搬到窗边,大声放宗教音乐。是的,大姐无法再压抑,她要出击了!

她掏出自己偷偷买回来,却从未用过的正红色唇膏。

这是大姐第一次穿红色衣服上班,上妆后大方明艳。

身材窈窕,连学生都对她吹口哨。

但这一天,桌上竟然没有情书了。

她太过恼怒,竟站到学校讲台上大声质问:到底是谁写的情书?谁在撩拨她又不敢现身?还要让她患得患失多久啊?

人人都知道她是老姑娘,体育老师听着这一番话,心生怜惜。

到最后,大姐的眼眶红了,噙着眼泪就是不流下来。

还记得大姐扔了班长的情书吗?原来那一封封土味情书,都是学生们的恶作剧。

体育老师走进去,看她伤心地哭,多丢脸的事啊。

他忍不住柔声安慰。

大姐扑到他怀里,多希望写情书的人是他。

大姐居然强吻了体育老师!

这不是表错情,体育老师也是对她有意,闭上眼睛享受她激烈的初吻

小崽子在外面看呆了,跟化学老师比起来,他们还嫩着呢~

一开始看似在情感生活中最游刃有余的二姐,却听到PAO友要结婚的消息,新娘是那位女画家。

早就已经分手了,二姐不是心胸狭窄之人,真心诚意祝福他。

PAO友竟然想在婚后与二姐保持约PAO关系

听了这些话,二姐心里一沉。

她冲出门,感到一阵恶心,忍不住躲在角落里呕吐。到了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在对方心里,算是什么?什么都不是,没有一点点感情或者尊重,只是肉体上的满足而已。

老温过世,饭店经理求老朱不要退休,大厨房需要大师压阵。

老朱退意已决。做菜几十年了,从前的日子慢,细细品尝才能带来快乐;如今人心复杂,满腹心事,吃什么都是一个味儿。

梁伯母向锦荣探听老朱的事。

锦荣忙着学习,梁伯母一直打扰她,把橘子皮堆在学习资料上,吃得津津有味,还不忘记数落女儿们:锦凤与她争吵,锦荣离婚。

她是打定主意要拿下老朱,一起安度晚年。锦荣听了,给她一个白眼。

这晚上,老朱做了荷叶鸡,要先把外面的裹泥敲碎。满桌的美食,我吃不到,过过眼瘾吧。

大姐有事宣布,但她说得模糊不清,非常害羞

原来她跟体育老师闪婚了理由是体育老师急着行房,而她又是基督徒必须婚前守贞,所以赶紧结婚才可以名正言顺地行房

她冲出去把老公领进来,大门还撞到了老公的下半身。所以到底是体育老师急着行房,还是大姐本人急着行房呢?

又是一个未曾谋面的女婿大姐夫傻兮兮地对老丈人和小姨子挥手问好。

迫不及待地,大姐坐上大姐夫的摩托车。

她回头再看家人一眼,热泪簌簌落下。到底是对新生活的期盼,还是对这个家的不舍,抑或是感到愧疚?将爸爸留给二妹了。

看起来最摩登、最现代化、最开放、最想离开家的二姐,竟然是留守到最后的女儿。

早上,老朱轻声叫她起床。爸爸对女儿的爱,融入到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

但这爱不能太过明显,因为男女有别,所以他总是藏着掖着。老朱突然大吼一声,把女儿吓醒

老朱把当年的结婚照收起来,做了一个决定。

大姐刚出嫁,梁伯母就设想好了,假如自己进入朱家,要怎样利用这间最好的卧室。(通常第一个出生的孩子,分到的东西都是最好的)

