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偏北影评社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1970年代,美国。导演通过长达12年的时间跨度,通过多件谋杀案展示了Jack这位高智商连环杀手的心路演变。全片围绕Jack的视角展开。在他眼中,他的每次谋杀都堪称一件艺术作品。随着警察的调查迫近,他每次犯案都要承受越来越大的风险,以打造出自己心目中的终极艺术品。通过与一位名叫Verge的陌生人的反复对话,我们得以逐渐了解Jack对谋杀的艺术性诠释,这是一种残酷与高雅的交融,一种近乎孩童的自我怜悯,也是他精神变态的缘由。《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以一种哲学式的,有时乃至诙谐的叙述手法讲述了一段阴郁残虐的故事。

此房是我造

>

参与圆桌嘉宾:

张健越、许颖缔、刘艺源、程雁、潘一济

偏北评分:4.2/5

张健越:首先欢迎大家来参与此次圆桌,下面我直接提几个问题:

1、首先请大家按五分制给此片打个分。

2、大家请先谈一下对这部影片的直观感受,摄影,方面,声音方面,叙事方面、个人好恶等等都可以。

3、大家觉得导演有没有借着宗教外壳在探讨艺术家或者说一个向往拥有自由意志的人的内心世界,如果觉得有,那大家对这种探讨有什么看法?

4、大家对于片子中起到类似间离作用的段落有什么看法,或者大家是否认为导演做了间离处理。

5、知道dogma95的童学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

许颖缔:我打四分吧。

我在想,他造房子的那个举动是不是一个隐喻或者象征。他一直想要建造一个他心中完美的房子,但是他一直说材料不对,推倒重来一次,再一次又一次的推倒重来,在这个过程中他越来越焦虑,他就一次又一次的杀人,是不是他造房子这个举动就是代表他想要完成他心中的一个完美的艺术(强迫症),最后他用冰冻的尸体搭建搭建成一个房子,才找到他心中完美的材料。不过艺术的话,范围确实广,只是用它代指。

第一次接触拉斯的电影,这部影片套用了神曲但丁维吉尔游历地狱的情节来讲述一个连环杀人狂的故事。影片一开头我注意到这部电影的拍摄方式,手持摄影,镜头不断摇晃,正像主人公的内心状态,是混乱疯狂的,而在他随维吉进入地狱后,镜头开始慢慢变得平缓,这代表杰克找到了他认为自己应该去的地方,或者说是内心的归所。在主流道德善恶的价值观体系里,杰克的杀戮艺术是不被认可的,他因此受到压力。就像他的路灯理论一样,每杀一个人,他的快感会逐渐增强,但同时痛苦,负罪感也会渐渐增长,直到下一个临界点,他只有再次杀人,用快感来抵消痛苦。虽然他没有共情能力,杀戮和伤害对他来说不会有很强的负罪感,但是我认为他的内心还是受到人性的影响的。

张健越然后我先回应一下许颖缔同学 ,我个人是认同她刚才提到的大部分观点的,但是有一点我说一下自己的感觉,我觉得这种镜头上变得平稳不一定是主人公内心变得平稳了,从我这两天接触到的关于拉斯冯提尔的信息个人感觉,他有点过于崇拜崇高,崇拜形式主义。

许颖缔:他的电影很多都是这种很摇晃的镜头,包括之前的白痴,破浪等。这是他影片的应该是一个特点吧,我是从他这个人物来分析,他这个镜头的拍摄方式能表达出人物的什么心理状态。

