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悬疑志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挪威 7·22 爆炸枪击案》电影下载地址

制片国家/地区: 挪威 / 冰岛 /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2018-09-05(威尼斯电影节) / 2018-10-10(美国)
片长: 143分钟

2011年7月22日,挪威发生了继二战后最为严重的暴力袭击事件。

在这场被挪威首相称为“国家灾难”的恐怖袭击中,嫌疑人先是引爆了一颗位于挪威奥斯陆市中心首相办公室附近的汽车炸弹,造成8人死亡,30人受伤。

在这之后凶手又在附近的于特岛纵欲屠杀,疯狂扫射数百名青少年,造成69人死亡,受害人平均年龄仅18岁。

▲发生爆炸的办公大楼

▲挪威“7·22爆炸枪击案”嫌疑人

一日之内,两度遇袭

这起恐怖袭击的案发地位于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最高以及生活水平最高的国家挪威和全球消费水平最昂贵的城市奥斯陆。

2011年7月22号下午3点半(大约北京时间晚上9点半),位于挪威奥斯陆市中心的政府办公大楼门前突然发生爆炸,爆炸所产生的巨大冲击波严重破坏了这座17层高的大楼和附近的多座建筑,现场一片狼藉,随处可以看见破碎的玻璃和金属。

挪威首相延斯·斯托尔滕贝格(挪威语:Jens Stoltenberg)的办公室就位于遇袭的这座政府大楼里,但是由于当天斯托尔滕贝格正在家里办公,因此他逃过一劫,其他政府要员也没有伤亡。斯托尔滕贝格原定于第二天前往发生枪击事件的于特岛,为在那里参加工党夏令营的560名青少年发表演讲。

爆炸发生后,挪威警方迅速疏散了在政府大楼内办公的人群,在奥斯陆全城加强了戒备,随后又有消息称,在奥斯陆城内还发现了可疑包裹,对此警方建议人们保持冷静,并远离奥斯陆市区。

▲爆炸现场一片狼藉

爆炸发生地区到处都是被震碎的玻璃窗,街上弥漫着烟雾。挪威广播公司的一名记者说,挪威报纸《世界之路报》VG的总部也被炸坏。

巨大的爆炸冲击波震碎了挪威中央政府大楼附近100米范围内咖啡馆、商店的玻璃橱窗,街道路面每隔几米就有一堆碎玻璃。救护车呼啸着来回运送重伤人员,公共汽车也被动员来运送轻伤者到医院接受治疗。

就在人们以为事态平息时,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枪击事件发生在奥斯陆以西约40公里的于特岛(挪威语:Utøya)。 1950年,小岛所有者“奥斯陆地区贸易联合委员会”将其赠送给挪威工党的青年分支“工党青年联盟”。绿树成荫的于特岛此后成为工党每年举行夏令营的地方。

每年7、8月份,一批批来自全国各地的青少年会在绿油油的大草坪上架起五颜六色的帐篷,而工党领袖也会到这里参加各种有趣的活动并发表演讲。

▲参加工党夏令营的青少年

▲案发的于特岛

案发时,近600名15-25岁的青少年正在岛上参加露营活动,他们是挪威执政党工党青年团的成员其中八十多人正聚集在主楼,讨论刚刚发生的爆炸案。

大约5点07分,一个身穿警服的金发男子上岸后,在小岛上缓步行进,他手持警察证,声称自己是因为爆炸案而前来进行安全检查,随后保安让他进入了露营区域。男子进入主楼,开始喊话:“你们出来吧,这里是安全的,我是警察,是来救你们的。”他让人群集合并围拢称一个圈,然后提枪扫射。

就这样数百名手无寸铁的青少年成为任人宰割的小动物,孩子们纷纷跳到海里求生,有的躺在地下装死企图逃过一劫,在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屠杀后,69人身亡,于特岛一天之内从天堂沦为地狱。

据目击者透露,凶手是名6英尺高(约1.83米)、年龄在30到40岁之间的金发男子,有着典型的北欧人长相和奥斯陆常见的东部口音。他的外套上有警察的标识,还穿着防弹背心。有消息称,他当时是开着银色小货车到达于特岛对岸,然后乘坐渡轮驶往小岛。

