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毒药”关注我们


他本是刻苦的中戏导演系学生,却因为对网络发展的执念差点没能毕业;他在网剧的道路上比所有人早走半年,从《暗黑者》到《老九门》,他的网剧不是里程碑就是刷纪录;他不屑“网感”,却事事走在网络前沿;他肯定IP的价值,又直言90%以上IP交易者都不懂行;他看演员的眼光稳准精,擅用老戏骨,也看好小鲜肉。



他,就是兼编剧、导演、制作人于一身“网剧一哥”白一骢。


帝都下雨最狠的某天,为人直爽、话风幽默的白一骢接受了毒药君的采访,谈人生,谈网剧,谈IP,完整地呈现出了老白的世界和“视界观”。

《暗黑者》成里程碑?好眼界!


中央艺术学院导演系勤奋好学的白一骢,大学时代差点因为论文挂了科——作为中国最早的一批互联网使用者,他的毕业论文叫《在艺术与技术的边缘》,讲未来视频网站对导演的影响,技术革新会导致存储由胶片向数据化转换,观众们不再去院线而是在互联网上观看电影,通过用户点击量获得票房和转化率。


——从那时起,白一骢已经意识到网络视频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他的老师非常不理解他,觉得他选择这样的论文方向是“神经病”,差点没让他毕业。

 

对电脑和网络都非常熟悉的他学生时代就常常充当“电脑维修专家”,指导老师同学操作电脑,进入影视行业的第一份工作都与电脑有关:在《网络时代的爱情》中担任“电脑顾问”一职。白一骢带着对互联网视频的执念走了十年,2012年互联网视频开始兴起,但又受制于成本低,他还是没有机会做专业作品。


直到2013年下半年,腾讯希望做一部高品质网剧,白一骢非常积极,这是他长久以来都渴望的内容。腾讯、慈文、白一骢的三方鼎力,《暗黑者》氤氲而生。真正投入筹备时,压力和问题也接踵而至。当时,大家普遍认为网剧档次太低,无论是演员或导演,都不愿意接拍。



首先是选角。为了增加些有影响力的因素,白一骢邀请好朋友郭京飞在《暗黑者》中客串,郭京飞看过故事后非常感兴趣,愿意自降身价出演男主角。白一骢与郭京飞的经纪人王金花接洽过程中,眼光很好做事果敢的“花姐”将她带的几个艺人压低身价要求参演《暗黑者》,若不是她儿子董子健的档期问题,她也想让董子健也参与。


之后是导演。有人将经验不足的周琳皓推荐给白一骢,当时的周琳皓只做过执行,但除了他又很难找到如此投以热情来拍摄网剧并经验丰富的导演。抱着“大不了我自己做导演”的心态,导演人选定了下来。事实证明,周琳皓带给白一骢等制作团队的是惊喜。

 

一群愿意做网剧的人凑在一起,非常热情地做起网剧,制作过程中,白一骢学到很多互联网营销方式。《暗黑者》第一季的亮眼成绩,奠定了它在互联网剧情类剧集的里程碑地位。



——它甚至还成为南方都市报娱乐年鉴2014年度“十大华语电视”中唯一入选的网剧。


开始做网剧时,朋友和同行否定白一骢:“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居然要做网剧?”到了2014年,语气由质疑与不屑变成了羡慕和一丝嫉妒:“天呐,你们去年居然就有这么好的眼光!”

 

白一骢说:“我们很庆幸在网剧行业早走了半年,这半年给我们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因此也很容易地在2015年做到行业第一,今年我们保持第一,明年不出意外仍是第一。”



网剧与电视剧相争?不能够!


根据“2015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上业内人士的说法,仅2015年投资超过5000万的网剧就有5部。2016年这个数字还在上涨。还有报道说就连香港导演王家卫也要拍网剧,单集投资甚至超过2000万,虽然这个价格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太浮夸了”,但网剧似乎已经热遍了全中国。


大多数吃瓜群众认为,网剧的异军突起似乎是要跟传统电视剧拼个你死我活,白一骢作为一个“跨界”的全面体验者,斩钉截铁地说:“不存在竞争。”


他说,电视台是B2B的,而网站是B2C,二者最大的不同点是观看模式的不同:“电视台是线性播放,网站是非线性播放。可以把爱奇艺想象成爱奇艺电视台,腾讯想象成腾讯电视台,各个电视台有不同的属性,网站也一样。”

 

“我一直坚持认为内容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老白表示,如果一定说两个平台是互相竞争的,唯一的筹码的就是“内容”,并且这种竞争只存在于抢夺内容不是那么好的作品。好的作品在两个平台一定是双赢。


以《老九门》为例,白一骢及制作团队给东方卫视的周播剧场开了非常好的先例,各项数据非常令人垂涎:7月20日,《老九门》第9、10集以平均1.278的成绩登顶晚间卫视平台电视剧收视冠军,这不仅是《老九门》开播以来的最高收视成绩,更刷新了2016年电视周播剧收视纪录。


皮埃斯:7月27日,《老九门》爱奇艺播放量已突破30亿,卫视黄金档又拿了两个收视第一!