张健越如果单从镜头上分析的话,我是认同你的看法的。

刘艺源:这部片子我给四分吧,这个影片的视觉冲击力其实不是太大,声音的方面我感觉很棒,配合影片内容有点玩世不恭的意味,其次摄影反面的摇镜头,变焦等可以很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突出影片效果,但是我感觉叙事方面并不太好,这五个故事心理的历程其实很隐晦也很不完整,如果说串联的话那就是冰库里的尸体把和画外音的对话把五个事件联系了起来,但是就单个故事而言,完全可以独自成段,特别是杰克家庭的那段我觉得没有交代清楚,前边杰克完全就可以说是一个单身汉,非要说的话我只是想到时间跨度大这个牵强的理由。而我认为影片里的宗教和艺术都是外壳,它所展现的大多数油画其实是和宗教有关的,如果说是一个艺术家的内心独白,倒不如说是一个内心真实的流露,善也好恶也罢。我个人最喜欢的是那段路灯和影子讲述,很有哲理性也可以从很多角度解读,或者可以用它解读影片,最亮的时候也是最暗的时候,就像上帝和撒旦,天堂与地狱,或者人内心的善与恶,在人生的历程中两者不断的冲撞,相互压制,主人公杰克可以看成一个直视自己内心恶的人,他没有被头上的光所扰乱视线,就像一句话所说: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张健越:然后基督教又是西方社会普遍信仰的,个人感觉冯提尔在最后十五分钟的时候才想要把影片的格调拔高的,之前的我个人感觉其实和死神来了是差不多的,只不过一个是花式死法,一个是花式谋杀,但是冯提尔要更坦诚一些,虽然他每一次杀人都可以找到一个理由,但是这个理由显然在“社会人”看来是不被认可的,所以他也没解释。然后到了结尾他突然就拔高了一格,我觉得他是为了避免自己成为宗教信徒们口诛笔伐的对象。其实他完全可以在结尾继续像一个异端一样拍一个眼花缭乱的地狱或者说残酷的地狱,但他的地狱是平静的,个人感觉这是他可以表现出来的,以示对宗教的尊敬。至于他的尊敬是不是真心的,那就两说了,如果从《神曲》来说,恐怕不是真心的。最明亮的镜头这一点我的确没有注意到,是我疏漏了。当然,我们说他没有妥协也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这样的话我对冯提尔有了一个新的看法,当然也许不对,我觉得他这部片子有点两面讨好的感觉,他又想挥洒艺术又不想引起公愤,他其他的片子我并没有很多了解,但仅从片段我已经明显的感觉他这部片子和他之前的片子不大一样。

刘艺源:我更偏向与他并没有向宗教信徒所妥协,影片最后杰克的装束给我第一感觉就像红衣大主教,他因罪恶走向地狱,又因欲望死于地狱,而坠入地狱的火焰刚好是镜头最光明的地方,其实这部片子里关于社会秩序并没有太多,警察在影片里更显的无能了一点,或者说是导演刻意在削弱以警察为代表的秩序维护者的作用。就杀人而言,我感觉他并没有将杀人作为一个艺术行为,我更倾向他在宣泄自己的情绪,他把尸体摆出姿势更像是一种强迫症和犯罪心理,真正对于他而言是艺术的,倒不如说是他想建造的房子,影片最后用尸体搭建起来的房子更像是他完成了自己的艺术品,而尸体而言对他只是工具,只是材料。

程雁:打分的话,我给这部影片打4.6分。我很喜欢拉斯,我很欣赏他对于艺术的解释。“万物皆艺术”无论善恶。五个杀人事件,都是杰克的自我剖白,直白简单,坦率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如果说一开始我以为杰克是一个高度强迫症患者,那么后来在他杀人事件中,我反倒觉得他可爱。他跳出了整个自然,猎杀事件也好,他用他的理解去解读艺术,而此时的维吉作为传统意义上的上帝视角,始终认为爱才是艺术的真谛,极力否定杰克的性格与作为,但杰克每一次杀人都为自己找到了合适的理由和借口,让观众慢慢代入,好像这样也挺合理。他一次次举简单的例子解释艺术的本质:我们不应该在生活中施加自己的道德准则来杀死艺术,要解放艺术,因为艺术浩瀚远超我们的理解。所有的事件都有红色象征物,红色手提箱,红帽子,红货车,红色浴袍。都是杰克内心对于艺术狂热的外化。而在每个故事中,镜头的抖动,视线的模拟,信息落差造成的悬念,都很让我觉得刺激。每个故事讲完都有间离段落,用《孤独三部曲》和《fame》穿插,不难看出塑造杰克这个形象的时候,拉斯是有意将他仪式化崇高化处理。他既孤独,又洒脱。而且我总觉得他第四起事件中对战争的理解,是对他“纳粹”事件的解释,也是反抗,他不赞同残暴,但这确实是一种嗜血的疯狂,我们每个人潜意识都存在的本性

