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访谈 | Wegmarken、胡汇勤

整理 | Wegmarken  

写在前面:


双栖青年映画季的点子始于于2016年1月,由“双栖影展——两岸学生创作影像展”脱胎而来。以“立足两岸,打开视野”为诉求,关注大陆和台湾优秀的学生独立制片,搭建平台,旨在促进两岸学生创作者的对话与交流。

诞生于厦门集美的双栖影展,根植于集美在地的闽南文化和嘉庚精神。除了鼓励影像创作者培养跨界交流与合作的意识之外,更希望传达一种用影像讲述在地情怀的理念,以摄影机为工具、影像为媒介,用镜头记录、书写家乡故事,以此召唤新一代青年电影人的本土意识觉醒。这次活动,不仅邀来了来自两岸三地、海外华人青年导演拍摄的影片,进行为期一天的展映,更厉害的是,它竟然请到了蔡明亮导演与李康生,将“无无眠”大展带到厦门三影堂展览空间,并让蔡导、小康与大家喝咖啡、唱老歌迎接2017年的第一缕曙光。


令人惊异的是,这样一个活动,竟然完全出自一个90后策展人团队之手。在双栖青年映画季现场,我们终于得见忙碌无比的策展人抠门。



深焦:您能介绍一下双栖影展的筹办过程吗?


抠门:一开始的定位是学生作品展映,我在台湾世新大学读研究所,对当地的学生作品有一定了解,一些电视台会固定有辅导金支持学生作品,比如公视学生剧展。台湾有不少优秀学生作品,却没有什么机会被被介绍到大陆来,台湾学生本身也不大会把片子投到大陆的影展。我就思索这或许是个契机,把这些片子拿到大陆来放。策展计划从一月份开始,最初是邀请了台湾十五部作品,大陆这边则以征片为主,前期收到了一百来部作品。而在影展举办前,我们先做的是在当地高校巡展这批片子。


深焦:实际操作方面,双栖影展是如何组织起来的?


抠门:之前集美有个举办了六年的活动,MT青年电影季,是一个广告公司出资办的,他们还有个MT电影会所。MT青年电影季会在每年的十月份到十二月份中选一个时段举办,有点像青年电影聚会,内部观影研讨学术交流,后几届开始跟ciff的实验单元合作。在那样的环境下成长出一群迷影志愿者,包括我。这次主要的负责人、策展人之一郭谋铣,也是MT出来的,具有很强的执行力和有建设性的想法。策展团队的话,三月份的时候有四五个成员,后来因为延期了,大家的参与方式有所不同,在集美的小伙伴主要负责在地进程,外地则负责大致的情况。


深焦:您能跟讲述一下双栖这个概念在筹备过程中发生的变化吗?


抠门:一开始我们想强调两岸的概念,偏地域性的东西,毕竟厦门做两岸相关的活动有政策性的优势。但到了后来更多的是概念性的东西,从地域上的双栖到一种跨界的精神。这个概念是延展了,而不是被扩大了,后者太过被动了。双栖从地理上的概念变到了精神文化内核的东西,关注流动的群体,关注跨界的媒体、跨界的创作形式。


深焦:资金方面呢?是如何找的赞助?


抠门:我们还是得到了不少支持。之前找的是民营企业,后来因为实际操作的原因找到了天下集美。主办方主要是在执行方面起到了很大的帮助,作为他们十二月的月度活动。


深焦:双栖影展的气质还是比较特别的,一群90后的策展人背后得到了政府或者有政府背景的企业大力的支持,想法碰撞时是如何沟通的?


抠门:我们一直在探索,筹备的过程中很多次想过这个项目会胎死腹中,企划书改过200多次。有过作为大型活动子项目的形式出现的提议,但还是想做独立品牌,坚持双栖这一独特的概念。影展本身比较特别,不是由一家公司办的,而是一个群策群力的结果。我们想办这个活动很大程度上源于对双栖概念的坚持,也考虑到了当地政策的扶持和现状的空缺等因素。


深焦:片单中比较有影响力的片子是如何拿到的呢?


抠门:《只要我长大》和《呼吸正常》这些片子是我们主动去邀请的,主要是觉得这些片子蛮适合影展南方的地域性,具有很南方的美学价值体系。影展是有一定在地性的,我们有思考过如何去延伸海洋的概念。厦门地处南方,又是知名侨乡,早年有厦语片,蔡明亮导演也提到他也是看厦语片长大的,而他自己早期叙事较强的作品也有用闽南话拍的,是有想强调厦门地理位置的。


深焦:是如何邀请到蔡明亮的?


