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31012438493

尽管这确实是一本浪漫爱情影片,但实际上我们可以这样说,这本电影本质上并不是在讲述一个爱情故事,而是在探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不过导演选取了爱情为载体。
当然他并没有别的选择,因为爱情是人与人之间最为复杂和深刻的感情,所以我们才能看到爱情几乎出现在每一部文学影视作品中,只有人与人之间的关联才是值得一再去探讨和分析的,有些作者痴迷于去宏观叙事,其实上这样是很愚蠢的。

这本电影最大的特色是充斥着大量的对白以及极为短暂的时间节点,他们在火车上偶遇,度过了愉快的一夜,黎明到来,故事也就结束了。
没有什么复杂和过于戏剧性的情节,人物的性格和层次全部通过对话来呈现,因为也只有这样才来得及将人物关系挖掘得足够深,从而阐述明白,爱情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尽管这也花费了三部电影的时间。

我很难将三部电影完全分开来评论,因为在对话之外存在着太多关联和隐喻,在第一本中出现的许多对话后来则完全投射到了第三部中,成为了第三本的情节,相对来说,第二本作为整个三部曲的高潮,更为独立一些。

虽然场景已经简化,但爱情故事中的要素全部都是存在的,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偶遇。
在所有的爱情故事开端,男女主人公基本都是以偶遇的形式初次见面的,他们要么在拐角撞到,要么拿错了对方的行李,要么认错了人,总之隐含着一 种特殊和惊喜的意味(即为不同寻常),反之你很少见到男女主人公第一次见面是因为相亲,如果是这样那就不神圣了,也不会让人有命中注定的感觉,而命中注定 这种感觉是有魔力的,让人觉得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于是爱情就开始了。
如果不神秘、不神圣,让你觉得不是命中注定的又怎么会是爱情呢?
所以偶遇非常重要。

但是所有的爱情难道真的都是命运的安排吗?是上帝决定让你们相遇,又决定让你们相爱的吗?
把这个问题简化一下,就是,爱情之中到底有没有神明?

这个问题,在这本电影中,男女主人公分别回答过一次,答案都是没有。
如果你接受了神明在这里是一种隐喻,那么所有出现过的关于宗教的话题和教堂其实都是隐喻。
你可以发现每一次他们关系有所进展后,他们都会谈论到宗教与神,每一次都会重新强调一遍,他们并不信教,其后的一番对话都是隐喻。

那么现在将这部电影重头谈起。
故事的开端发生在一列中途会停靠在维也纳的舒适火车上,有一对说德语的夫妻在吵架。
丈夫在看报纸,妻子指责他看报纸有什么用,他们随后以婚姻中的外遇为话题激烈地大声争吵起来,这之后妻子生气离开,丈夫追了出去,一会后,他们又回来了。
而在第三部《爱在午夜降临前》,故事的最后部分,在希腊旅馆中,Jesse和Celine同样在争吵中互相指责对方不忠和外遇,随后Celine摔门而出,但是一会后她又回来了。

基本在第一部中关于婚姻和漫长生活的想象与担忧都会出现在第三部中,第三本讲述的就是在最初的浪漫褪去后,漫长的婚姻生活中爱情的本质是什么。

因为那对说德语的夫妻很吵,所以在看书的Celine将座位换到了同样在看书的Jesse旁,偶遇就这样开始了。
他们的第一番对话就是关于夫妻会不会在漫长的婚姻生活在受不了对方,Celine说了一番理论,结论是,常年相处后夫妻会有意去忽视对方,Jesee则说,这是自然的规律,这样他们就能携手到老,免得杀了对方。
在相遇的最开始,他们是这样看待婚姻关系的。

而对应在第三部,Celine摔门出去后,再回来,一样是和指责Jesee这些年来一直忽视她的牺牲,不明白她作为母亲的愧疚感和罪恶感,并 且将一切错误归结到她的头上,Jesse趴在沙发上,没有面对Celine,并且想要忽视和结束这段对话,于是开口纠正Celine话中无关紧要的错误, 不是吐司机是烤箱。

