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曲》美国歌舞片的代表作,电影里的歌曲不仅好听,各种拍摄手法,以及拍摄出的氛围让人大开眼界。那些搞笑的舞蹈动作让人看着心情不自觉的轻松与愉悦起来。如果你伤心难过、郁郁寡欢,或者生活失落,那么就在雨中高歌一曲吧。


Gene Kelly初获芳心后在雨中欢快地载歌载舞,此段情节堪称歌舞片历史上的永恒经典!在《爱乐之城》里面也能看到对于这段的致敬,那么这一段,当时是怎么拍的呢?美国导演工会(DGA)邀请导演斯坦利·多南(被称为“好莱坞音乐剧之王”)详细讲述这一段落是如何拍摄的。


资料来源:美国导演工会(DGA)  翻译:吉尔达

“我认为它很好的表达了我们所想传递的一种情感,那就是当一个人陷入爱情时的幸福感,这一刻,雨早已失去了它阴郁的意义。”

 在电影中,这个幸福满溢的男人,伴着美妙的旋律尽情抒发着自己情感,一切自然得就如同呼吸一样。但实际上,要达到这种效果并不容易。从周密地规划好主角的每一个舞步,到在米高梅的外景地,布置好一条下着雨的街道,要拍好这一场景需要顾及到方方面面,一步一步、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向完美跃进。


“从来都没有第二套舞蹈可以换。”多南说,他曾在米高梅见习期间学会导演,在完成他的导演处女作(也是与凯利合作)《锦城春色》(On the Town)之前一直是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舞者。“他们已经绞尽脑汁。就这三四分钟,能否娱乐大众、震撼大众,尽见分晓。”



这一幕从金在门前与黛比·雷诺斯晚安惜别开始。歌舞片与其他类型的影片不同,因为它囊括着一种风格化的表现形式。如果当时已经有了参考模板,那么谁都可以拍它。有人说,“拍这样的电影肯定很有趣吧。”我答道,“有趣?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烦扰、焦虑,一场战斗、辩论、左右为难的境遇。”


这可一点儿也不有趣。唯一感到有趣的时候就只有当看到成片时。金对自己和他人的要求都十分严格。他对于自己想要如何拍这一幕早已有了定论。能与他共事让我们深感幸运,没有人能达到金的境界,是他的天赋与才能让这一切完美。



要想制造这场雨,必须有大的水车,并且水压还得够才行。需要通过控制阀门来控制水压,就像在浴室里那样。


关于这个,我们遇到过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状况。有次我们在卡尔弗城的米高梅,那是个炎热的夏天,所以在下午四点半或五点太阳开始下山时,卡尔弗城的人会开始浇灌草坪,这就会让我们失去水压。所以每个下午的四点到五点之间,我们必须暂停拍摄。因为这时的水压已不能制造雨了。所以就这样,我们必须学会顺应现实。



在歌曲开始前,金伴着由罗杰·伊登创作的伴奏漫步在路边。这就是我们之前所称的在音乐中“淡入”的实例。现场没有什么管弦乐队,也不是在一个排练厅,你必须让观众不去感知到音乐,因为这并不是真实的,电影中所发生的并不是我们的现实生活,甚至与这个现实世界没有任何联系。这是我毕生经历中最困难的时刻,这一刻一名演员从我们的现实生活中走出了,从讲话一直到开口唱歌。这种感觉是十分敏锐的,你必须让音乐“淡入”。

 从上图中开始,他开口唱歌了。在我毕生的工作经历中,只有一次我对歌曲进行了现场录音,因为当时对口型几乎是不可能事,而且那会儿只是一首歌,而非一段歌舞。所以对于现在的情况,最好的办法还是进行前期录音,就像我们这时所做的那样,到片场再放出来。


这就是说你需要事先尽你所能排练好,将音乐录好,然后录好歌,之后就可以在片场播放出来,演员就可以通过对口型进行表演了。但若是你想要采取其他办法就很难了,因为如果你将管弦乐队带到片场,那么你就必须得进行后期配音了。所以坏办法中的最好办法就是前期录音。



在搞清楚你在拍什么之前,你不能擅自决定摄影机的拍摄角度。你编出了一段舞,接着你开始想该如何最好的把它展示出来。


比如上图中这儿,他正在唱,“让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我脸上正挂着微笑。”此刻我就将镜头移到他的面部,来使观众看到他的笑容,以及雨。当你拍摄雨滴时,你必须得背光,要不然雨滴就几乎看不到。我们为了使雨滴显的更清楚,就在水中加入了牛奶,关于这个还有许多背后的故事。但若是你将光打在雨的前方,而后方一点儿光都没有,那么雨滴就完全看不到了。


