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福特是新人类的缔造者,阿诺德是新世界的灵魂和信仰,那么威廉就是与这个世界共同成长的参与者——他与host(西部乐园里的机器人)一起寻找自我。

人类与host有什么区别?威廉第一次进入西部世界的时候,美女接待员说“如果你看不出不同,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当你从表面看不出分别,剖开皮肤看到构造是不是有分别了呢?无论里面是零件还是器官,都一样丑陋且可怕。威廉的探究过程经历了这一步,挖开切碎,仍然无法看透本质。

威廉,一个懵懂的在自己的世界迷失的人类。他可能成长于一个循规蹈矩的普通家庭,从小习惯了看人脸色行事。

因缘际会进入提洛公司,凭着努力上进有了不错的地位。巨大的阶层落差让他感到茫然,开始思考自己人生的位置。从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哪个是真正的我,将来的我又将会如何?


他的迷茫而务实,谨慎又自律,拘谨且忍耐在罗根这样的人群中显得格格不入,引起了豪门千金朱丽叶的兴趣。一个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套路真的发生在他身上,他却始终有种恍惚疏离感,仿佛这个人生际遇不属于他。



直到罗根带他来体验一次特殊的婚前单身派对,告诉他,在这里有那个问题的答案——你到底是谁。

 面对以假乱真的游戏人物,无休止的fuck and drink让他兴致缺缺。他发现这里的世界就像各种人生的预演,嫖客和妓女,士兵与强盗,农家与行路人。

他接受不了一言不合就伤害,虽然知道这些都只是玩具。很奇怪,我们能够欣赏电影和游戏中的暴力和色情并产生快感,但面对host,暴力和色情的乐趣变得品味低下,可憎可恶。人真的是一种奇怪构造的生物,有无数个临界点,比如享受暴力和厌恶暴力之间,fuck和make love之间。

 所以威廉的游戏方式更让观众有共鸣,他和一个玩具相爱,帮助这个玩具进阶成和自己一样的人类。这几乎又进入了一个套路:凤凰男奋斗成功之后更容易对弱者产生真爱。

威廉对德洛丽丝的感情让自己强大,也让自己更真实。说来可笑,保护一个玩具成为他的使命。他和德洛丽丝的开始就像个美好的邂逅——英雄救美,接着一起进入赏金猎人故事线朝夕相处。德洛丽丝对自己处境的迷茫唤起他的共鸣。

作为一个游客,他知道德洛丽丝被安排的人生是悲剧的,乐园设计者对host的操控和摆弄让他的问题更加清晰——我是谁,我的世界是否真实。

德洛丽丝的迷人之处,在于她没有按照设计者的剧本走,在于她知道自己的认知是受限的,她拥有记忆,也拥有记忆的叠加产生的思维层级,她之所以茫然是因为她会发现,会思考,会学习。


与德洛丽丝在一起,威廉似乎找到了人生意义:只要我心有所属,我就不孤独。


在这条寻找人生意义的路上,每一个选择都当然是自由意志的体现。威廉对德洛丽丝的爱,是把德洛丽丝看做人类的爱——而对那些没有人类意识,随时进入回滚的host,他渐渐失去了耐心,学会了残忍。


沉迷于爱情的威廉不愿相信,德洛丽丝和水边濒死的小兵才是同一物种。



罗根不遗余力的让他认清现实,德洛丽丝负伤而逃。对罗根的愤怒终于进入又一个“临界点”,这个生来养尊处优颐指气使的家伙,纵情酒色恣睢无忌也就罢了,这次生生的打破了他生命中最美好的部分。威廉终于撕碎了所有生活附加给他的那些伪装,什么温文尔雅,什么以礼相待,都通通去他娘的。

 威廉回到甜水镇,一心找到他的爱人。但是他的爱人不存在了。他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一次又一次跟随德洛丽丝的自我发现之旅,终于明白,原来所谓的迷茫,所谓的记忆,所谓的寻找,所谓的选择,都他妈是,一条故事线。


一条“机器人在觉醒路上邂逅不愿玩低级杀与操游戏的游客然后以爱情的名义进行杀与操”的故事线。这简直是一个莫大的笑话,他还跟着出谋划策逃离掌控,他来乐园玩机器,终于被机器玩了。




他觉得好笑。如果德洛丽丝的寻找永远没有结果,那么他对生命的追问也没有结果。


我是谁,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在真实人生的爱恨纠葛中,在这个乐园的生死轮回中,答案藏在哪里?


如果生命没有意义,爱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失望的离开乐园,完婚生女。现实中这些看上去有别于host的人类,何尝不是在无尽的循环中毫无知觉的活着。没有哪个生命是可贵的——当初他曾反感乐园对生命的轻贱,现在他懂了——这些生命毫无意义。


杀一个host,它的亲人的痛哭也一样真诚,杀一个人,他的亲人用不着重置和清除也会遗忘。


他得知乐园由于五年前的一次毁灭性的灾难,埋葬了最初的制造车间和小镇,已经举步维艰,难以为继。这个乐园如此真实又如此荒诞,所有人都觉得其乐无穷,愿意在这里释放被压抑的自我。

他决定增加投资挽救和发展这个乐园。如果说他的内心深处仍有一丝希望,那这里就是他的希望升起之地。

妻子的自杀才让他发现,自己已经走的太远。他的面具隐藏不住的内心,是连自己也没发现的黑暗和邪恶。他回到乐园,没参与任何故事线,不杀强盗,不杀士兵,不杀蹩脚的导游,不杀赏金猎人,他杀了可怜的农妇梅芙和她的小女孩。

巨大的痛苦让他见到了有真正意识的host,第一次相信迷宫的存在,那么当初德洛丽丝的寻找确实是一次自觉,生命的意义就在迷宫。那么德洛丽丝曾经数次接近真正的自由,何不再一次让她带领自己去寻找?

然而一次又一次,德洛丽丝无法突破自己,角色让她哭喊,面对无比愤恨的敌人始终无法举起手中的枪。他不知道,这一次又一次的交锋,都是德洛丽丝的经验积累。掌握自己的命运必须挣脱最后的禁锢,也就是让那个拥有最高权限的上帝消失,让这些神消失,让他消失。

德洛丽丝38年的人生经历,终于全部作为背景形成崭新的拥有自由意志的人格。威廉的梦想实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