一名幸存者说,有着警察模样的枪手先是朝坐在草地上的营员们喊话,让大伙儿靠他近些,等到众人围着他成了一个圈后,他从包里掏出了武器,直接对准他们疯狂扫射。立刻就有一些人中弹倒地,其他人则尖叫着四下逃命。有报道称,凶手在打死第一拨人后说了句:“这还只是开始。”

▲警方抢救伤者

位于附近草坪的青少年们先是首先听到了枪响,随后看到了一名警察。就在他们心里稍微放心一点的时候,却惊恐地发现正是那名警察在向人群扫射。

他们亲眼目睹自己的好友们纷纷倒下,凶手先是朝岛上的人射击,发现有不少人跳进水里后又朝水面开枪。有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装死,但凶手在用机关枪扫射后,又拿出一把手枪补枪。

由于于特岛很小,也没有太多的建筑作为遮挡,有不少人为了逃命便跳进海水中试图游到对岸,这也包括一些不怎么会游泳的人。他们有些人在水里被凶手的子弹击中,有些则因为溺水而亡。

▲被杀害的青少年们

当地警察接到报案是在下午5点27分,5点38分左右,挪威中央反恐部队从奥斯陆出发前往于特岛,但可惜直升机在首都南部的机场,无法及时赶到,所以只能驱车前往。到达轮渡已是6点09分,花了几分钟登船后,部队登岛的时间是6点25分。因为人员和装备超载,船在行驶途中差一点颠覆。

住在于特岛对岸的居民表示:“我看到年轻人惊声尖叫,狂奔后跳进水里。我亲眼看到了至少20具尸体漂在水面上。”当地电视台的画面显示,有幸存者被救起,还有人坐在警察扔下去的救生筏上,漂浮于水面上。

▲警方在水面搜寻幸存者

据挪威电视台的航拍画面显示,枪击发生后,一群身穿黑色制服的挪威特警队乘船抵达于特岛,冲上码头。但救护车无法及时赶到。一名记者表示,一架直升机携带医护人员飞抵于特岛,但无法降落,因为下方还不断传来枪声。

▲挪威特警登岛,与枪手交火

事发后,警方要求受困者的亲友不要使用电话,以免手机铃声会暴露藏身者的位置。警方还呼吁在于特岛附近的船只能前往帮助疏散被困者。

很多被困者在推特上求助:

“我们坐在岛边的沙滩附近,有个穿警察衣服的人在朝我们开枪!救救我们!警察到底什么时候能来!”

“我们藏在湖边的一棵大树上,一名同伴的脚被击中了两次。”

很多被困青少年的家长看到孩子的推特后都忧心忡忡,但又不敢贸然打电话,不少人迅速前往于特岛对岸等待警方进一步的消息。

枪击发生时,达伦夫妇正在度假,他们驾驶着游艇在海上目睹了惨案的发生。在看到很多青少年情急之下跳进海里后,夫妇二人先后四次驾驶游艇返回于特岛,成功挽救了近30名青年。

在与凶手交火中,警方发现嫌犯的武器不止一件,包括自动机关枪、手枪和散弹猎枪,爆破小组还在现场发现了一个没有引爆的炸弹装置。

警官透露,凶手身穿标有警察标识的外套,不过可以确定他不是警察。在经过一番对峙后,6点27分,凶手最终缴械投降。

▲救护人员赶到现场

警方最初表示于特岛枪击造成大约10人死亡,但在搜查更大范围后发现了更多的尸体。警方发言人向媒体公布称:“目前已经发现了至少60具尸体,这是场史无前例的灾难。”

最终,于特岛枪击事件共造成69人死亡,66人受伤。遇害者大多是青少年,平均年龄约为18岁,尸体在小岛周围的海滩上倒卧着或在水面上漂浮着。

▲惨案发生一周后,

挪威降半旗向爆炸枪击案遇难者致哀

▲爆炸枪击案的部分遇难者

警方证实,凶手在这次屠杀中使用的是联合国严谨在战争中使用的达姆子弹,以非常小的口径在体内炸开花,以达到最大的爆炸效果。子弹有进无出,孩子们死得极为痛苦。

部分青少年虽然在这场灾难中幸存下来了,但身受重伤,不得不截肢。相比于外伤,孩子们内心所受的创伤更难以治愈。

▲枪击案件的受害者(图一)