因为当时的情况是,我们有时会重拍,这样他就得在羊毛西装下一直湿透着,接着他会脱下西装来烘干它。若是我们得到了想要的镜头,那么就会紧接着为下一个镜头做准备。


有时我们的确拥有了想象中的镜头,那么他就有一个半小时或两个小时的时间休息。我们必须准备两到三套西装,并且还得有一个温暖的房间来烘干它们。


我们决定让他与海报中一位漂亮的姑娘小小调情一下,来衬托他此刻无比兴奋的心情,于是我们最终选择了图中这幅。


橱窗本来就在那里,街道也在那里,都在米高梅的外景地内。金和我不喜欢布景,因为我们希望能让电影中的一切看起来尽可能真实一些。所以棘手的地方就是要让场景无限接近真实,而不是虚假的去搭建建筑物。


当时,拍摄地大多是在室外,而这一场景都是在白天拍摄的。所以我们就必须在上空盖上油布来使场地看上去像黑夜一样,接着还得布好光来呈现出在黑夜中拍摄的效果。就这样,我们在自己创造的夜晚拍摄,而非上帝给予的夜晚。同时,因为当时正处于洛杉矶的炎夏,在一个下着雨的黑色大棚内工作就如同身处烤箱内一般。


每一个镜头我们都只能拍几遍,金和我对于重拍的看法总是保持一致。现在数字时代会有些不一样,而在当时,你只可以洗印两次的重拍内容,并且只能拍摄五次。这是一场无声的战役,你必须确保最后的拍摄内容是满意的。所以,我们总会在开拍前做好彩排工作,同时演员们也不会尽全力去表演,因为他们不想在彩排时就耗费掉所有精力。


当时,剧组并不是一个小团队,鉴于所有的一切工作都必须通过人力来完成。包括控制摄影机,倾斜它,推拉底座等等。什么远程操控,简直是天方夜谭。


拍摄途中从没有什么即兴表演,对于歌舞戏来说,你没有什么发挥空间。你不能擅自改变它,所有的一切早都定好、录好了。演员何时从A到B到C到D位置,都是固定好的,紧急情况只会发生在彩排期间,所以我们排练了整整六个月,但对于让雨从喷头毫厘不差地落在他的头顶,我们总是不能拿捏得刚刚好。但这并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如今过去快60年了,我们一样很开心当时这样做了。


我们拍的是彩色电影,在当时也曾遭遇了一些技术问题,因为与现在相比,需要大量的照明。胶片记录地很慢,镜头移动地也不快,所以你就需要大量的灯光来实现想要的效果。排列好这些灯光花费了我们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它们实在是太多了,并且还必须考虑它们之前的连续性。它们都是弧光灯,所以得整理好每一个。所有的一切都必须保证处在掌控之中,而事实亦是如此。


金是如此深爱着他的雨伞。这是一个重点道具,同时也不是件容易使用的道具。当它完全打开时,会显得有点儿笨拙,所以在电影中并没有完全打开过几次。所有创作理念的中心就是放下雨伞,在雨中尽情高歌,挥洒情感。歌舞片是表演、唱歌、跳舞和娱乐的综合。而这些元素都得在同一时间进行。这与通过表演来表达真实是不同的。 

在大晴天跳舞当然比在雨天跳舞容易多了。但这也不是什么难题。我们设想好所有的情景,然后将舞步一秒一秒地设计出来。所有看上去碰巧的事儿,其实都是早已计划好的。所以当金在雨中溅起水花时,事实上我们已经在他踩踏的地方挖了个洞。而他就必须确定正好跳到那个地方,这都是非常细节化的。 


当撞上警察时,金感到十分尴尬,因为他就像是一个玩水的孩子。而对于那位警察,我并不确定他是什么反应,但如今当我再看起这部电影时,卓别林的电影片段总会浮现在我的脑海。我是卓别林电影的超级粉丝,在他的电影中,警察总是十分具有攻击性的。这是第一次我从其他人那里借鉴一些想法。我认为这也不过只是一种说法,当观众看到这一幕,看到他的所作所为,难道不会感到有趣吗?

这就是尾声了,金将雨伞给了一位行人,他十分高兴地收下了。这整个片段我们当时拍摄了两天半或是三天,完全没有循规蹈矩,我只是遵循着自己的内心进行拍摄。我想要观众相信他们所看到的,而不会想到是有人在暗中操控着这一切。


当电影风格成为电影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观众有了金·凯利或是弗雷德·阿斯泰尔(Fred Astaire),也有费德里柯·费里尼(Federico Fellini)。我想要观众觉得,“他起床时突然想到了这个点子,就把它拍成了电影。”一切就是发生的如此突然。  



商务合作:18810654934(可加微信)

小编已经把文章中涉及到电影的下载地址给您列在了下面, 小主请笑纳!

《锦城春色》下载地址

《雨中曲》下载地址

《爱乐之城》下载地址

如有任何疑問欢迎加入Hi67官方群讨论:369230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