刘艺源:其实我感觉非要说艺术很牵强,艺术在这个片子里只是一个外壳,杰克并没有强调自己是艺术家,而是工程师,建筑师,这是创造者和执行者,好比上帝与人类,颜色我没有太关注,吸引我的是那个冰库的门,明明很容易就打开,但非要等到最后打开,这个门可以认为有很多隐喻:内心深处的自我,地狱之门,欲望之门等等。

程雁:我反倒觉得他用建筑解释他对艺术的认知,一次又一次的重建,是他内心的快感和愧疚的交织,他叫自己精致先生,对于黑暗和残暴有自己独特的理解。艺术不只有美,艺术是可以包纳一切,贵腐,血腥,残暴,怎么可以说那些不美呢?我们所说的美,是世界强加给我们的,扪心自问,是我们与生俱来就存在的吗?所以杰克第一件杀人事件所说的,“被迫站在门外,受人检视,很不公平的” 这是杰克这个人物内心的想法,也映射处导演的愤懑。我个人意见,我觉得这是导演对不理解黑暗艺术的反抗与挣扎。包括第四起事件,他的呐喊“因为在这个操蛋小镇里,在这个操蛋国家里,在这个操蛋世界里没有人帮助。”都是导演通过人物外化的不平心理。既然说艺术可以包容一切,为什么大家还有抨击黑暗艺术,我觉得这就杰克一直在和维吉解释的理由。

刘艺源:我没有说不美,影片确实有艺术,但艺术后边应该还有东西,艺术只是一种手段,它所表达的自我意识,情绪等等,个人不太了解导演,但是导演对与不理解黑暗艺术的反抗和挣扎我不太认同,艺术是平等的,是多样的,大家各取所需,各有所爱,艺术流派之间的对抗应该很正常吧,或者相互欣赏,说防抗和挣扎太过于严重了,既然艺术可以包容,那为什么不能包容不喜欢黑暗艺术的呢?

张健越:从情感的宣泄的角度看,那这部片子就是反宗教色彩更强了,因为基督教认为人是有原罪的,而原罪其实是自由意志,人自由的按照自己的意志去行事,但是按照西方的宗教典故里面的逻辑,如果人拥有的自由意志,人就进而为神,而新神定不会服从旧神的统治,所以神们不能让人按自己的意志去行事,所以自由意志就成了原罪,而自由意志是天生就有的,因此人天生就有原罪。如果是宣泄的的话,那么就是热烈的放肆的追求自由意志,那无疑也是反宗教的。

程雁:他对抗的就是那些把黑暗艺术剔除的那些传统艺术,他通过具象化的自然界猎杀活动,说到了剔除是多么不愉快的事。说明他本身对于这种剔除准则就不认同,所以他和维吉在理论他的艺术理念,不断地在解释,艺术应该是各自理解,各自包容,而不是道德化束缚。

潘一济:我给这部片子打4.5分。首先我想从道德层面:作为一个集体,必然不可避免地受到道德的约束,这是由集体本身的性质决定的,而“道德”这一事物本身就是集体的衍生物。当然,这样看来(站在集体立场上),那些违背道德的事不可能具备美的性质,也难与艺术挂钩,至少这样的可能性到目前为止几乎不存在。但倘若我们转换视角,讲主体聚焦于个人,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正如集体的性质是多数人决定的,个人的性质即是个体本身,因此,对于个人而言,艺术的形式往往更加不受限制,也具备更多的可能性,毕竟我们无法否认影片《发条橙》里主人公一开始所追求的那种“暴力美学”存在的事实。而反过来说,大众意义上的艺术无论形式还是内容一开始的发起主体都是个人,“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所以现在我们看来很个体化的东西在将来未必不会成为主流艺术的一部分,如果要更高瞻远瞩地看待这部《此房是我造》,我认为最一开始要做的,就是跳脱道德这一框架,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就是要跳脱时代的局限性。我觉得影片性质其实跟加缪、尼采等人所表达的“存在主义”理念相同(不论导演本人是否有明确的意图)。我们不去给连环杀人行为或者各式各样的杀人方式以及主人公的心理施加任何定语,他的这一系列行为和想法只取决于选择本身,在这个决定面前,任何可能性都是合理的,你可以选A也可以选B,只要别忘了不同选项所对应的不同影响也是与此同时不可避免地被包含在选项之内的(正如影片中主人公在地狱的结局,与此前大胆尝试的人如出一辙—落入深渊,或许这个结局一开始就已经被包含在他的选择之内了,对“诡辩”先生而言,可能并非他所期望的,但却是必然的结果),换句话说,你必须同时承担选择的后果,基于这个原则,个体拥有选择任何选项的自由。从这个角度上看来,这部《此房是我造》其实就是在向我们展示一个无人问津的选项,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此之前,我们忽略了这一选项存在的可能性—–违背道德的事物及观念美化、艺术化的可能性(影片中主人公的尸体房子就是典例)。而这部影片,以一种看起来极度暴力、血腥的试听语言作为表达方式(事实上非常直接且具冲击力),将导演所认知的我们称之为艺术的另外一种可能性直观且极端地展现在了观众面前。