白一骢认为,网剧是一个长期的培育行为,网剧目前来说是洗牌阶段。优质内容会慢慢涌现,粗制滥造的、打擦边球、敏感、吸引眼球的网剧内容将会被淘汰。



“网感”时刻挂嘴边?净扯淡!


现在很多制作人和编剧都会把“网感”二字挂在嘴边,老网民白一骢被问到什么是“网感”,非常痛快地告诉毒药君:“扯淡!我不知道什么叫网感!”


白一骢说,他不知道如何准确定义“网感”,字面解释就是对网上内容的感觉和感知,互联网侵入我们生活这么多年来,每个时期有不同的东西、不同的网络属性。从聊天室到QQ到微信,从BBS到博客到微博,网感一直在变。


聊天室时代网感就是独特性。在N对N的交流中 ,谁的字体牛逼谁就受关注。在快速信息下鹤立鸡群,就是当时的网感。
转成BBS后追求交互性。当年的“猫扑四害”、网络达人在某一个领域做得非常极致,能够让别人觉得他是某个领域的权威,有点公知的意味。这要求内容吸引人与极强的交互性,能引发别人的探讨。这个时期的网感就是有突出长板,让别人能够看到。
进入博客时代,强调个体内容吸引力。开心网与博客的风靡时期,个体内容吸引力越强就会获得更强大的话语权,转载转发成了主流。内容与交互性成为网感的关键。
再往下开始进入社交化。保持以前的特点,更会注重和加强圈子互动性。


白一骢认为,所谓“网感”都是在了解过去的基础上发掘新的内容,不变的核心有两个:

 

第一,作为同步内容的粘性要足。要有足够的长板,要有足够吸引别人的地方;

 

第二,交互性一定要强。没有交互性,别人看完你的剧不愿意谈论,这就是巨大的失败。



“《老九门》能产生微博热议、弹幕互动,这是我们很在意的。我甚至在研发一种剧本的写作方式——能不能在剧本创作过程中把弹幕内容考虑进去。”白一骢说。

做影视就炒IP?不懂行!


“前两年不提大数据就好像你不是做影视的,这两年不提IP就好像你不是做影视的。”白一骢多次表示,再听见这个词就真快吐了。基于毒药君臭不要脸的精神和白一骢对毒药君的信赖,他简单谈了谈对IP的看法——只要影视热,IP就会存在。

 

➤“IP是另外一个模式的原创。影视是高成本,而文学创作通过低成本通道来验证市场价值。当书达到一定的点击量、销售到一定数量时,自然成了IP。”

白一骢说:“我对于IP和原创是一个态度,做IP不代表没有原创能力。”

 

➤“整个行业面临空前的不专业,是所有人都在追逐IP的根本原因。大量资本涌入到行业里,导致揠苗助长。很多人刚入行就成了制片人,演戏不很成功成了制片人,能忽悠点钱的人成了制片人,经纪人成了制片人,业外人士混进圈子成了制片人……没有全产业链开发的经验,甚至无法判断一个剧本的好坏,这时IP给他们提供最直接的方式——看数据。虽然没看过一本书,但这本书的点击量非常高,那它一定是好的。”



而对自己,白一骢自信满满:“作为一个制片人,我是够格的——二十年中我做导演、监制、剪辑、摄像,拍过广告、纪录片、热播剧,做编剧拿了几十个收视冠军……我能够不心虚地面对整个制作流程,任何一个环节我都有充足的信心说:你丫不行我上。”


➤“好的制作者能够挑出有价值的IP,并能把它拍好。”


在国内,白一骢钦佩信服的制片人团队只有四个:在一起打拼了二十多年的侯鸿亮团队,必然成为行业第一;经历了十几年打磨的唐人蔡艺侬与李国立导演组合;新丽的曹华益“虽然我不认识他,但听说他最大的工作就是看剧本,他懂看剧本”;本身就是编剧出身的慈文马中骏。


白一骢说:“这些业内大神懂内容。给他一个IP他能看出好坏,不断研究打磨内容的匠人精神才是我认为真正的懂行、专业的人。可怕的是行业现在90%都是不懂行的傻X,业余制作人把IP炒上去,给不同平台卖IP,导致现在平台也觉得原创与IP相比,IP更稳妥。”



白一骢认为,IP再热,对编剧的发展没有实质影响,编剧工作要么原创要么改编。没有哪个编剧只能做原创或改编,编剧不是文学性工作,而是技术性工作,是把故事写成可以拍摄的蓝图。骂IP最狠的几个编剧早期都是IP的受惠者,成名作或者知名作品都是IP改编。


他还觉得,IP需要创造和培养,而不是一门心思地无脑抢购,才是真正健康的业界生态。他希望用户被网剧本身吸引,而不是被IP吸引,哪怕是被IP带进来看,也是因为优质的内容而继续看下去。 



制作人还是编剧?很纠结!