▲枪击案件的受害者(图二)

15岁的伊娃·施温克(图一)在于特岛屠杀中被击中肩膀、胃部和大腿两侧。“每天早上我醒来,思考自己的生活,思考过去,思考未来,但想得最多的是:这一天可能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了。

可能听起来悲观,但事实如此。现在,只要我在车里,我都会想,对面车道上的卡车可能会在我毫无觉察的时候开过来终结我的生命。

7月22日后,我失去了我的天真,我不再相信陌生人,但也不害怕,我只是对可能发生的事情保持警觉。

我用尊严忍受了伤疤,我让它们代表挪威,代表一些我相信的东西,我选择终生都保持这个态度,只有这样才能继续生活下去。”伊娃说。

▲嫌疑人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

嗜血疯子

一日之内,两起事件共造成77人死亡,百人受伤。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图中的这名男子,32岁的安德斯·贝林·布雷维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

▲童年时的布雷维克

1979年2月13日,布雷维克出生在挪威首奥斯陆西部。他是土生土长的挪威人,有着一头金发和蓝眼睛。一岁时,父母离异,布雷维克随母亲生活。

他曾在商业学院修习商业管理,在学校里,布雷维克的同学形容他是“弱小者的保护神”。布雷维克的中学同学说,他在学校“相当内向”,是“好学生”。不过,“他遇见关心的事情时,会变得非常极端”。

▲青年时期的布雷维克

毕业后,他曾在一家公司任职客服人员,而后居住在挪威东部开办了一家农场,从事农产品生意。

布雷维克是一名极右翼分子,喜好研究政治社会问题,思想倾向于基督教原教旨主义,也是当地枪支俱乐部成员,名下有两把注册的武器,经常上网发表一些“极右主义言论”。

虽然布雷维克思想右倾激进,但他没有犯罪记录,因此根本没有引起安全部门警觉。他并没有婚娶,也没有女朋友,兴趣是健身和打猎,也喜欢玩电玩。

▲布雷维克反对移民文化,保护欧洲文化纯洁

布雷维克被捕后表示,其实他玩游戏并不是因为对它感兴趣,而是为了获得实战经验,在游戏中不断提升自己的实力。

此外,他还是瑞典新纳粹网上论坛的会员,网名Nordisk。2005年加入挪威右翼政党挪威进步党,屡次在网上发表强烈的国家主义言论,批评挪威的移民政策太过宽松,反对不同背景的人生活在一起。

作案动机

布雷维克指出,自己的作案动机是想在挪威社会引发一场反对多元文化主义的革命。此外,他自诩为中世纪十字军的后嗣,要在2083年以前将所有穆斯林赶出欧洲,届时正赶上维也纳战役400周年纪念。布雷维克说,他花了9年时间来策划这场恐怖袭击,其中3年用于撰写《2083:欧洲独立宣言》。

▲持枪的布雷维克

从2009年起,布雷维克开始周密策划这起袭击。他前往别国购买了大量的武器装备,并借助开农场的名义,购进了六吨化肥制造炸弹。

在爆炸发生的数小时前,布雷维克化名Andrew Berwick在互联网上发布了一份多达1500页的宣言,将该宣言通过电子邮件寄送给5700人。

在这篇名为《2083 —— 欧洲的独立宣言》的文章中,布雷维克描述了自己的极右激进意识形态,详细阐述了他制造这两起惨案的动机。宣言中,布雷维克扬言要发动一场保卫欧洲的“基督徒战争”,以抵抗“伊斯兰人的进军”。

他的极端民族主义宣言表露了他仇外的世界观,并包括对文化保守主义、右翼民粹主义、反伊斯兰穆斯林文化、极右锡安主义以及塞尔维亚副军国主义不同程度的支持。而且支持暴力消灭伊斯兰教、“文化马克思主义”和多元文化政策,以保持欧洲基督文化。

称欧洲政要为 “A级叛徒”

布雷维克的目标是以日本和韩国为榜样,在欧洲实现“单一文化”。他说:“这两个国家体现了上世纪50年代欧洲经典保守主义原则。” 在布雷维克看来,不少欧洲国家领导人、记者和公众人物是“A级叛徒”,应该“执行死刑”,原因是他们允许多元文化存在和移民进入。在他的目标清单上,英国王储查尔斯和前首相布朗、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萨科齐、欧洲联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都榜上有名。