二姐上班前,千叮万嘱要爸爸等她一起搬东西,别把腰扭伤了。

老朱看着女儿的身影,微微笑了。孩子长大了,竟然把爸爸当小孩儿。

梁伯母又来串门。话里行间说孩子们的不是,意思是说大姐三妹一声不吭就嫁人,完全没有征求爸爸的意见。

二姐越听越烦,特别讨厌梁伯母。

当年锦荣就是不听梁伯母的话,嫁给了不合适的男人,现在离婚了,倒像是证明了梁伯母的英明。所以她要把锦荣的离婚证书裱起来,提醒女儿要听妈妈的话

末了,梁伯母的手抚上老朱的胸口,暗示以后要一起过,吓得他一个激灵。

大姐回来搬行李,几乎把房间搬空了,可见夫家不富有,才要回娘家来拿

大姐关切地看着老公,生怕他受伤。有丈夫的滋润,她穿起红色紫色运动服,竟像是回到18

二姐决定不去阿姆斯特丹了,她要留下来陪着爸爸。

这个重大决定,放在婚前,大姐听了肯定会劝。但现在不同啦,她的目光被老公吸引了,无暇过问妹妹的人生。

大姐信心满满地说,她会把老公改造成基督徒。在家里管妹妹,工作时管学生,婚后管老公,大姐很笃定,她吃定这个男人了。

上次的误会太荒谬,二姐再见李凯,真尴尬。

二姐回想过去这段时间:老温去世、投资公寓失败、姐姐妹妹旋风式出嫁,她好像瞬间失去了很多。

她笑着说自己拒绝外派。能被爸爸需要,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吧。

经过那次误会,李凯也不想再跟二姐有什么暧昧瓜葛。作为一个经常出差的、有家室的男人,他更想要简单的短暂的浪漫吧。

二姐喜欢李凯,但对方已经关上了大门,也只能朋友相称了。

二姐来探望三妹,看这房子,心机妹嫁得不错啊。

老朱突然说要请客,难道是要宣布与梁伯母的关系?

大姐坐在老公的摩托车上回娘家,裙摆被大风吹起露出白滑美腿,光明正大地秀性感,因为她已经得到解放。

三妹依然温柔,给老公打理发型,第一次带他参加正规的家宴。

梁伯母也忙着打扮,她认为自己今晚是主角呢~

顶级大厨竟然把菜打翻了,心烦意乱吧。

两个新女婿七手八脚忙着抓鸡,看得老丈人直摇头。

连冬瓜都雕坏了,老朱心里到底在想啥?

梁伯母喜洋洋地赴宴,给老朱送了领带、好酒。

她把自己当作朱家女主人,招呼大家起筷。

二姐没好气地补了一句,意思是:这是她家,不是梁伯母家,怎么客人把自己当主人了呢?

流口水

吃多了老朱的便当,珊珊也变得很会吃,说今天的鱼太老了。

梁伯母说珊珊这么嘴刁,怕以后嫁不出去。

大姐立刻笑了,因为她嫁出去了,好险。

镜头给到二姐。她黑着一张脸,因为她的确嘴刁,一口就吃出火腿变了味,她也的确还没嫁出去。

梁伯母赞老朱做的菜“色香味全有了”。这是外行人赞美食物的方法,朱家的女儿在老朱的熏陶下,对食物甚至药理的讲究非常精通,是不说这种话的。

老朱一杯接一杯喝酒,坐旁边的锦荣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紧张。

继续流口水

老朱站起来发言,梁伯母说这桌上的人亲如一家,她急不可待。

连珊珊都停下来听老朱讲话,大姐夫还在吃,可见这人没什么眼色,难怪被大姐治住。

老朱讲出他对家的理解:家人同住一起,本该各有自己的生活,不应受到家人的限制;但正因为爱而产生顾及,才会小心翼翼。当年妻子过世,他本可以续弦,但不想给三个女儿找继母,于是单身到老年,全是因为爱。

但他话锋一转:人生不像做菜那样可以计划盘算,总有很多突发状况,爱上不该爱的人,此时就由不得自己了。

他决定把这老房子卖了,搬到另一处开展新生活。

大姐三妹立刻看向二姐,因为这房子卖了,爸爸跟新人过日子去了,相当于二姐没有家了。

梁伯母以为老朱为她买新房子,还羞羞答答的。

但老朱爱上的是锦荣啊!只比大姐年长几岁的锦荣啊!她低着头不说话,显然两人暗度陈仓已久。

老朱进心脏检查科,就是为了秀出体检报告,说服梁伯母准他和锦荣在一起

(老朱的汗把衣领都浸湿了,可见有多紧张)

锦荣也表态,她是喜欢老朱的。

女儿们不敢直接说不准,只是质问老朱是不是疯了居然搞出一段黄昏父女恋…(看,大姐夫还在吃哈哈哈)

梁伯母说不出话来,整个人开始打颤。自己喜欢的男人,喜欢上自己的女儿,这是对中老年女性的终极羞辱。

梁伯母破口大骂:你个杀千刀的老居!(她是湖南长沙人,朱念作居…)她骂的是老朱拐带她女儿,其实心里还是为女儿感到太吃亏,锦荣居然喜欢上老头子。

好好的一顿家宴变成了闹剧。老朱回头看看二姐,说不出的愧疚无奈,他忍耐了16年才等到女儿们长大成人,再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不算做错什么。二姐哭了,哭这老房子的出售,哭这分崩离析的家,哭自己失去了爸爸。

