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户川可以算得上日本最有学者气质的推理小说家了,除了撰写推理小说外,他还对欧美的推理小说模式做过系统的归纳总结,写了诸多研究性的文章。


古往今来,推理小说家的终极梦想就是设计一种完全犯罪。为此,许多人大动脑筋,设计了许许多多离奇古怪的犯罪手法。讽刺的是,犯罪手法越复杂,破绽越多,反而越容易被识破。为此,江户川在总结前人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一种简洁而又隐蔽的完美犯罪手法,即“或然率”犯罪。


所谓的“或然率”犯罪,就是利用生活中存在的一些安全隐患,来实施犯罪。因为这些隐患本身就存在,当被害人被杀死的时候,往往被当成意外事故,凶手就可以逍遥法外。即使有人知道是有人从中作梗,因为不能证明嫌疑人的行为与被害人的死亡有直接关系,嫌疑人最多被定性为失误杀人,不会构成谋杀。只是这种手法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成功,所以称为“或然率犯罪”。


例如,当某个你痛恨的人站在悬崖边上时,你对他大吼一声,“小心!”表面上看你是在提醒他,而实际上他可能会因为你的叫喊而受到惊吓,从悬崖上坠落。即使有别人目睹了这一切,他也不可能在法庭上证明你到底是不是存心杀人。再加上如果你平时就是一个毛手毛脚的人,那么你故意杀人的嫌疑就更小了。


在某人偶然陷入危险的情境下(或者将某人诱入这样的情境),对其施加微小的影响,使其意外死亡,这便是“或然率”犯罪的精要所在。


“或然率”犯罪因为手法不够炫酷,所以在本格推理中极少出现,更多地出现在社会派中。在东野圭吾的短篇小说《小小恶作剧的故事》中,女孩杀死男友,用的就是“或然率”犯罪手法。具体是这样的:女孩对男友已经感到厌烦,但不知如何拒绝。一次,男友站在高楼天台的边缘上向她表明心迹,(青春期少年都比较傻嘛!)女孩心念一动,骗他往旁边看。男友照做,结果被对面大楼的玻璃反射的太阳光晃晕了眼,失足跌落致死。因为女孩离他较远,每一个目击者都认为他是意外死亡,因而可以逃脱罪责。


不过这种手法毕竟还是有点张扬。如果演得不够逼真(即不能表现出一副无辜者的样子),很容易被识破,即使不会被判有罪,也会招致被害人亲属的打击报复。在《小小恶作剧的故事》中,女孩的阴谋就是被她男友的好朋友给识破了。


《小小恶作剧的故事》:“或然率”犯罪的一个案例


那么怎样对这种手法进行完善呢?答案是“借刀杀人”。也就是利用目标身边的人(最好是小孩或傻子),诱骗他去实施“或然率”犯罪。我们常说,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利用猪队友坑死对手,是最完美不过的策略。


让我们设想这样一个故事:


杂技演员A和B互为竞争对手。B表演的花样走钢丝节目,其中某个环节非常惊险,在表演过程中不能受到任何外力干扰。A想利用这个机会加害B,不过他当然不能在B表演的时候故意去干扰他,因为那样做无疑太过明目张胆。于是他就想到了利用B的年幼的儿子。他找到B的儿子,并对他说:你爸爸即将表演的节目很重要,你如果能去观赏,他一定会很开心。B的儿子果然上当,偷偷进来观看爸爸的表演。当B的表演进行到关键环节时,儿子因为担心爸爸的安危,忍不住叫了一声,结果让B受到干扰,从高高的钢丝上坠落下来,摔成重伤,从此告别杂技舞台。人们都把这次事故归因于B的儿子的年幼无知,而B则会觉得儿子这么做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没人会猜到这是A精心策划的结果。退一步讲,即使大家都知道A对B的小儿子所说的话又能如何呢?毕竟A说的都是实情,也没有去教唆他做什么坏事。


《狮子王》:刀疤对辛巴父子实施的阴谋,可以算是一种“或然率犯罪”,因为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


在迪士尼的动画大片《狮子王》里,刀疤杀死木法沙,使用的就是这种手法。他巧施奸计,让年幼无知的辛巴屡次陷入危险之中,迫使木法沙前来营救。有一次,他把辛巴骗进山谷,再让土狼惊动野牛群,试图藉此杀死辛巴。木法沙为了营救辛巴,深受重伤,被刀疤推落悬崖摔死。年幼的辛巴自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刀疤搞鬼,还以为是自己的叫声招来了野牛群。他把父亲的死亡都归咎到自己身上,背负着罪责逃离狮子群,独自流浪。


刀疤的这一招几乎可以算是“借刀或然率杀人”的典范。如果不是他最后得意忘形说出真相(反派的通病嘛),辛巴恐怕终其一生都要背负着罪恶感生活下去了。


可能有人会认为本文有教唆犯罪的嫌疑,可是,让我们回过头来想一想,在现实生活中,这种“或然率犯罪”少见吗?当某个人要跳楼自杀时,围观的群众非但不去安慰他,反而大声起哄刺激他;某些司机,夜晚会车时仍然开着远光灯;食品商人明知道食物不安全,却仍然供应到市场上;公共场合无视他人健康肆意抽烟……人性里总是有“恶”的因素,大多数人在法律的约束下能够克制。可是,一旦出现“或然率犯罪”的机会,即使做了坏事也可以不受法律的制裁时,是不是每个人仍然克制自己的行为呢?


话虽然这么说,不过,假如有人看了这篇文章之后,虽然当时不以为然,却还是在潜意识里受到影响。在将来的某一天,遇到一个绝佳的机会,忍不住实践了一下,结果造成他人的伤亡。这种事有没有可能呢?说不定真的会发生呢。所以说,我写下这篇文章的行为,本身也是“或然率犯罪”的一种方式啊!希望聪明的你还是不要上当才好。因为接触了太多的犯罪案例,从而萌生了犯罪的想法,这种事屡见不鲜。所以广电总局不允许影视剧作品中出现详细的犯罪过程,并非毫无道理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