而另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点在于,如果要回答爱情之中有没有神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要回朔到偶遇来说,因为偶遇让人产生了这就是命运的错觉,但真的是偶遇吗?
在维也纳的餐馆中,他们玩了一个假装打电话给自己的朋友,实则是为了说真心话的游戏。
轮到Jesse打电话的时候,他袒露了一种担忧,认为Celine那样聪明的人等到足够了解他的时候,可能不会爱他(在爱情的开端,我们总是会想得非常遥远,那时候他们仅仅只有一夜时光)。
Celine装作他的朋友回答道,“再说了,是她要坐在你身旁的,我相信她是有意的,我们男人太蠢了,一点也不了解女人。”

说道这里,餐馆场景便结束了,但至于她只是这样说说安慰Jesse还是真的就是故意的呢?有几点可以证明,Celine确实就是故意的。
在火车上,Celine换座位的本意原本应该是为了方便看书,但当Jesse问她,你知道他们在吵什么吗?
Celine说,对不起,我德语不好。

这里出现了一个短暂的沉默,因为对话已经结束了,作为萍水相逢的旅客,到这里他们本该继续各自看书的,但是Celine看了一眼Jesse,说道,“你听说过吗,夫妻在一起久了,就会失去倾听对方的能力。”随即补充说了一个关于高音,低音的理论。
这非常明显是一个搭讪,他们本来没有什么可聊的,Celine主动给出了一个话题,使得谈话能够继续下去。
在爱情萌生的初期,关系是很脆弱的,双方没有任何联结,关系随时可以中断,所以寻找话题使得对话不中断是非常重要的事情,比起递情书、送东西要重要的多,因为只有不断对话才能使对方了解你,彼此了解后你们才会有联结,人与人之间的各种关系才能因此而展开。
所以之后的情节里,他们不断寻找各种方式,使得对话不会间断,一旦间断了,他们彼时还很脆弱的关系也就结束了。

另一个不明显的证据,则是在草坪上,Celine说,她下火车的那一刻就决定和Jesse睡了,可以一定程度上反推,因为她一开始就是故意坐在Jesse身旁,所以才会下这样的决心。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偶遇并不是命中注定的,甚至也就不是偶遇,说道这里,肯定有人会说,但不管如果,他们能够在火车上遇到这件事情本身仍然是命中注定的呀,这部分人始终认定,爱情的发生是天注定的。
但在第二部《爱在日落黄昏时》里Celine说过一段话,大意是,意义是我们回朔过去时自己去赋予的。
一件事情的意义,是不能独立存在的,一件事情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义,本身就证明了,意义是人为去赋予的,我们热衷于回朔过去,反复地去赋予意义。
如同Jesse在自己的书里做的那样,Celine说,那太浪漫了,那不是我。

那其实就是一个寻常的相遇,原本在简单的对话后应该中断的,像任何一个浅尝辄止的搭讪一样,迅速结束又迅速被遗忘,Celine不想这样,才制造了话题,其后Jesse不想这样和Celine告别,将她拉下了火车。
所以并不是命运赋予了他们爱情,爱情其实是他们自己创造的,尽管不能忽视-命运的偶遇这种幻想所具有的魔力。

最开始说过,所有宗教话题都是隐喻。
到维也纳后,他们参观了一座哥特风格的教堂(沃蒂芙教堂),在这部和第二部里出现的教堂都是美丽的哥特风格教堂(第二部里面是巴黎圣母院),第三部里对应已经褪去浪漫爱情幻想的主题,漂亮教堂也变成了一个平实的宗教建筑。
哥特风格的建筑特点是高、尖、直,这一切都是为了营造神秘感,爱情的开端总是和神秘感相伴,如果你完全了解一个人后,你可能就发现他和你的想象不一样了,爱情不就是这样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吗,充斥着自我投射与热烈幻想。

尽管他们都不是教徒,但是仍然进去了,并且心存敬畏。
Celine说,尽管我排斥大部分宗教的东西,可还是不自觉得感受到来这里的人迷失、痛苦、内疚……
在第二部里Celine比较清晰地表达过她不信任何宗教,也就是说她不信神,但是她在教堂里仍然是心生敬畏的(对比她在第三部里的不敬神行为,可以发现她对爱情态度的转变)
Jesse基本也是一样的,不信,但是存在敬畏之心。