影片中的主人公“诡辩”先生显然是一个有着特立独行思想的个体,他是一个符号,象征一切游离于大众之外的审美、艺术、以及其它一切可能性的载体,若以常人的眼光看待,那么极端、扭曲、边缘化绝对是这个载体的特征标志。

最后我想说,尽管我们可以否定这一系列行为及想法的合理性,但我们无法否认这些事物、想法的存在这一不争的事实。

张健越我觉得’恶之花”是存在的,只是大多数人不认可,而我们认识到它的存在之后,不一定要,也不能刻意去创造它。

许颖缔:我觉得导演是不是试图要表达一种困境,或者说他自己就处于这种困境之中。因为杰克,他认为地狱即天堂,而在基督教中,地狱天堂是区分善与恶的一个标准。那如果照这个观点来说的话,他应该是一个完全独立于善恶之外的,他所持有就是一个单纯的艺术即一切的准则。但是在地狱中看到所谓的天堂的时候,他是没有办法进去的。最后,在他试图达到桥的那穿过地狱打到桥的那一边的时候,他也失败了。他既没有办法挣脱这种主流价值观的,也没有办法顺应主流价值观,达到所谓的新生。这是不是就代表导演想表达,他所认为的艺术与道德(或者说片中维吉一直在提及的爱)之间的矛盾。

刘艺源:我感觉并没有困境吧,杰克很自由,杰克在影片展现出自己的困境吗,他一直坦诚自己,面对自己,他有自己的价值观,无论好坏,他并没有表现出主流价值观对他的折磨,反而很自我,我认为困境表现在他对自己的自我认识不足,影片前边提到,他听到草场呼吸时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人,而但他杀了那么多人,来到地狱时,他再一次听到草场的呼吸,他认识到自我的缺陷,不足,和完整的自己越来越远,所以眼中含泪。

许颖缔:那么他的焦虑是从哪儿来的呢。他的强迫症,到后来他越来越焦躁的那种感觉,我一直找不清楚这种焦虑是从哪儿来的。

刘艺源:他的焦虑我认为是强迫症和自我内心情绪积累导致的,所以他不断的杀人宣泄。仅从这个片子给我的感觉是导演愤世嫉俗讽刺这个讽刺那个,但是他又不敢太明显,他内心有点懦弱,感觉影片的人物其实有一种无力感。

张健越对,我也觉得影片并没有很多的探讨社会秩序,就开头撂了个关于州界的包袱搞笑了一下,个人感觉他这部片子探讨的更多的是一种虚的东西,或者说意念上的东西。

刘艺源:意念的东西我认为那个灯和影子就是很好的表达。

张健越:对,对于困境的问题我觉得肯定是有的,但是这个是必然会有的,古希腊三大悲剧都是在讲人的困境,每个人都是在困境中的。路灯那个我感觉是他为自己的行为找的借口,但是也很巧妙的反映出了他自认为的困境。而我觉得其实主角真正的困境比这要更深层,就是他不知道应该为自己找一个什么样的借口,然后他找到了路灯理论,他认为这个借口很充分了,但是他潜意识里是不认可的,所以他陷入一种困境,然后他又不自知,所以他焦虑,但是不知道为啥而焦虑,从而他精神上有了问题,比如强迫症。

