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老九门」又更新了,之前曾吐槽过这部「抗日偶像剧」,麻烦上交给国家!


尽管盗墓剧拍成了抗日偶像剧,但凭借陈等等的颜依旧迷倒一片。


今天十点君转载了一篇迷妹小她的文,借此来说说那些别人家的爱情=。=


作者:小她

来源:她读(ID:taread)


张启山和尹新月之间的甜蜜互动太多,很自然地,“启月夫妇”就以迅猛之势上了头条。




小她看的时候,全程都在一脸傻呵呵笑得花枝乱颤,根本没有办法停下来。


本宝宝枯竭已久的少女心呐,就这样被启月夫妇拯救了。





新月曲如眉,未有团圆意。

红豆不堪看,满眼相思泪。

终日劈桃瓤,仁儿在心里。

两朵隔墙花,早晚成连理。


这是一首写相思的爱情诗,想他、念他、渴望与他早日结成连理,表达了女子对爱情的热烈追求。


剧里的尹新月,就是这样一个勇敢的女子。


第一次在车站见面的时候,举的牌子上写的就是“曲如眉”,聪慧的佛爷一眼就看出了这三个字暗含的“新月”之意。


于是帅气挺拔的他,从此就深深印入了新月的心底。




后来明知他是假扮的,明知他来路不明并且是为了她家的药材,她还是选择站在他这边,帮助他清走行动的障碍,一路护送他安全突围,还义无反顾地跟他上了火车去了长沙。




还没等佛爷反应过来,她便以夫人自称。


佛爷让她多考虑一下,结果真的只有“一下”。




佛爷跟她说自己前路艰险,随时都有可能战死沙场,跟着他没什么好下场。


她却说:


全北平都知道你为了我点了三次天灯,我不管,这辈子我都要定你了!




发现佛爷在偷偷看她的时候,心里暗自窃喜,并大大方方地说:


我喜欢你看我。




她自己绝非只会圣母玛丽苏的傻白甜,而是足够果敢干脆、有勇有谋,但是在心仪的爱人面前,一言不合就秒变迷妹。


新月对佛爷,不止是打心眼里的欣赏和崇拜,更是那一眼就注定的爱恋。




这是一对不按套路出牌的cp,完全可以用霸道娇妻赖上我几个字概括。


男的帅,女的美,并且两人都一点儿也不矫情做作。


虽然窗户外面啊是酷夏的烈日炎炎,但是看了他们之后,感觉整个世界都洋溢着恋爱的春天气息啊喂!




我们太多人啊,现实生活中得不到的甜蜜幻想,便只能在影视剧里得以寄托。


作为一个少女心经常被轻易撩拨的人,启月夫妇绝不是让小她心动的第一对cp,也不会是最后一对。


国产剧虽然总是被人吐槽,但其实不乏佳作,年代离现在越久远,质量反而越高。


在小她的记忆里,对于爱情的最初幻想,对于少女心的遥远记忆,应该是始于那部堪称艺术精品的「大明宫词」



长安月下 一壶清酒 一束桃花

长相守它是啊 

面具下的明媚

明媚后隐蔽的诗啊




如果说上面启月夫妇带来的少女心,是停不下来的甜蜜。


那么,太平和薛绍之间的爱情,则是止不住的忧伤。


太平是从小养在深宫中的公主,涉世未深,保留着这个世界上最高贵的天真。




在上元灯节偷偷跑出宫墙,在人流如织的集市上,太平第一次卸下自己公主的身份,和玩伴一起开心地笑、跑、闹。


后来两人走散了,她逆着人流跌跌撞撞地找寻着,掀开一张面具,不是,再掀开一张,还不是,直到掀起……


薛绍被眼前这个一脸泪花、似乎突然患了失语症的女孩子逗笑了。

    

薛绍:您……是不是在找人?

太平:是……我在找昆仑奴。

薛绍:昆仑奴仅仅是一张面具,面具后面的人脸通常是不同的,所以您是认错人了!您手里不是也拿着一副昆仑奴的面具吗? 


太平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面具,抬起脸时一脸羞涩。
薛绍:……我可以走了吗?

太平傻傻地点点头。


薛绍擦身而过,太平呆立在那里,片刻才想起应该回头再看一眼。薛绍也恰巧回头看她,依旧一股清澈的笑容。太平望着他重又戴上面具,消失在人群中。




旁白徐徐响起,那是老年太平回忆的声音:


我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以及在他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我十四年的生命所孕育的全部朦胧的向往,终于第一次拥有了一个清晰可见的形象。我目瞪口呆,仿佛面对的是整个幽深的男人世界。




回宫后,她羞涩地和母亲分享自己的心上人:


他比哥哥中的任何一个都好看千倍。他,他有弘哥哥的鼻子,高高的,直直的,好像山的脊梁,眼睛特像贤,不仅很大,还长长的,像一池深水,他眉毛可漂亮了,是那种剑眉,透着英气。嗅,对了,还有嘴,像显,不,更像旦,厚厚的嘴,嘴角还微微上扬,下巴上还有一道儿,就在这儿,很威武的样子。嗅,我知道了,是牙,牙更像显,雪白整齐,泛着轻轻的品色……他笑起来的样子啊,好像春天里最亮丽的一束阳光。




