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优秀的公众号:行走的美剧发布,欢迎大家关注!

电影史上全球票房冠军是2009年詹姆斯·卡梅隆拍摄的《阿凡达》,一举刷新了全球影史票房纪录,被挤到第二名的《泰坦尼克号》,也是卡梅隆的。这世界怕是只有他自己能打败自己了。即使是前段时间火爆了的《复联3》,也不是这部9年前作品的对手。


卡梅隆说,“我希望我们很快会对复仇者联盟感到疲倦”,“并不是说我不喜欢这些电影。只是,除了那些雄性激素过高、没有家庭的男人们花两小时玩命对抗死亡以及摧毁城市之外,还有其他故事可以说。”

卡梅隆说导演对他只是Part Time Job,因为他付出更多的在探索深海。大概58岁上下的时候,他曾独自一人潜入至今只有3人到过地球最低点马里亚纳海沟,达到一万多米,压力是海平面压力的1100倍,据说是当时全世界第一人独自潜入那么深的地方。为了完成这个夙愿,卡梅隆准备了7年。

还有一件事令人印象深刻:那年加州有一场大火灾,面对满山遍野的大火,附近豪宅里的明星权贵纷纷逃离,只有卡梅隆亲自穿上专业的消防服,独自给自己的房子喷防火泡沫。

卡梅隆大概和乔布斯、李小龙是同类,喜欢追求极限,无法忍受平庸。卡梅隆在伦敦松林拍摄《异形2》的时候遇到了狮子领导羊群的问题:

片场员工习惯于懒散缓慢,看不起年轻的卡梅隆,意志力极强的卡梅隆被迫将摄影师解雇,随后敌对彻底发展为全面冲突,松林的员工罢工了。卡梅隆不得不作出各种妥协,给出时间让松林的员工们发泄情绪。最终电影得以拍摄完成。

不过故事还没结束。拍摄结束后,卡梅隆愤怒对员工道:”这是一次漫长而困难的拍摄,充满了各种问题。而我之所以能坚持过来,就是靠着一个信念:有一天我终会走出松林的大门再也不回来,而你们这群可怜的混蛋们仍然得待在这里。像极了陈涉当年的那一声叹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阿凡达2》很早就在计划内了,第一次定档的上映时间是2014年,后来又推迟到2016年,2016年,卡梅隆本人亲口公布2018年,然后,最近的一次定档是2020年12月18日。

对于改档的这种事情,粉丝们有极大的宽容心,相信时间养成的必是佳作,卡梅隆自己好像也并不着急,最近推出自己制作的纪录片《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故事》。

纪录片分为六集,每集一小时,分别为:外星生命(Aliens)、外太空(Space)、怪物(Monsters)、黑暗未来(Dark Futures)、智能机器(Intelligent Machines)、时间旅行(Time Travel)。


从科幻小说到电影,它将带我们探寻科幻作为一种题材的进化史。除了看科幻大神们之外,更令我震惊的是大神们对于除电影之外的各个学科知识之丰富和人性心理分析之独到。

詹姆斯·卡梅隆亲自策划、导演,还兼做主持人。邀请的天神有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雷德利·斯科特、克里斯托弗·诺兰、吉尔莫·德尔·托罗等。

还有西格妮·韦弗(《异形》女主)、基努·里维斯(《黑客帝国》主角)、威尔·史密斯(《独立日》男主)等大批优秀大咖。除此之外,还有科幻领域内著名的剧作家、小说家、科学家、电影工作者的超级大佬来分析存世的科幻巨制,表达出他们对科幻的理念背后的意义~~~~~简直了,看着太激动了

对于一个科幻爱好者来说,这阵容简直是要过年了。当我们仰望星空,浩瀚无垠的宇宙吸引着我们去探索去想象。科幻电影则为我们呈现了一个个并不存在的真实世界。

第一集,外星生命。这些站在科幻顶点的人,他们拍摄作品时的灵感来自于哪里呢?

斯皮尔伯格说:“宇宙的概念是我爸爸灌输给我的,他用一个硬纸筒,造了一个直径五厘米的反射望远镜,然后我看见了木星的卫星和土星周围的环,这一切发生在我六七岁的时候。”

这张照片像不像乔老爷。有天夜里,斯皮尔伯格的父亲带他到新泽西州的某个山坡上观看狮子座流星雨,“我们一起枕着一个背包,然后我们抬头望着夜空,每过30秒就会有一道很亮的光从夜空中划过”

当时小斯皮尔伯格对父亲说:“如果我有机会拍一部科幻电影,我希望那些家伙是为了和平而来的。”这一幕被他放进了电影《第三类接触》里。

而且,当时斯皮尔伯格对外星人来地球的目的做了一个很不一样的诠释。当时几乎所有的科幻片塑造的外星人来地球的目的,只有一个,毁灭。其实,这种外星侵略电影是对人性黑暗一面的隐喻,是我们对异族群体的排斥心理的映射。

斯皮尔伯格认为,也许外星人是以和平使者的身份降临地球。他把成年人对外星人的恐惧转化成了孩子对陌生事物的好奇。

一个无限优越的文明会将人类最美好的一面激发出来,这是斯皮尔伯格对科幻题材的感触。

在谈到迄今为止塑造最成功的外星生物时,所有人都将最高的荣誉颁给了H·R·吉格,《异形》的原型设计师。

吉格曾是一位工业设计师,这为异形充满工业线条、废弃机油和齿轮感的身体结构产生了很大影响。

此外,用性心理学的意象,以及将男性和女性生殖器合为一体的大胆想法,设计出了这个极具性暗示,恶心又恐怖至极的形象。

每次想到它们挣扎着从人体内爬出来,破胸而出,天天就觉得头皮都在发麻。

如果想要设计出友好的外星生物,那就要给他们加上大眼睛、宽额头。比如《阿凡达》。

对一个新的种族群体塑造的足够深入人心,观众对外星人也比人类角色更加有代入感、更容易产生偏爱心理。

科幻电影的范围很广,你可以书写任何事,打破所有的限制。但并不是单纯的天马行空,科幻世界并不是普通的世界,但它同样面临着我们世界所面临的问题,这就是科幻电影得以施展发挥的地方。

卡梅隆说,科幻不止是一种商业题材,同时也代表着现代人类的思考方式,是人性的精髓。人类是由技术推动的生命体,我们是唯一具有意识的生物。如果你也是一名科幻迷,那一定要听这些科幻电影的大咖们聊一聊。

《詹姆斯·卡梅隆的科幻故事》共有6集,目前播到了第3集哦。

幻电影界的复仇者联盟3

行走的美剧 | 美剧和语言爱好者

科幻神对话科幻神,谈论和探讨神,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