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蓝人邦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近期热播的电视剧《大江大河》,是一部向改ge开fang40周年献礼的正剧(满满正能量,宣扬zhu旋律的影视作品)。剧本取自阿耐(《欢乐颂》的作者)的小说《大江东去》——小说很长,130万字(差不多是《三国演义》和《西游记》的总和),按照“编年体”的叙事方式讲述了雷东宝、宋运辉、杨巡三个底层人物的成长史。


一叶知秋,他们仨是同时代我guo无数底层人物的缩影,也是我guo近40年来“农、工、商”三个领域的代表。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文字行云流水。值得一提的是,小说涵盖的内容博大精深,其中的人物关系错综复杂,尤其是能以女性的视角(阿耐是女作家)把3个男主刻画的栩栩如生,着实令人叹为观止!



但与《平凡的世界》相比还略显单薄,此类故事若换成路遥来描述,必会奔逸绝尘,超今冠古。而且,为了收视率和某类影响,电视剧已把原著改的面目全非——编剧虽然只是衣架钩,衣服材质并未改变,但很大程度地被拐带变形。


随着社会文明的推进,我guo已高度关注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只要你是栋梁之才,不必担心“为他人作嫁衣裳”,剽窃、盗版、篡改等现象会越来越少,终会无处遁形。


出于对原创人的尊重,我只读原著(原著改动的极少,一是出版社印制的数量有限,二是印制前已经被反复校对过,三是现代人很少读书,书籍的受众面小,过审率高)。所以,电视剧的更新丝毫不影响我读书的进度。学而不思则罔。品读之余,我便惯性地将故事中的人物跟自己的经历结合起来,除了与guo俱荣的自豪骄傲和洗尽铅华的盛年自得,还有壮志未酬后的悔不当初和不胜唏嘘。


雷东宝、宋运辉、杨巡3个男主性格迥异,人生的轨迹各有千秋,其终点定位是偶然中的必然。这3个人物有5个共同点:卑微的出身,敏锐的“嗅觉”,百折不挠的意念,能屈能伸的毅力,工于心计的方法。排除“出身”这个不可抗拒的因素外,其他4项无疑是成大事者的必备条件!“工于心计”一词似乎有点不善,但你要永远相信一点:这个世界上最毒的不是蝎尾蛇信,而是人心


雷东宝是农民中的能者强人,有那种雷厉风行和大开大阖的军人作风(他是退伍军人),也有最底层农民的狡猾和乖张,虽然思想前瞻大胆,但是他没文化,做人做事执行力十足,固有的观念里就一个“干”字——不瞻前顾后反而少了诸多羁绊,往往在改ge开fang前期最奏效。用他的话讲,做不成孙悟空,但是当个猪八戒总该可以了吧?!(一语成谶(chen,预言他后来的体型和结局也类似于猪八戒)但随着社会发展的日新月异,他文化底子弱的诟病就凸显出来,夜郎自大,欠缺对事物发展规律的探索和全局框架式的思索。


婚姻方面,他一直有个“缺”,第一个女人宋运萍堪称完美,但一尸两命,幸福还没开始就殁(mo,同死)了;第二个女人韦春红,方方面面都还周全,可惜不能生育;第三个女人是个“小三”,给他生了孩子。


由于不思进取和刚愎自用,事业方面他也是得不偿失,不计后果地透支冒进、妄自尊大地徇私舞弊和舍本逐末地排毒放污,没当成鲁智深,也没做好李逵,所以他注定是个悲剧人物,成为体zhi内的牺牲品——锒铛入狱,一无所有,背井离乡。


(这个人物的个性棱角分明,优缺点一目了然,符合普通人的性格特征,接地气就很容易让大众接受。但他终究是作者笔下的“过河卒”,是不可以迂回的。)


宋运辉是个特别爱学习的人,是电视剧中绝对的硬核,无论做什么都非常精钻用心,务求极致。爱学习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人,必然会成为别人眼中“敬畏”的人。他从初中直接考入大学,大学毕业后直接进入顶尖的guo企,通过自身努力很快脱颖而出,成为业务专家;在经历一系列世故恋爱观的洗礼后,他权衡利益的跷跷板,选择攀附权贵千金——程副厂长(副厅)的女儿程开颜,成了顶配的凤凰男,之后不久略施小计摇身一变,成为最年轻的副chu(27岁左右);最后,在quan li 斗争的罅隙中另辟蹊径去独闯天下,功成名就自是水到渠成,进而达到人生的巅峰。


爱情方面,他的老婆程开颜从一出场就拉开了戏剧的帷幕——高gan子弟的标签,无限溺爱的产物,装扮俗不可耐,处世人云亦云,像极了当今社会中的终生啃老族。自己本身除了与生俱来的容貌和背景,其他方面都难登大雅之堂,经常附骨之疽般缠绕着宋运辉,不懂得提升自我和强大内心(反感学习),遇到不顺心的事只会“哭”,能把各类“哭”发挥得淋漓尽致,最终与男神丈夫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


那么,她的结局用一根脚指头都能想出来——被上位成名后的男人抛弃,还要冠名“没有共同语言”,没有任何沟通的婚姻一定是名存实亡的,离婚成为必然!如宋运辉那样心思缜密善于走一观三的人,怎么会与这种“雌性动物”白头偕老呢?