7月25日,嫌疑人布雷维克在奥斯陆一家地方法院首度出席听证。警方担心布雷维克会利用此次听证会向他的同伙传达信息或是向大众宣传极端激进言论,因此这次听证会没有任何媒体准予报道。

法官裁定,应检方要求布雷维克须受8周拘留,为协助警方调查,前4周为单独监禁。不得与外界保持任何联络,不得接收信件、会见媒体或访客,辩护律师除外。他表示:“法庭认定,出于协助调查考虑,被告不能获得与他人沟通的机会。如果被告现在获释,他可能立即破坏证据”。

布雷维克身穿橘色套头衫出庭。此前,他曾要求身着军装出庭,遭到法庭驳回。

▲布雷维克被警察押往法院

布雷维克在法庭上承认制造袭击事实,但他拒不认罪,宣称是在“以行动拯救欧洲”。他表示,杀69人并不是他的目标,为了挽救国家,杀光所有人也是值得的。

▲当谈到自己的国家处于“危险”中时,

布雷维克掩面哭泣

2011年11月29日,布雷维克接受了由法院指定的精神病学医生的测验,被诊断患有精神疾病。这一结论意味着布雷维克最终很可能被送进精神病院,避开之前外界推测的十几年牢狱之苦。

2012年1月13日,法院指派了两名新的精神病学专家,要求对布雷维克重新进行精神评估。

4月16日,挪威开始对2011年“7·22”爆炸枪击案进行开庭审理。

法庭上,嫌疑人布雷维克对杀人事实供认不讳,但拒不认罪。他在庭审过程中表示,宁愿被处死也不愿意在监狱里度过漫长的刑期。本案中,布雷维克的精神健康评估报告将作为法庭判决的重要依据。

▲布雷维克带警方重回于特岛交代枪击过程

7月22日,距爆炸枪击案发生整整一年,布雷维克的辩护律师发表声明,拒绝检方把布雷维克送入精神病治疗机构的要求,坚称自己的当事人心智健全,应当被送进监狱或者无罪释放。

当天,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与挪威王室成员出席在教堂举行的纪念活动,会见遇害者家属。奥斯陆各地举行教堂礼拜仪式、音乐会和其他悼念活动以纪念遇难者。

▲挪威首相及王室成员在枪击案

一周年纪念日为遇难者敬献花圈

2012年8月24日,挪威“7·22”爆炸枪击案在奥斯陆地方法院宣判。五名法官一致认定布雷维克精神正常,这与被告此前一直宣称自己没有精神问题的说法符合。

法官宣布,杀害77人的布雷维克精神正常,案发时神志清楚,判处21年监禁。

33岁的布雷维克当天身穿白色衬衣和黑色外套出庭,在手铐被取下后,他再次做出了右翼组织的行礼手势,与之前几次庭审如出一辙。他对袭击行为供认不讳,当听到判决结果时,他露出了微笑。

▲在现场听到判决结果的布雷维克面露微笑

布雷维克此前表示,如果自己被认定精神正常,他将不会上诉。他坚称自己是为国牺牲,“将政治家看作是疯子,这是奇耻大辱。”

据挪威某网站的调查显示,80%参与调查的网民认为,布雷维克没有权利继续存活下去,这个“杀人狂徒”理应被判处死刑。

但根据挪威刑法,该国没有死刑判决,最高刑期是21年。罪犯在服完全部刑期后,如果被认为仍然对社会构成威胁,可被继续关押。

▲法庭上布雷维克行“极右”礼

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布雷维克的生父表示,儿子更应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认为,他本应该自我了断,而不是杀害那么多民众,一想到发生了什么,我就心灰意冷。我依然无法理解,怎能发生这样的事。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干出这种事”。