这张如春日阳光般和煦的脸,不仅是惊艳了情窦初开的太平,更是惊艳了作为看客的我们。


这是小她啊,见过最美好的初遇,没有之一。


所谓一眼误终生,大概就是这个模样了。


这幕如画般的动人场景,影响了太多人最初的爱情观,以至于直到现在,我们还在傻傻地相信着一眼终生的热烈爱情,等待着让自己奋不顾身的那个人。


而薛绍,也顺利晋升为理想型的男神存在。




影视剧里塑造的女子形象,遇见爱情的时候总是比我们勇敢,比如新月,又比如太平。


所以她一袭长裙曳地,款款走进朝堂,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用无比自信宏亮的声音对着高高在上的父母说:请二圣赐女儿一个驸马!




在强势母亲的安排下,以两条人命为交换,一无所知的她怀揣着少女的娇羞,如愿嫁进薛家,做了薛绍的新娘。




但是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当爱情的光芒照进现实,之前所有关于婚姻的甜蜜向往却只能被坟墓埋葬。


她爱着他,他却爱着另一个她,当他终于发现自己爱上她时,他却因为强烈的良心谴责死在了她的剑下。从一开始,这就注定是一场悲剧,皇族任性的代价总要有人来承担,而这个人就是太平。




后来武攸嗣对她再好有什么用,张易之的脸再像又有什么用?他们,终究不是薛绍啊。对于薛绍,太平用尽了自己的一生去想念、去忏悔。


所以说,太平和薛绍之间的爱情太虐太伤感。


但是不管怎样,很多年后我依旧会记得那场发生在长安月下美如画的初遇,以及当初那个和太平一样单纯爱着一个人的自己。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如果要谈国产剧对爱情和少女心的启蒙,怎么能少了「金粉世家」中的金燕西和冷清秋?




现在特别流行一个词——“撩妹”,但是在十几年前的金燕西,早就把所有的浪漫桥段都来了一遍。


两人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漫天飞舞的纸屑中那个清秀瘦弱的身影,让一向玩世不恭的少爷都看呆了。


再次相逢,他不顾一切在大雨中奔跑追赶离去的马车,生怕这辈子又一次错过了她。




后来金燕西就展开了猛烈的追求攻势,搬到她家隔壁,去她的学校当老师,办诗社,搞定周围的人……在冷清秋一次次的拒绝中反而愈挫愈勇。


在清秋眼里,不一样的人是没有办法在一起的,就像她家的葡萄藤上永远也长不出百合花。


但是金燕西马上就将她家的葡萄藤挂满了百合花。




他当着所有人的面,变戏法似的让横幅从天而降,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爱她。




被泼了一头水,还被清秋呵斥以后不要再来找她,他只是说了一句“我不能没有你”,然后便紧紧地抱住了她开始转圈。




大婚时那铺满百合花的房间和婚床,成就了多少女孩子对于新婚之夜的浪漫幻想啊~




还有那灿烂盛开的向日葵花田,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躺着,天地之大,唯有你我。




像金燕西这样的人,有相貌,有家世,更有对爱情的炽热和执着,哪个女孩子能拒绝呢?


所以说就连冰美人冷清秋也心动了,最后陷入爱情的漩涡。




可是啊,前面有多甜蜜,后面的反转就有多让人伤心。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而婚姻,则是两个家族。


再浪漫的恋爱,终有一天会回归到最平凡的茶米油盐中。


不一样的背景,不一样的三观,终究造成了两人的婚姻悲剧。那个热烈真诚的少年,那个如百合花般清纯的女子,最后都随着愈驶愈远的火车不见了…


轰轰烈烈地爱过,心如死灰地离开。人生啊,若只如初见,那该有多好。





生命不息

少女心不止


不管是以前深入骨髓的忧伤爱情,还是像现在启月夫妇这样的甜蜜cp,我们好像太容易被荧屏里的爱情感动,并且随着影视产业的快速发展,少女心之类的词渐渐地成为了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公主抱的时候,少女心开始嗷嗷叫。



壁咚的时候,少女心开始嗷嗷叫。



摸头杀的时候,少女心开始嗷嗷叫。



随便搂一下,少女心开始嗷嗷叫。



拉个手,也能激动地嗷嗷叫。



就更别说像这样别出心裁的讲台偷吻之类的了。




我们没有这样完美的男主,也不像女主们那样勇敢,所以才对影视里的爱情格外羡慕和渴望。


我们爱上的啊,终究是别人的爱情。


但是能够永远保持一颗砰砰跳的少女心,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啊。在等待的过程中,脑海中已经把和他相遇和相爱的画面花式上演了一百遍,永远相信真爱,永远充满期待,真好。


生命不息,少女心不止。别人的爱情又怎样,我愿意献出自己的感动,永远嗷嗷叫下去


点击阅读原文↓↓↓,前女友在等着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