我也觉得拉斯虚伪。不过我觉得他这次挺虚伪的。

程雁:我觉得他这次够坦率了。但是我其实有个问题,维吉真的是代表上帝视角吗?维吉更像是历经沧桑的客观者,他从一开始就说了杰克可悲的伟大梦想,这也是我最喜欢导演的一点,我觉得杰克和维吉都是导演的内心,对于艺术,维吉有时认可杰克,有时又从大众视角批判杰克,而杰克则始终是特立独行,艺术是充满野性的,无力的羔羊在屠杀中死去是永恒的艺术,导演他自己把自己分成了两部分,自我批判,自我释放。坦率地说他自己的野性,又通过维吉拉回自己的人性。

刘艺源:我感觉他在表达人物自我内心上很坦率,很自我,让人感觉没有什么保留,但是扯上宗教,扯上纳粹,有点含糊其辞,隔靴搔痒的意思,告诉观众我就是这个意思,但是又怕挨骂或者什么,这算是虚伪吧,这算是内心的懦弱吧,现实中的压力对影片造成的影响。

程雁:我觉得这是坦率。他把上次没敢说的纳粹主义,通过资料影像和杰克的旁白,表达的很清楚。他理解纳粹的根本,是因为他反对所谓的上帝教导人们否定自身如老虎般的凶残的本质,并把人们变成了一群知耻而不承认自己身份的奴隶。人类既然已经有了文明,但却丢失了本身的野性,这或许是他的感慨。那些充满仪式感的杀戮本身就是人类天性。他可能还是隐晦,但确实他表现得是理解纳粹的。

刘艺源:仪式感的杀戮是人类的天性,这句话是不是有点过于严重了,在这部影片里没有表达什么人类不承认自己如老虎凶残的本质吧,我更偏向与自由和自我,而不是血腥暴力,可以说人性是恶的,但是不能说仪式感的杀戮是人类的天性。

张健越:我感觉他是坦率,我觉得去掉最后十五分钟我也能接受,去掉之后就很坦率,但是坦率和不虚伪并不是一个意思。仪式感是人类需要的,杀戮也是,但是二者的组合是人类天性我觉得有待商榷。

大家想不想讨论一下片中的间离,其实对这个我也不是特别有话说,只是觉得挺有意思的,想听听大家的观点。

程雁:间离,是我觉得最轻松的一部分。杰克本身的率真是可以引起我们的认同的,甚至觉得有点萌,但他的血腥场面又有点过于野性,所以间离把观众的视线和心理转换一下,让大家真的理解这个可悲的黑暗艺术家,而不是只追着他的凶残,抨击他。间离片段的配乐,我很喜欢,杰克是诡辩了,但诡辩的让我觉得可爱,芦苇从的奔跑,冰室的旋转镜头,很有动感,会让我忘记这是惊悚片,让我去有欲望了解这个人他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张健越:我感觉拉斯做PPT是一种间离,不得不承认间离给影片增加了很多趣味性,不然的话,我无法想象拉斯怎么连接这几段。我发现,我们似乎忘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相信肯定有同学在听到这个片子的名字的时候就对片子产生了好奇,那对于《此房是我造》这个名字和影片内容之间大家觉得有什么联系,我觉得这个点可以讨论一下。此外昨天提到的虚伪与否的问题,如果大家有了新的想法也可以再发言

刘艺源:片名和这个影片的内容的话,杰克的每一次杀人都是在房间里进行的,妻儿的那场虽然室外,但是可以理解为他们是一个家庭,他们都是家庭的组建者,而尸体和第四事件都是在冰库,冰库可以说是杰克自己的房子,此外杰克扒了自己的房子想建造一个新的,和最后用尸体搭建的房子都和片名可以说有一定的联系,可以理解为房子有以下几重含义,一个是表面意义的房子,一个是杰克在整个影片事件中的主导地位和执行地位以及杰克对自己内心的解读和自我的流露

程雁:对于片名我觉得更像是杰克对于艺术理念的一次次重塑。也是导演本身对于艺术理念的探讨。房子从设计理念到材料都是通过一个强迫症患者的口吻描述,导演还是想通过这个具象化的房屋建筑表达自己对于艺术的认知,不是只有美得东西才是艺术,腐烂、残败、黑暗都可以称之为艺术。艺术包纳万物,也承认万物。通过重建推倒,是他对黑暗艺术的接受度与认可度的增长。就如同杰克的强迫症,从一开始的分毫不差到后来的完全释放,这也是导演想表达的。剖析过后,重塑过后,剩下的是对黑暗艺术真正的包容与理解。