杨巡,从“小杨馒头”起步,走家串户地迎合积累。他和“雷老虎”(雷东宝的绰号)的身世相似——从小没爹,老母守寡。这样的生长环境造就了他极强的适应力,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左右逢源吃苦耐劳又善于钻营,即便栽了跟头,也会很快东山再起,一步一个脚印地做大做强,最后成为身家数亿的成功企业家。


婚姻方面差强人意,还算圆满。先是找了个漂亮的小村姑——戴娇凤(初中毕业后的无业游民,长相排名在本书前三),俩人未婚同居2年。杨母第一眼见到戴娇凤就给她贴上了“水性杨花”的标签,很是应景,在杨巡最落魄最举步维艰的时候,戴娇凤就绝尘而去,投入别人的怀抱。(花瓶一样的女人,往往自恃得天独厚的优势,而忽略后天灵魂的修炼)


而杨巡文化水平低,在品尝爱情的苦果后,惯性反应就是女人是尤物更是玩物,很是堕落了一番,最后一定要取长补短——找了个大学生作为终身伴侣。


好的,3个主角的人设概况和人生走向已囫囵完毕,该另一个真正的主角C位出场了吧?嗯,我本人的“大江大河”,在这个新岁更始的日子里,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个不成功的人的不成功的人生轨迹。


大家都知道我目前的状况,高不成低不就,吊儿郎当活了40多年。由此推论,我来到了这个世间那一天,绝对没有出现任何异象征兆,连柴门犬都懒得多吠一声。

《大江大河》的电视剧已经诠释得很清楚,那个年代很穷,各种zheng策zhi度并行试探,各种she会矛盾异常尖锐。我出身地在农村——东北的农村,其落后混沌程度,要比《大江大河》中安徽的小康村要高出几倍。


什么概念呢? 10岁之前,也就是1978年至1988年,我吃到饺子的次数屈指可数。当然,此类现象并非我家独享,全村全县乃至整个地区都这样。那个时候的冰棍5分钱一串,学校还未普及9年义务教育。大学生包分配,上学是走出农门的绝佳途径。

在这样氛围的渲染下,迫于家庭的窘境,我想不好好学习都难。因为学习不好的结局只有一个:当一个只有过年才可以吃饺子的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叼个大旱烟,满嘴大黄牙,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然后找个柴禾妞滚炕头……

所以,我“义务教育”期间的学习成绩很好,顺利考入高中。由封闭落后的农村踏入小县城的那一刻起,我的平台就变了,就像是孙少平(《平凡的世界》中的男主)一样,尽管如履薄冰地去拿那两个“黑馒头”,但精神世界还是充实的,毕竟后路更宽广了!

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大发展,各种“引进来”越来越多,社会上的纷扰诱惑层出不穷。开窗可以通风,但也方便了苍蝇的进出。比如:游戏厅、台球厅、录像厅等等消弭心智的场所春笋林立。


在那样的情形下,我的意志力薄弱起来,被这些“糖衣炮弹”命中,深陷在欢愉的泥沼不能自拔,如郁达夫爱上王映霞。所以,1993年至1996年,是我人生中的低谷——父母引以为傲的眼珠,却成了白内障!


再加上父亲突患重病,更是雪上加霜。在那个病吃人的年代,根本没有任何医疗保障,讳病忌医是农村的常态,好多人宁愿挺到死都不愿意举债看病。如此当头棒喝,恰如杨巡的第一次破产后,又遭遇戴娇凤的离去,屋漏夜雨一起来,该如何迈哪条腿走下去萦绕在我心头,像是在徘徊在费厂长、刘总工和水shu记中间取舍的宋运辉,进退维谷。


与一条道走到黑的执着相比,我更相信柳暗花明又一村。低微的出身,贫瘠的家境,还有未知的余生,我选择走出去——或是峰回路转,或是背水一战,或是釜底抽薪,都要孤蓬万里征!因为,我心底有个声音在呐喊:不去尝试只会自甘堕落,成为约定俗成的农民。

这个时候的我,像极了擅长拍案而起的雷支shu、置死地而后生的宋处和只身闯东北的“小杨馒头”。


世界那么大,总有一个角落属于你!

