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海兔电影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幸福的拉扎罗》是意大利新锐女导演阿莉切·罗尔瓦赫尔指导的第三部作品,她凭借这部电影获得了今年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的殊荣。

阿莉切·罗尔瓦赫尔

然而这也不是她首次在这个当今世界最具影响力、最顶尖的国际电影节上大放光彩,早在2014年,她就以第二部作品《奇迹》斩获了号称戛纳第二大奖 评审团大奖的重量级奖项,堪称影坛冉冉升起的新秀霸主。

阿莉切擅长以超现实主义与神秘元素来解构平凡的生活,从而逐渐揭示出影片的核心主题,《幸福的拉扎罗》自然也不例外。

1.边缘化的拉扎罗

《幸福的拉扎罗》的故事一开始,便是拉扎罗拿着乐器,独自一人站在仓库前的镜头。

这个画面暗示了人群对拉扎罗以及拉扎罗对人群的疏离,而这也可以从后面农民们肆意“指挥”拉扎罗中看出来,他们并没有把拉扎罗当人来看待,他们只是把他当作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帮助他们辛苦劳作。

当拉扎罗发烧需要休息,不能回到山边的小洞时,除得了老年痴呆症的“奶奶”之外,没有一个人肯让他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

2.拉扎罗与Tancredi

农民们都明白自己与侯爵夫人儿子Tancredi的阶级差距,因此而感到妒忌与仇恨,只能在背后嘘声。

但拉扎罗不一样,他眼中的农民与侯爵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他是唯一一个敢直视,与Tancredi聊天的人。

而对于Tancredi来说,拉扎罗是Invoice中一个特别的存在,只有他肯无条件相信自己,肯追随自己。

Tancredi就像唐吉坷德一般,因为完全失掉对现实的感觉而沉入了漫无边际的幻想中,装扮成饱含内心浪漫的伪骑士,妄想以一个小弹弓对抗全世界的贵族,而拉扎罗便成为了他的桑丘·潘沙。

桑丘·潘沙眼中普普通通的风车,被唐吉坷德当成巨人的假想敌。

拉扎罗眼中普普通通的土沟,被Tancredi说成是月亮。

Tancredi就这样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中,在成为穷困潦倒的落魄贵族多年后,仍旧不承认这个事实,硬要讲排面的他,在盛情邀请拉扎罗一行人前来赴宴之后,又躲在自己家里暴怒的毁约,活过的数十年光阴成了虚无主义的悲哀,最后为了生活,又只好借着妻子之口,尴尬地要走Antonia花费50欧买的小蛋糕。

3.老狼的故事

贯穿全片的旁白,为我们分两段叙述了一只老狼的故事,这个故事就是全片的中心主旨,读懂了它,便看懂了《幸福的拉扎罗》。

故事的第一段大概是这样的:

“一只老狼因老态龙钟被赶出了狼群,它很饥饿,于是便跑到人类的家里,吃掉那些鸡鸭,人类试图杀死它,但又没有这个勇气,于是便日夜值班,设下许多陷阱,人类很讨厌这匹狼,觉得他凶残又强壮,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只是一匹衰老而虚弱的狼。”

这个寓言故事正印证了,侯爵夫人对于农民们的奴役。

农民们被侯爵夫人剥削,敢怒不敢言,背后偷偷称之为“毒蛇夫人”,但又认定侯爵夫人对他们采取的一切行为都是天经地义的,然而事实的真相是——佃农制度废弃已久,侯爵夫人不过是一个欺骗者。

他们当中曾有人有机会揭竿而起,坐着车子去到城市里谋生,但最终却又被侯爵夫人的言语困住,他们的脚步被狭隘的思想禁锢,只能终日生活在自己为自己编织的谎言中。

故事的第二段:

“后来,老狼的故事传到了一位圣人的耳中,他拥有与动物交流的能力,人们尊敬他,服从他,于是人们去找圣人,圣人接受了人们的请求——与狼进行和平谈判的要求,于是他出发去寻找那一匹狼,圣人一路长途跋涉,他走啊走啊,而冬天也降临了,圣人精疲力尽,他又冷又饿,却仍然找不到狼的踪迹,他不知道的是,狼也饿了,而且他已经跟踪圣人很久了,终于有一天,圣人倒下了,他倒在雪地上,狼也终于现身了,狼慢慢地,一边龇牙咧嘴一边向他靠近,正当狼准备要吃掉他的时候,狼突然间闻到了一股气味,这一股他从未闻过的味道阻止了他,他又嗅了嗅,这是什么味道?