布雷维克的父亲为挪威前外交官,现已退休,常住伦敦,自称此生再无颜回到国内。

狱中生活

布雷维克面临高达21年的监禁,但实际上在关押7年后就可外出度周末不受监视,14年后便可获得假释。目前,他被关押在高安全性的奥斯陆艾拉监狱。

他被单独监禁,他的牢房将是一个“三居室”的独立房间,分别可以作为他的卧室、书房还有健身房,书房配备有电视和电脑,但是电脑不能上网,以避免其与外界沟通。

▲图为奥斯陆艾拉监狱外观。

▲奥斯陆艾拉监狱内部

▲狱中配备电脑和跑步机

在挪威,刑罚制度的指导原则是改过迁善,而非惩罚犯人严重而冷血的罪行,将犯人关押在良好的环境中有利于他们自我反省,降低再次犯罪的几率。

狱中三度求学

2015年7月,据挪威媒体报道,布雷维克已获得攻读百年名校、挪威最顶尖学府奥斯陆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的资格,他会在监狱中进行学习。

奥斯陆大学校长表示,允许布雷维克攻读该校学士学位是按照相关规定做出的决定,录取布雷维克是对他公平对待,所有挪威公民都有申请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不能因为个人的特殊情况而改变规定。尽管布雷维克身份特殊,不符合念学位的资格要求,但是仍可选修课程。

按照规定,布雷维克不能离开监狱前往奥斯陆大学校园就读,也不能和学校的其他学生及教职员工有接触。

挪威公共电视台报道称,从现有条件看,布雷维克很可能无法取得相关学位,因为奥斯陆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的部分必修课程需要参加讨论会或者得到教师的个人指导。但是目前也不排除,在有关人士的呼吁下,这位“杀手”能获得开绿灯的机会。

2013年,布雷维克在狱中首次申请攻读奥斯陆大学政治学学士学位,但因为没有高中毕业证书而遭到拒绝。他随后完成了高中学业并于2014年再次提出申请,但由于分数不够而又一次被拒绝。他去年重新参加了一系列考试并在今年再次提出申请,最终获得攻读资格。

绝食抗议

2014年2月,布雷维克在狱中威胁进行绝食抗议,声称自己在监狱中的待遇比动物都不如。他向监狱提出了12点要求,其中包括创造更好的日常散步条件、有权与外界自由通讯、结束每天的搜身、允许其使用个人电脑而非毫无价值的打字机、将游戏机由2代升级到3代,以便于他能选择更多的游戏等。

此外,布雷维克还要求他的每周标准津贴300克朗(挪威货币,约合人民币242元)增加1倍,监狱还要负担他书面通讯的邮资等。

他表示如果自己所要求的条件没有真正得到改善,绝食抗议将成为他唯一的选择。“你们什么时候停止像虐待动物一样对待我,我就什么时候停止绝食。”布雷维克在信中写道。

2016年,布雷维克起诉挪威政府当局将其单独羁押五年,侵犯了他的人权。他状告挪威政府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相关规定,在他服刑期间对其人权实施侵犯,包括对他进行单独关押、严格限制他与外界接触。

对此,挪威政府否认侵犯布雷维克人权,称对他进行单独关押是出于对其本人及他人安全考虑,限制他与外界接触意在防止他宣扬极端主义思想。

4月20日法院裁定布雷维克胜诉。随后,挪威政府提出上诉。

今年1月10日,本案二审开庭。

▲38岁的嫌犯布雷维克

在法庭上仍然坚持行纳粹礼

经过陪审团的商讨后,挪威一所上诉法院推翻了此前奥斯陆地方法院裁定,认为布雷维克没有受到“不人道或侮辱待遇”,挪威政府关押他的方式没有违反《欧洲人权公约》。布雷维克随后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挪威最高法院6月8日宣布,最高法院上诉委员会一致认为,布雷维克针对上诉法院的裁决提出上诉不会带来任何改判机会,最高法院不会再审理该人权案。

这意味着布雷维克状告挪威当局侵犯其人权一案已走完在挪威的法律途径。

布雷维克的律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会尽快将案件上诉至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

翻译:七月,悬疑志签约翻译,来源:杀手百科。悬疑志微博主要是分享各类奇案、悬案、大案、重案、悍匪、局骗及基于真实的故事,欢迎关注!

往期精彩内容:

泰坦尼克号沉没之后,它的传说才刚刚开始

湘西放蛊,告诉你一个有科学含量的巫术

旅美华裔女铊杀丈夫,两人均毕业于中国名牌大学

悬疑志

胡老湿

带你走进二次元的世界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