抠门:我们一直有邀请大师的想法,想邀请在海外有较大影响力的导演,除了蔡明亮,我们还想过阿彼察邦、贾樟柯等等,想拓展对海外华人的电影创作的关注,蔡明亮导演是很典型的例子,来自马来西亚,在台湾发展,他的生活经验和创作形式以及跨年的概念,即时间上的双栖,都是很跳跃性的,听完我们的想法蔡导觉得挺好就答应了,我是在微博上私信他的。


蔡明亮和“夜宿美术馆”


深焦:那是如何促成与三影堂合作的呢?


抠门:三影堂算是一个比较新的艺术机构,是北京三影堂的分馆,平时以办摄影展为主,我们想尝试是否能将摄影与电影结合。主办方和三影堂有长期的合作关系,由他们去沟通做跨年、跨界的电影艺术展。蔡明亮提前一周来布展,看了一下场地,他还蛮喜欢的,一回去就发微博了。刚好可以把把无无眠大展搞到厦门,受限于时间和体量,不够再加一部在影院放的长片,就想先把大展做好。


深焦:年轻团队策展有什么感想吗?


抠门:还是太冲动,太理想化,没有太多考虑到实际难题。影展主要四大块,展映媒体创投市场,这次能达成百分之五十就很满意了。以后也可以把大陆的片子拿到台湾去放,想做的很多,但还是要脚踏实地一步步来。


深焦:您对厦门当地的艺术电影群体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抠门:我们做这个展的初衷也想培养一批艺术电影观众,像上海有艺术电影联盟,杭州有西湖影像促进会,非营利的机构把这群人汇集在一起,比如上海的101,更早以前广州的缘影会,深圳的迷影荟,这样的组织机构非常好。我就在思考为什么厦门不可以有?厦门这么多学生、青年人。在筹备的过程中,我们也会在学生群体中宣传,也得到了学生组织的支持,举办了高校放映,大家都很乐意帮助。厦门高校没有电影专业,换句话说电影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因此创作群体比较缺失,但观影群体跨度还是很大的, 总会有潜在观众。第一天的时候我有点慌,怕没有人来看,但后来发现其实还好,上座率不错,接近两百人的厅基本上坐满四分之三,这次放映的电影院又比较远,挺不容易的。


“无无眠”大展@三影堂


深焦:您有想过把双栖的概念做成电影协会吗?定期放映?


抠门:想呀,就看有没有相关机构支持,也可以自己成立一个协会来做。前阵子在和跟MT的老板交流,过段时间厦门电影家协会有活动,希望到时能有机会与更多人交流讨论。


深焦:您能介绍一下影展的团队吗?


抠门:核心成员主要是我和郭谋铣。郭谋铣一开始就问我为什么要做这个,现在市面上有那么多电影节,厦门当地也有厦大的凤凰花影展,说服他后我们就成了捆绑的合作伙伴,共同经历挫折和风波。其他成员的话,正如我之前提到的,有杭州和福州的小伙伴参与筹划,延期后,由于时间太大跨度大,团队组成有些变动。志愿者方面则是先招募各组组长,每组一人,和他们培养默契后再让各个组长自行招募组员,让他们自己负责找合适的成员,慢慢扩大志愿者团队。



- FIN -


点击关键词查看往期精选


黑处有什么 | 釜山行 |  | 脱皮爸爸 | 佩小姐 

你的名字 | 德帕尔玛 | 一念无明 | 摇摇晃晃的人间

沉默 | 水瓶座 | 血战钢锯岭 | 神奇动物

原节子 | 库斯图里卡 | 安东尼奥尼

岩井俊二 | 伍迪·艾伦 | 祖拉斯基

侯孝贤 | 大岛渚 | 园子温 | 滨口龙介 是枝裕和

希罗盖拉 | 于佩尔 | 阿克曼 | 迈克尔摩尔 | 成濑

郑大圣 | 赫尔佐格 | 伯格曼 | 玛伦阿德 | 祖拉斯基




小编已经把文章中涉及到电影的下载地址给您列在了下面, 小主请笑纳!

《只要我长大》下载地址

《呼吸正常》下载地址

如有任何疑問欢迎加入Hi67官方群讨论:369230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