网络一哥白一骢既是编剧,又是导演,还是制作人。毒药君问他如何穿梭在几个角色中,他显得灰常纠结。毒药君还是将访谈实录Po出来,宝宝们自行感受“网剧大神的烦恼”吧。

 

毒药君:《盗墓笔记》后,您称“上交给国家”是不得不妥协的结果,那么在改编剧本过程中,原著的文学性和剧本的合理性您是怎样平衡的?

 

白一骢:“上交国家”每次都会聊到。何为盗墓?就是我进到墓里,把东西拿出来据为己有;从墓里拿出东西上交给国家,可以勉勉强强算考古行为。盗墓是违法行为,我们不可能把违法行为变成电视剧来歌颂。最后这个锅就算我不想背也不行,谁做都要这样改,不能把《盗墓笔记》做成盗墓,这是必然情况。



毒药君:看您在曾经的采访中谈到编剧的地位,到现在您还是这么认为吗,在中国编剧地位不高?


白一骢:我的官方身份是编剧,也是编剧协会的一员,协会一直呼吁提高编剧地位,提高编剧地位不能靠呼吁,而这体制构成的问题。


从市场环境看,市场由销售决定,我们不能逆市场而行。市场核心点第一位是整部剧的品相,包括演员、制作水准和题材选择。打个比方,一个非常优秀的编剧和一个非常差的编剧各自写了一个剧,好编剧的作品能到一百分,而差编剧的作品只有五十分,但好编剧用的无名演员,差编剧用的都是人气演员,市场一定会选择五十分的作品。市场消费的是明星而不是编剧。


从体制看,好莱坞编剧有地位、韩国编剧有地位,是由制度造成的。美剧的编剧都有另一个身份——制作人。美剧的模式是制作一部剧从观众反馈的数据决定是否继续播出,编剧掌握创作权,可以直接决定一部剧的走向和演员的出境频率。权利决定地位,如果编剧纯粹是剧本工作的话,没有话语权,无法在结构上对整个影片发声决定作用。韩国是电视台指定做剧,所以一般来说先选编剧,编剧本身的权利和地位相当于超级编剧和制作人。


这两年我国编剧地位已经提高很多:第一,大部分编剧署名权得到保证,第二,整个宣发过程都会邀请编剧参与。在我的公司,我一直努力实现监制加编剧。编剧对剧本是最熟悉的,对剧本的认知也最清晰,同时做监制可以避免很多漏洞,能够真正提高精度。这个方法恰恰能让编剧地位得到飞速提升。

 

毒药君:根据您的说法,我是否可以理解为,现在我国电视剧制作是演员中心制?

 

白一骢:制片人中心制多一些。面对受众时需要放在第一位的是这部剧最核心、最吸引别人的地方。比如《暗黑者》主打戏的题材和模式,《老九门》主打三叔跟演员阵容。当我们把编剧放在第一位的时候,就可见这部剧的其他板有多么短了,因为编剧是这里面最不能吸引别人的人。



毒药君:作为制作人,您如何平衡自己项目中的艺术性与商业性?

 

白一骢:作为制作人,我很悲哀地要更多考虑商业性,一部戏拍完不能让投资者亏。


在完成销售的基础上,未来一两年的工作是精品化概率更高,提高制作的精度和水准;内容本身来讲,能够在很市场化的戏里增加一些深度和宽度。这是作为制作人我比较关系的两件事。逆市场的事儿我不会干。


很多人问我“你们公司怎么这么远”,我说“因为便宜啊”,我们公司是很务实的团队。我们这个行业大部分人都不用坐班,所以平时远点无所谓。很多团队在繁华地带每年消耗几百万租一个场地用来办公,公司比我们豪华十倍,戏拍出来却不及我们的十分之一。公司那么豪华没有用,我们宁可把钱花在制作上。

 

毒药君:您更希望大家称您为编剧还是制作人呢?