许颖缔:我的想法是,第一,它是影评的线索,第二,这和影片的结构有关,杀人和造房子看似是没有关系的,导演套用了民谣歌词的套层结构来把两者联系到一起,杰克造房子这件事情诱发了杰克杀戮艺术的产生。第二,这是杰克的理念,同时也是导演的创作理念。他和杰克一样是一个建筑师,只不过在影片中表现为杀戮,而在现实生活中是导演的电影作品。可以理解为杰克的材料是冻尸,导演的材料是作品。

张健越:三位同学我觉得是分别从文字语法上,主题上和叙事上进行了阐述。

由大家对于这个点的不同方向的阐述让我想到了以下两点:

1、导演起片名玩的是英语语法结构,而翻译成中文,我发现这个文字游戏依然可以玩的起来,“此房”和“我造”一个名词一个动词正如第一位同学说的可以对应多重含义。所以我们可以想到,不同民族的语言之间是有共通性的,这和艺术和艺术家的创作行为有着相似的特质,艺术既被不同的文化语境所限制却又最容易突破这个限制。

2、由1,我认为导演可能无意间对西方的文学的源起进行了一些探讨,导演用民谣的叙事方式来拍他的影片,正如我们看到一些关于电影的电影,这可以说是关于文学的电影,片子被分为几段正像诗歌的分段一样。而古希腊早期的史诗叙事性是很强的,也对应了影片中的叙事,最后一段的“大败退”的称呼正也对应了古代欧洲发生的某段历史。片中的配乐节奏感很强,对应了古希腊诗歌在韵律方面的追求(如萨福的歌诗)。而导演的对于杀人的毫不掩饰其实也和古希腊时期的“认识你自己”有某种照应。

刘艺源:所以正是艺术即一切

接下来讨论又回到了之前关于“虚伪”与否的讨论上面,这个点的讨论尤其激烈,角度也较多。

许颖缔:想说一下我对虚伪与否的看法,我认为与其说是虚伪不如说是对抗。不仅是在对抗主流价值观,连他自己都有点矛盾。杰克是一个很会伪装的人,在他的第三个故事中,没有开始杀戮之前,他说他对打猎是反感的,他提出物种剔除,种族清洗,游行侮辱,并且否定它们,但这都是伪装,为了成功实施他的计划,他必须欺骗猎物,用迎合取得信任。但其实他否定的正是他所认同的,并且接下来要对猎物实施的。如果就像我之前说的观点,杰克的理念就是导演的理念的话,那么我认为导演就是在说,我想要表达我,但我必须迎合你们我才能表达,这是我的伪装,真正的我还要更疯狂。但其实他做不到杰克那样冷静。

刘艺源:我很好奇这个影片哪一部分有主流价值观的对抗和冲突,如果是杰克在公寓里让那个女人求救的情节,这个应该是社会关系的冷漠,在大多影片里都有体现。

张健越:说对抗不错,但我仍然觉得是虚伪,人都是生活在矛盾中的,有矛盾就有对抗,所以对抗其实无处不在。所以我觉得导演刻意去表达的还是虚伪多一些。

许颖缔:杰克就是一个反基督者,主流价值观里他的行为是不被认可的,主要是在维吉和杰克之间表现的。如果说导演刻意表现虚伪的话,那他就是在反讽自己了

张健越:@许颖缔 我的表述不太清楚,男主是让人感觉是虚伪的,至于是否虚伪我们可以有很多种看法,但是导演最后15分钟我觉得他在两面讨好,所以我觉得导演是虚伪的。我个人觉得男主的虚伪是他自己不自知的,我刚开始看感觉他有点存在主义的那种调调。

许颖缔:就控诉基督规定的地狱不能让他进入到所谓的天堂,最后堕入地狱后又用一个一片光明的底片结尾,就仿佛在说,这就是你们给杰克的结局,但没关系,他还在艺术里。

刘艺源:我感觉的是最后十五分钟很讽刺,杰克表现的很不罪恶,其实整个影片看下来,影片都没有说杰克的对错是非,只是讲述着故事。

《此房是我造》海报

今天的圆桌讨论到这里就结束了哦,想看到更多电影的影评、讨论,请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文案整理:程雁 张健越

责编:钱寅昆

排版:王子佳

审核:朱晓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