对应在爱情中,即为,爱情之中没有神明,不是命运让他们相遇的,这种神秘的宿命感,是之后他们在回忆时一次次赋予的意义,于是那次偶遇在回忆中越发浪漫和充满了决定性。
尽管理智上知道不是上帝安排的相遇,可是,一旦遇到了这种事情,我们总是会不自觉地归结为命运的偶遇,感慨命运的神奇,这不就是爱情吗?
爱情会让人昏头的呀。

这即为,虽然不信(理智与现实),但在教堂中(爱情发生的时候)仍然充满敬畏(又信了)。

而男主女人公对于这个观点,有两段很清晰的阐述。
首先是Jesse在教堂中讲述了一个很突兀的故事,他说,我在这里说不太好,但他仍然说了,一个关于他的朋友遇到的流浪汉的故事,朋友举着100美金让流浪汉回答信不信上帝这个问题,流浪汉思考了一下说,信,于是朋友说,回答错误,开车走了。
听起来像个恶作剧,而且出现的很突兀,没有什么上下文,但如果将这个故事理解为关于爱情的隐喻就很好理解了。

Celine在其后有过更明确的一段解释:
我相信,世上要是有神灵,他不会在我们之间,不是你、不是我,而是存在于我们之间的这方土地,世间要是有某种魔法,他一定是产生于关于沟通和理解的不断尝试。

爱情的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复杂关系,人与人联结的产生靠的是不断地沟通和理解。
但是,我们又愿意将这些投射为一个幻觉,回顾历史赋予偶遇一个决定性的意义,将自己的欲望塑造为命运的安排,披上浪漫的外衣,随即便产生了爱情,爱情在初期是一个闭环(某种程度)。

到这里,故事便已经探讨清楚了,爱情的起源,第一部电影的任务便已经完成了。

其余的段落,比如吉普赛人算命那段,其实是为第三部做了一个铺垫,吉普赛人说Celine是个冒险家、探险者,对女性力量充满兴趣,还有女性潜在的创造力,你在成为这种人,你需要摆脱自己拙劣的人生,只有找到内心深处的宁静,才能找到和别人之间正在的关联。
这段话已经能够概括《爱在午夜降临前》后半部的剧情了。

吉普赛人算命结束后,Celine开心地付了钱,并且很惊喜地对Jesse表示她说得很对。
但Jesse不以为然,他认为Celine之所以相信吉普赛人是因为吉普赛人说了她爱听的,而他对此颇有些不屑一顾。
也就说,Celine高兴是因为成为一个有力量有野心的女性就是她所想的(后来的对话她又强调了这点,充满野心,成为更有竞争力的人等),而Jesse的不屑一顾,并不是针对屑吉普赛人的算命,而是与Celine对应的,他不认同这些话。
而这,就是他们在后期漫长婚姻生活中产生出来的无可避免的最尖锐的矛盾。

其后他们的对话是,Celine说,我不认为女人真的想毁掉男人,即便她们想也不会成功的,我相信恰恰是男人在毁掉女人。
Jesse:凡事夫妻都会永远讨论这个话题。
Celine:但是没人能得出结论。
第三部中,最后也是这样一个结局,他们的争论没有结果。

后来还有一段是维也纳流浪汉以写诗的方式变相乞讨,Jesse说他不喜欢这样,但Celine认为也挺浪漫的。
尽管,在教堂的时候,Celine说感觉自己是祖母的记忆或是什么,而Jesse表示,这太奇怪了,我时常以为自己仍然13岁。
但其实,他们的世故与天真会交错地表现在不同的地方,这是人与人关系中比较难捉摸的一点,反过来也是迷人的一点。

诗的后半段是这样的:
Lodged in life

Like branches in the river

Flowing downstream,caught in the current

I carry you

you carry me

That’s how it could be

Don‘t you know me? Don’t you know me by now?

诗的这一部分,实际上抽象地描述了第二本《爱在黄昏日落时》的内容,尤其是那句 I carry you, you carry me.
诗句描述了爱情的魔力,而第二部主要阐述的就是通过爱情的魔力,来展现出爱情运行的法则。

总得来说这本电影,阐述了爱情发生的源头,关于命运的一个投射幻觉,并且通过隐喻的方式解答,其实命运不存在,命运的意义是自己赋予的。
但是没有说透,说透了,故事就不好看了。

 

下载地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Website