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综艺哔哔鸡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奇遇人生

《奇遇人生》的春夏

没有谁比春夏更适合《奇遇人生》了。

一档最接近纪录片的真人秀。


每期邀请一位艺人,去到地球上的某一个地方,开始一段全新的旅程。探索自然,探索生命,探索一切;感受天地,感受个体,感受万物。


春夏说想追龙卷风,他们就真的去了。先别管能不能追到,也不去考虑要怎么追,只有出发才是一切的开始


像是春夏做了一个不着边际的梦,而《奇遇人生》负责将它实现。

梦里有主持人阿雅,有司机,有摄像,有导演,还有专业的追风者Martin和Bob。

追风之旅并不轻松,每天奔波于路上的时间或许长达十个小时。

追风的结局也未必乐观,连日的奔波并不能确保与龙卷风的相遇。


追逐风的过程无法掌控,好一点的结果是看到理想中的龙卷风;差一点的是看到迷你龙卷风;再不济就只能看看闪电了。

纪录片只需要记录就够了,而《奇遇人生》对“happy ending”很有野心。它记录了春夏、阿雅一行人追逐龙卷风的过程,也试图呈现美好的画面与令人欣喜的结局。

大多数时候,追风者们只能无限靠近龙卷风又无奈地被抛弃。这是人与自然的追逐游戏,也是关乎人与人的考验。


导演组想要拍摄更多素材,而气象专家想要确保所有人的安全。

导演:能再拍一段延时吗?


气象专家:

导演想要记录春夏最真实的状态,而春夏感到自己不被理解。

导演:你可以喜欢就下车,不喜欢就不用下车。如果你并不乐意这样做,你不是非得要表现出我们期待你表现的样子。

春夏:我不爱看龙卷风我不想看龙卷风的话,我来干吗?

我能理解导演,他尊重事实,希望春夏不必“表演”喜欢龙卷风,只表露最真实的状态即可,春夏在追风过程中,终日坐在车上,从一个地点赶往下一个地点的过程中,不经意流露的出来的倦怠与不耐烦确实被导演捕捉到了。

我也理解春夏,她无非想看龙卷风而已,但她对龙卷风的热爱可能并没有到Martin或Bob那样的程度——

Martin可以终日奔袭,从一个龙卷风的预测地点到另一个,在一次次的失望之后,依然享受追寻风的过程。他希望追到风的意愿比任何人都强烈,但他并不功利,不会只专注于结果。



《奇遇人生》是无限接近纪录片的真人秀。

带着小s去赞比亚探访她最爱的大象,遇到小象走失,所幸在节目拍摄期间,又找到了。

带着春夏去科罗拉多州追寻龙卷风,一路上经历了很多次失望,最终也幸运地拍到了一撮小小的龙卷风。

后面还会有毛不易,会有朴树,会有范晓萱,会有李诞……

那些你很冒险的梦,有人在帮你实现。


春夏的奇遇人生

春夏

没有什么比“奇遇人生”更适合形容春夏了。

从昆明考到上海念中专,毕业后做过服装店的导购,做过小型唱片公司的前台,2013年开始演戏,2014主演首部电影《踏雪寻梅》,2016年凭借《踏雪寻梅》获得“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

《踏雪寻梅》中,春夏饰演的湖南女孩王佳梅为了金钱不惜出卖肉体——一段很“青春疼痛”的经历——铺陈出一幅让你爱之痛之的纯美青春画卷,直抵青春最深处,直面青春的伤痕和泪水。


当然,电影不只是探讨血淋淋湿漉漉的青春,也不是所有人的青春都伤痕累累。

而春夏的青春似乎是有伤痕有泪水的——她凭借“王佳梅”成为金像影后,与其本人的经历密切相关。

我始终觉得“青春疼痛”主题的作品透着一股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矫情不知道初中女生们会不会羡慕那些爱得轰轰烈烈的不良少女,会不会受那些年轻的不负责任的冲动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打架、流产)的震动而心向往之。

又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小撮人的青春,就是如小说般“别致”。春夏的人青春,仿佛就是照着疼痛文学女主的设定走的。

《左耳》是饶雪漫的青春疼痛系列经典作品之一。2015年由《左耳》改编的电影上映,苏有朋执导,陈都灵、马思纯主演。


但观众们或许不知道,早在2014年4月,电影《左耳》尚处选角阶段,春夏就曾毛遂自荐过。


在那封“极其啰嗦的自荐信”中,春夏坦承了许多成长经历中的不体面的细节。她在信中说:


我偷偷喜欢过我二姨的老公和我三姨的老公,还有我妈妈的男朋友,一度芳心暗许,觉得这世界上不会再有这么好对我这么好的男人了,直到我长大明白他们的好是因为我是这个家庭的一部分不是因为我。我大概可能伤心过?我忘了。


……

我不记得第一次偷家长的零钱是多大,次数之多以至于并不铭心刻骨了。也常常被发现,可我还是会偷拿,因为觉得自己需要。……我就是非常想从别人那里拿走一些什么,一个书签一个头花一个贴纸,我就觉得好幸福。(随后,她讲述了几段偷东西被抓的故事)


……


关于尿床,我一直持续到中专二年级。因为在睡梦中尿床比醒着的任何时候都放松。


……


在上海一直没有恋爱,中途认识了一个台湾男人,他比我大二十多岁……我们从来没有进一步的行为,在一起很开心。


一直到2012年,我一直在网恋。通过各种方式认识的,QQ空间,微博,豆瓣。

我一方面觉得春夏的成长经历一言难尽;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狭隘,竟然指望每个人的轨迹都雷同。

或许是春夏有足够的勇气坦然面对过去;又或许彼时的她太需要《左耳》的角色了。令人钦佩的坦诚,不怎么令人羡慕的表达欲。


她很少上真人秀,从为数不多的采访来看,她拥有自由、有趣而又善变的灵魂。


“有人喜欢我,因为我是普通人;有人讨厌我,也因为我是普通人。”

“万物都爱我,又恨我不争气。”

她时而希望自己足够特别,“我要这世界上有一束追光是为我而打,我要有一群人是为我而来”;


时而甘于平庸,“心里没有那么多渴求”;



或许这就是“奇遇人生”吧。



点击图片查看往期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