几个月过去了,老房子已经售出,二姐在这儿最后一次开伙。三妹生了个女儿,和三妹夫忙着带娃,没空来吃饭。

大姐夫终于受洗成为基督徒,顽皮地看着台下的大姐,竟像儿子看着妈妈。

锦荣怀孕了,超声结果说又是个女儿。原来男人是一直有XING欲的,哪怕头发花白。

这次只有老朱一个人赴宴。他明明有钥匙,却要按门铃,因为这不再是他的家,只是二姐一个人的家。所以他给女儿带礼物,女儿对他说“请进”。

二姐即将外派阿姆斯特丹,老房子已经被搬空,往日的温馨不再。

二姐做了一桌好菜,老朱却觉得汤里放了太多姜。

二姐辩解,这完全就是亡母的食谱啊。

老朱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味觉恢复了,能尝出姜的味道。枯木逢春,他当外公了,又要再当爸爸,竟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二姐给老朱盛汤。他握着女儿的手,千言万语,就藏在这只言片语里。

是不是觉得,怎么结局突然来了一段“黄昏父女恋”?

其实前面早有铺垫:

老朱在电话里,与女人商量怎样宣布某事,很难为情,同时教这个女人煮鱼;

当晚,珊珊说锦荣的鱼煎糊了;

锦荣来串门,第一句话就是问老朱在哪里,带着淡淡的挑衅和嚣张;

大姐说锦荣是朱家的第四个女儿,锦荣不接话;

锦荣认为老朱既能照顾自己,又能照顾别人;

老朱对珊珊特别疼爱照顾;

老朱把锦荣做的便当全部吃完;

锦荣与老朱在门口见面,东张西望怕被前夫的私家侦探拍到。

如果觉得这段“黄昏父女恋”很难接受,不妨从这两个角度考虑:

老朱为了三个女儿,16年不续弦,孤男寡佬这么久,到了老年才勇敢地选择爱,不算做错什么;

锦荣一个人带着女儿,的确需要一个有财力有能力有耐心的男人来照顾。

再说朱家三姐妹,我最喜欢大姐,她最纯。

十几岁就担当起妈妈的角色,变得老气横秋,暗恋朋友的男友不敢说,于是变成了自己不谈恋爱、压抑情欲、留在家里的借口;

三十好几了,雌性荷尔蒙爆表,她实在无法再忍耐,竟谷底反弹,在学校公开找对象,被取笑了又怎样?她终于赢得爱。

三妹呢?她最心机。最小的女儿总怕被忽视,于是习惯了看姐姐们的脸色,甜言蜜语来争宠,练就了高情商,最后把同事的男友抢过来,实在不地道。

二姐最倔强。

老朱不准她学厨,她认为爸爸小看女人,于是在航空公司做到女高管,会议上唯一的女人;

与爸爸的心结多年解不开,关心爸爸又说不出口,和爸爸的性格一样,到片尾也没有任何催泪的诉衷肠。

片名叫《饮食男女》,其实是“饮食”&“男女”。

饮食,人生存下去的必须,可精可粗,但能不能尝出好味道,全看吃的人有没有细细品味。

在一起吃还是分开吃,反映了这是一家人还是已经分开。片头每周日三个女儿都要回家吃大餐,到最后二姐一个人开伙请客,说明这个家庭已经拆散,分成了几个家庭。

为何会分拆呢?自然是因为“男女”。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包括了情欲,也包括了繁殖,这都是人类延续下去的根本。无论是三妹未婚先孕还是大姐闪婚,我都为她们鼓掌,因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什么好别扭的。

正如老朱所说,家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各有自己的生活和追求,因为爱而产生顾及;但因为男女大欲,子女翅膀硬了总要离巢,甚至老朱自己也筑了新巢,饮食分开是必然的结局,但这并不代表爱的消逝。

亲爱的老妹,即使你嫁出去了,我们不在一起吃饭了,我也依然爱你。



欢迎关注我的新号,专门从读者推荐中选取好店好物~

都是不刷单、性价比高的冷门小店,值得收藏噢~

第三期:舒适软糯针织衫、无Logo真皮包包、颜值超高的原单陶瓷杯碟、优雅真丝抱枕清仓

第二期:超有效脚裂膏、面料厚实基本款、学院风粗花呢、性价比咖啡

第一期:10元买名牌袜、三折原单饰品、早起唤醒神器、精致线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