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易拉罐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我胆小,恐怖片不是我的菜,但《遗传厄运》确实好看。以往我对恐怖片的印象是外花里空,咋咋呼呼一顿吓,故事讲得一泡污,《遗传厄运》不是,它精致得几乎不像一部恐怖片,拍得相当艺术,讲究极了。牛逼的是,这是导演 Ari Aster 的首部长片。

Ari Aster 将家庭剧的里子塞进了恐怖电影的外套,再辅以惊悚、邪典、鬼怪降灵等元素,打造出了一部足以媲美《罗丝玛丽的婴儿》、《驱魔人》、《闪灵》等影史名片的佳作,成为新一代的恐怖电影典范。

电影环绕着 Graham 一家展开,以女主角的母亲往生起头,藉由一连串神秘事件,揭开家庭成员间难以抹灭的创伤,迎向急转直下的骇人命运。

《遗传厄运》以精良的美术设计和微缩模型建造,创作出迷人又危险的视觉效果,并以发挥得宜的摄影技巧,诱导着观众走入导演自建的魔幻世界,能体验到既超脱现实、又真切无比的悚然影像。

「我想诚实地拍一部关于人们痛苦的电影。」—《遗传厄运》导演 Ari Aster

自青少年时期,导演 Ari Aster 便是位狂热影迷,涉略各式类型片,《魔女嘉莉》、《罗丝玛丽的婴儿》等恐怖片经典对他影响深远。在美国电影学院学习期间,他开始尝试拍摄一些揉合各种类型的短片,最终,选择了深爱的恐怖片,做为首部长片作品的类型。

Ari Aster 认为类型片是一种「包装」,他说:「透过它,你得以处理更艰难的材料。」因此,他透过恐怖电影去包装《遗传厄运》,讲述家庭背后压抑的情感,以及亲情中难以复原的瘀痕。

如何拿捏剧情片与恐怖片的元素是个考验,Ari Aster 表示:「这个挑战变得很有趣,怎么在讲述剧情时保持诚实,又同时保有恐怖片元素,而不让影迷失望呢?」

因此,他与艺术指导 Grace Yun 讨论视觉风格时,不仅参考诸多恐怖、惊悚电影,同时也从伯格曼、迈克·李及柯恩兄弟等大导演的家庭相关题材作品中,撷取视觉元素。艺术指导 Grace Yun 将上述电影里的设计,融入了《遗传厄运》的剧情与人物,打造出「另类」恐怖片视觉。

片中,极重要的主要场地——Graham 家的房屋内部,全靠棚内内景搭建,让拍摄时的摄影机,能有更多摆放和隐藏的空间,使得摄影机运动更加顺畅自如。屋内的壁纸装潢及家具陈设,皆偏饱满、浓郁的深色系,选用暗沉的颜色,可帮助营造惊悚氛围。

「导演认为,模型本身就是电影里的角色。」—《遗传厄运》微缩模型设计师 Steve Newburn

女主角 Annie 的职业为「Diorama Artist」,会设计、制造透视模型及人物玩偶,并藉艺术创作回溯她个人的重要经历。导演 Ari Aster 以微缩模型暗喻着众角色的命运:「他们对生命没有任何掌握权,就像是玩具屋里的玩偶,只能被外力操控。」

曾参与《蝙蝠侠:黑暗骑士》和《盗梦空间》微缩模型设计的 Steve Newburn,运用菩提木材、颜色卡纸、塑胶、隔热泡绵等素材,建造微缩版的房屋场景。片头出现的模型屋,便是完全仿造 Graham 家的原貌,Steve Newburn 拍摄了上百张剧组搭建的场景照,尽可能原封不动地重现,模型里的每个部份,包含墙壁、屋顶等,大多可拆卸,方便摄影机拍摄。