一个好人的气味。”

毫无疑问,拉扎罗就是片中的好人,也就是第二段故事中的圣人,但与寓言不同,圣人从故事中走出来之后,人们并不尊敬他,也不服从他,反而是把他当成工具,把他的大智若愚当成怯弱盲从,仅有对他有好感的Antonia肯把他当成正常人来对待,肯在拉扎罗多年后归来之时,俯首跪拜神迹。

而圣人最终的结局,片尾也用一个超现实手法不言而喻的揭示了:

“后来,圣人变成了坏人,老狼回来带走了他的生命。”

拉扎罗具有圣人的一切品质,他几乎感受不到任何负面的情绪,每份劳作他都乐意去做,每一件事都能让他感知到幸福的存在。

但在这浑浊的世界中,如此清澈如水的他便如同异类。

人们会在需要帮助时,待他好,也会在必要的时候,杀死他。

因而,在这浑浊的世界中,死亡是唯一的结局。

在Lazzaro来的那个世外桃源,很饿的狼可以吃人,没什么不对。如果你闻起来是个好人,狼可能就走开了。

这是故事里Antonia离开村子的时候,讲的故事。

然后故事就切到了现代文明,我一直在等关于狼的隐喻揭开的节点。直到最后一幕。

Lazzaro,一个从他的世外桃源乡村秩序里,突然闯入现代文明社会的人。他走进银行,问他们能不能把没收的钱还给曾经他住的村庄里,统治他们的那家人。围观的人一下子惊恐,因为这在人类社会的语境里,他的行为在暗示着要抢银行的情节环境。他们问他是不是口袋里有武器,天真的少年睁着眼睛毫不犹豫的承认了。这时候,Lazzaro的行为就完美构成了,文明社会里的强盗野蛮人的定义。于是围观群众就冲了上去,因为我们可以理所当然的打死你了。在人类社会的规则里,他们行为的正义性已经成立。

美少年满脸是血的倒下,口袋里掉出来的武器,是当年替儿时玩伴保管的弹弓。

在狼生活的社会法则里,饿了吃人是一种自然的合理。而当狼闯入人类社会里之后,这理所当然却变成了野蛮。人觉得理所当然的可以打死吃人的狼。

片子的油画和宗教属性

1. 教堂里的那一幕,音乐离开了琴键,修女说关上门,别让音乐飞出去。当一些荒诞的事情发生,而剧中人却如常对待,没有我们预期的错愕,一幕极美的魔幻现实主义。

2. 前半部分的意大利乡村,总让我想到梵高笔下的那些荷兰乡村的农民。加上Lazzaro,这偏偏美少年,他的身形又是这样健康闪着欧洲夏天的光。整部片子的油画唯美感是女导演的功力。

我倾向于认为拉扎罗跌下悬崖就死了。之后的剧情走向就是灵魂变成一匹狼,见识了工业社会的冰凉

这部电影最现实一点在于人类社会的塑造,在乡下时候,他们被奴役,成为食物链的低端,拉扎罗是最低点。

在工业社会,他们是流浪汉,大字不识,没有谋生技能,只能偷蒙拐骗 ,基本上和边缘人没啥区别。这就产生了极大的反差,他们在乡下衣食无忧,尽管‘欠债累累’,无忧无虑;而工业社会,他们被遗弃了,他们丧失了曾经生存的技能,尽管不再被奴役,但他们只能挣扎着,小心地活着,不然就会像狗一样被打。

剧本很赞,对白对剧情有指向性 ,跌下悬崖,生活完全不同,村民被写得很生动,愚昧无知,自私自利,有点《鬼子来了》的意思,之后工业社会的算计更是无处不在。16mm胶片摄影实在太赞了,把自然主义发挥得淋漓尽致,充斥古典美感和幽静。加上无敌的男演员,脸上充斥了我很美 很有爱,你完全可以把他看成自然使者,永远无忧无虑。

电影本身也是一个关于前现代和现代的高明寓言。

当镜头从乡村转入城市,这些过去因为无知被剥削的农奴们依旧没有任何谋生技能,却在快节奏的城市生活和强烈的求生欲里很快学会的高明的骗术和偷窃抢劫(集中体现在女主Antonia身上)。这一对比实在令人惊心。从这个意义上,影片既无情撕破了前现代的,田园牧歌式理想,也对现代主义世界扔出了深刻的诘问。

音乐在这部电影不算太重要,但在结尾的钢琴曲,是灵魂召唤,象征着回归。这个牛逼哄哄的结尾,它让最美好的被撕碎,这才是生活生命的悲剧真谛。

这部杰作你完全没必要看懂,你只需要去感受它就行了,感受人类简史和生活。

最后,我有一个关于“能感知到的幸福守衡”的谬论

我们被现代文明满足富足的生活着,却又被现代文明叫醒而精神痛苦的活着。

所以我总有一种“能感知到的幸福守衡”猜想:无论你活在什么年代什么国家,家境如何,其实一个人一辈子能体会到的快乐总是守衡的。这就是上帝最大的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