 

白一骢:很多人认为我是个编剧,但其实我的专业是导演。


没有人愿意让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做导演拍片子,为了谋生,从2000年毕业到2007年一直在做编剧,因为编剧是最没成本的工作。2002年做了金庸的《天龙八部》,之后是《雪山飞狐》,虽然做编剧期间运气比较好,但我仍想转回导演,2007年终于实现。真正做了导演后,又发现做导演受制太多,毕竟上面还有一个角色叫“制片人”,我就觉得我应该做制片人。


这么多年我没有丢弃编剧工作,我觉得它是做一部剧最重要的一部分,我不能把这个环节丢掉。我们公司有两个身份,是剧本生产方,也是一个电视剧的出品制作公司。我在现在的公司对剧本的把控是最严厉的,这是我付出精力最多的一部分。我的编剧团队跟很多公司有剧本上的合作,包括网剧版《盗墓笔记》、侯鸿亮团队的《鬼吹灯》等等。



毒药君:编剧和制作人,您更喜欢哪一个工作方式?


白一骢:很矛盾。有时候觉得做编剧很好,因为可以自己在家里工作,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儿,但剧本写完之后,会觉得还是制作人好,可以控制剧本的生产。我比较喜欢做内容。



小鲜肉演技不行?要看好!


关于小鲜肉,曾经毒药君看到白一骢在曾经的专访中丢出的炸弹——“片酬奇高演技辣鸡”、“中看不中用”等等等等……带着疑问毒药君向当事人求证,老白同学惊愕地表示:才不是!他很看好小鲜肉的未来,并且,网剧的发展会给新人演员带来更多的机会,只是新人们要避免因为着急而掉进粪坑。

 

毒药君:您如何评价小鲜肉的演技?


白一骢:每个人都有年轻的时候。我个人眼光还不错,谢霆锋刚出道时我还在中戏上学。一群操蛋的文艺青年评价谢霆锋:这傻X哪会演戏,我的态度不一样:这哥们早晚要成影帝——他比同龄人起步早、获得的机会多,演员演过的角色越多,提高的机会就更大,经验会弥补短板。



今天的“小鲜肉”与同龄人相比,没有比他们更好的演员。有些人说《老九门》里伟霆一直在耍帅,可这些“帅”不是耍出来的——每天一个威压动作吊一百多次,单体能就没几个人能扛下来。只要一拍打戏,他马上就会这样去做。“小鲜肉”有机会在大制作中与业内一线人士合作,他的提升速度会超过同龄人。长期曝光、粉丝增加,他也会增加自信,气场随之变得强大。


我是非常看好“小鲜肉”的,同时我也很看好一些没有成为“小鲜肉”的实力派演员,但没有那么多,董子健几部戏下来,验证了他是一个发展非常均衡的演员;张一山演技不错,但更多的是“余罪”这个角色赋予他的。90后还欠缺乏演技担当。



毒药君:老戏骨都开始演网剧了,留给新人演员的机会是不是更少了?


白一骢:机会永远是均衡的。


2014年底到2015年,因为超级网剧很少,中低成本网剧居多;现在超级网剧有所增加,但中低网剧变得更多。超级卡司进入网剧市场,说明市场变好了。对于新人演员来说,他们有机会在中低成本的网剧中担纲主要角色,对他们来讲是非常好的机会和平台,但接戏需要慎重,新人容易着急,着急就会出错,新人演员需要避免犯错。

毒药君:您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有什么值得期待的项目?

 

白一骢:接下来我们将要进军非常难做的科幻题材和魔幻题材。我还是很有征服欲望的。


《三体》的电视剧正在进行剧本和设定,根据原著全部重新制作,如果完全由我操盘,我非常愿意和原著一起合作,希望把大刘牢牢抓住。


《爵迹》的电视剧也在筹备当中,剧本基本完成,正在做设定,计划今年年底开机。


十月份我们还会发布一个与《花千骨》的原著作者fresh果果合作的一个科幻题材的项目。

- END -

投稿邮箱:tougao@duyao001.com

毒药君微信号:duyaosir

近  期  热  门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幻城 | 树大招风 | 娱乐圈红线 | 未引进电影

余罪 | 中国编剧 | 超级人渣 斯嘉丽·约翰逊

毛片导演 | 狩猎 | 宫崎骏 枭雄电影 | CAA

6月电影 6月摘评 梁振华 | 张语芯 | 漫威

日剧 | 侯鸿亮 | 猫眼CEO郑志昊 毒药赏色

票房保底 | 金扫帚 毒苹果颁奖典礼

毒药小视频 | 七月院线指南 

回复关键词精选”查看更多精彩

毒药App是建立在社区基础上的内容平台,每天提供高质量影评书评,同时打造兼具专业性与年轻化的写作群体。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毒药App

小编已经把文章中涉及到电影的下载地址给您列在了下面, 小主请笑纳!

《花千骨》下载地址

《雪山飞狐》下载地址

《爵迹》下载地址

《天龙八部》下载地址

《在艺术与技术的边缘》下载地址

《暗黑者》下载地址

《三体》下载地址

《鬼吹灯》下载地址

《网络时代的爱情》下载地址

《老九门》下载地址

《盗墓笔记》下载地址

如有任何疑問欢迎加入Hi67官方群讨论:369230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