从军后,我的目标只有一个:考jun校。人不能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三年军营的淬火,让我深刻领悟了包容、坚定、顽强、果敢、担当、荣誉的真正内涵,所有BUFF的铺垫都是为了破釜沉舟的最后一击,敌人再强大也要亮剑,去TMD,在不被大众看好的情况下,我居然变成了雷东宝,干就一个字,我只说一次!经过无数次“杨巡”般的讨好谄媚和“宋运辉”般的孤灯苦读,我成功了——考上了一所享誉全jun的院校。


那一年是1999年,澳门回归,众望所归,我亦如此。


在那个物欲横流人心不古的时期,jun校俨然成了一方净土。除了正常的功课,我更注重读课外书,直到现在,我都秉承一种观念: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多读书不会害人。


那也是guo家大步前行的极速时代,互联网、BP机、手机等现代化媒介如泥石流般翻滚地充盈着我们的生活。国力的提升拉动了生活水平,也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隔空视频也不是梦想,诺基亚、摩托罗拉也能飞入寻常百姓家。


军校毕业后,我先是去了武夷山的一个工点。当然,分配本来是多选题,我为何非要变成单选题?——我是有私心的,想成为宋运辉一样的凤凰男,借助恋人家庭的跳板,成为某个大城市的白领公民。然而,恋人不是小猫一样的程开颜,我的觊觎很快就成了肥皂泡,迎着光时五彩斑斓,一旦遇到微风便顷刻破灭!


穷思变,变则通。穷途末路时,更要换种思维方式去解决问题,拼命撞南墙的结局只有一个:头破血流墙无恙。虽然大多数人都习惯锦上添花而不擅长雪中送炭,但只要有人在你人生拐点处给你指点迷津和中肯建议,那么这个人就是贵人,是恩人,是你一生都要铭记的人!


饮水必思源,否则你的人生即便波涛汹涌也是昙花一现,必会断流,那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这点,在《大江大河》中也有迹可循,徐shu记对雷东宝,老徐(跟徐shu记是同一个人,不同时期的特定称谓)对宋运辉,宋运辉对杨巡。我的人生中也有“老徐”一样的良师益友,在他极力协调下,促成了我的调动。

入驻汉中后,我担任过XXX排长和XX连zhi导员。那是一个让人垂涎三尺的肥差,管车管修管油,拿出三分之一的“杨巡状态”就可以搂个钵满盆满。然而,我偏偏选择做宋运辉——从不染指分外之财。当然,我做不成海刚峰(海瑞),充其量也就是个王润莲(王用汲),无论如何都要养家糊口的,偶有交际酬酢(chou zuo 应酬)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呢,给人造成了一种衣冠楚楚而又一穷二白的表象,我成了很多人眼中的傻X——别人擅长把白条变成qian,我擅长用gong资去拜年。


某类人在假gong济私地捞取“资本”来成就“自留地”——尽管地球人都知道那是“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但还是情愿趋之若鹜,因为实惠只有攥在自己的手里才最是受用。是啊,低调隐忍的宋运辉即便住上了chu级楼,也远远比不上住在ke级楼里的虞山卿奢华安逸!


当时的空气中处处弥漫着“四风”,任人唯qin、任人唯乡、任人唯qian成为内定趋势,quan li场等同于超市,某类sheng迁都是明码标价,没钱没靠山,只有靠边站——跟德才兼备无半点关系。在那样的流水线下,产出一大批资质平庸却又世故老练的“虞山卿”和“陈平原”。(二人都是小说中炙手可热的人物,奉行实用主义,能力不可小觑)


黄钟弃毁,瓦釜雷鸣。可那有能怎样,毕竟人家会混,而且混出了名堂,享受了“得意尽欢”,已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任你如何“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都没卵用。


而我这样的无根基背景、无不义之cai、无巧言令色的“三无”产品,偏偏自视清高,力有不逮地装逼,就靠那么点薪资活得不人不鬼、苟延残喘,只能接受大环境的裁决。到了时间节点,凭着谨小慎微,顺调到了正连——2008年,也是zhong guo的大事年,南方雪灾、物价飞涨、股市暴跌、汶川地震、bei jing奥运会……

在那样的“大江大河”中,guo家的巨轮在风雨飘摇中乘风破浪,我这样小小浮萍只能随波逐流、浮浮沉沉。


《大江大河》中所描绘的,正是我guo改ge开fang以来30年间(原著是1978—2008,电视剧是1978—1998)的恢弘画卷,所以呢,我的“大江大河”也就到这里了。


像雷东宝、宋运辉、杨巡这样的先行者毕竟凤毛麟角,如你我这般的小人物还是占据了我们的朋友圈。我们都是不居岁月长河中的一滴水,也是可以载舟覆舟的那一滴水。


一滴水也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芒!我所遵循的是:做人做事一定要恪守底线,要有“心之所向,无远弗届”的坚持,日拱一卒无有尽,功不唐捐终入海,要跟自己纵向比,今天比昨天进步一点点就好了。那样,在余生的“大江大河”中,即便没有波澜壮阔,你也是最美的浪花一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