另外,Steve Newburn 与其他模型设计师,也使用 3D 打印技术制作部份物件,例如车祸场景里的蓝色 Volvo V70 轿车,即先在电脑绘制模型,而后打印出实体。宛如演员身形的小玩偶,则是运用 ZBrush 软件,设计更细致的脸部纹路后,再 3D 打印出成品。

电影里,更有许多巧思藏匿于模型中。放置于 Graham 家进门处的另一座模型屋,则是 Steve Newburn 利用 3D 打印技术,搭配手工调整,制作出各式金属铁板、铁链,把模型屋的部分窗户、门全部封死。

这座模型屋被设定为女主角 Annie 早期的作品,铁链缠绕屋体的部分则被认为是整间房子为它的拥有者所设下圈套,暗示家庭的阴影与秘密正捆绑着  Annie 及其他家庭成员的生活。

「我们将摄影与照明,推向更加戏剧化的效果。」—《遗传厄运》摄影指导 Pawel Pogorzelski

导演 Ari Aster 强调,片中重要的摄影概念之一,即是捕捉角色在屋内的画面时,要让角色「看起来像是在模型屋里的玩偶」,表现彷彿有银幕外的「第三人」观看和操控的意味。

电影使用了轻便的 Arri Alexa Mini 进行拍摄,并搭配 Panavision 为电影特殊处理的 Primo 和 Primo Zoom 镜头。Ari Aster 认为该组合,能完美呈现真实场景及演员,宛如「模型屋及玩偶」的效果。另外,在拍摄微型模型时,则换上极具景深效果的 Frazier 镜头,方便对焦于与相机极近的物体。

导演 Ari Aster 与摄影指导 Pawel Pogorzelski,将画面的宽高比设为 2:1,效仿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导演道格拉斯·塞克的家庭通俗电影。在构图时,便能以宽广的墙壁为背景,对照出人物于画面之中的渺小。

微弱光源酝酿恐怖氛围

另外,剧组在拍摄时,更努力尝试以难度高、易失误的微弱光源,捕捉片中令人生畏的不安氛围。Ari Aster 表示:「我们尽可能大胆尝试,让许多可怕的片段,都发生在黑暗和阴影之中。」

Pawel Pogorzelski 参考波兰知名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蓝白红三部曲」的《红》,效仿里头教科级的光影运用,学习如何在影像色彩明度、彩度皆低的情况下,去更好地捕捉光线,使视觉不过于黯沉。

「蓝白红三部曲」之《红》

《遗传厄运》精湛的开场镜头一下把人的兴致提了起来,摄影机从 Graham 家中的窗户,慢慢拉近至空间另一角的模型屋内的房间,再经由剪接、后制特效处理,无缝接轨从模型转换到真实场景,仿造「一镜到底」的形式。

执行该镜头时,Ari Aster 先拍摄模型房间,在墙上注记贴纸,协助后期特效动画师比对位置,并拍摄角色 Peter 真实房间的静态照片,让后期在融合影像时,能更为真实,后再将真实房间的一面墙拆除,拍摄角色 Peter 与 Steve 间的互动。

「伪一镜到底」镜头

然而,实际拍摄这个镜头时却因剧组未沟通清楚,Peter 的模型房间墙面是不可拆除的,未留下空间让摄影机拍摄房间内部,若强制拆除,恐导致模型破损。但 Ari Aster 还是赌了一把,事后笑称:「幸亏这个指令得到一个快乐结局,并没有造成模型破损,否则我们将会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镜头。」

导演 Ari Aster 与剧组,以独具特色的美术设计、精湛杰出的摄影技巧,为《遗传厄运》开创了另类暗黑美学,重新包装了类型电影,让恐怖片不仅是为「吓人」而拍,而是以更为深刻、具质感的视觉手法,呈现人们深处的不安与恐惧。

《月光男孩》的导演 Barry Jenkins 看过此片后,他给出的评价是,「我绝对不会原谅做出这部电影的人,因为我会记得他是如何虐待我的身心。」

文章来源:DC FILM SCHO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